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哄骗
    刘满儿这会儿正在试穿大太太送过来的衣裳。说句良心话,大太太送来的衣裳真心不错,不管是手工还是面料都是一等一的,乃至于比之刘冬儿都要好上许多。只是,也不晓得是不是由于刘冬儿想得多了,这衣裳看起来虽说都是新的,但样式却好像有些老气了。

    刘满儿都试穿了一遍后,刘冬儿可算清楚过来了。这些衣裳应该都是大堂姐年幼时订做的。只看新旧水平,应该是做好以后完全便没上身过,因此也算不得是旧的。刘满儿的身量倒是跟大堂姐年幼时差不多,几件衣裳都是能穿的,大太太也说了,刘满儿稀饭都送给她好了,包含一些新鲜的金饰。

    看着装扮一新的刘满儿,刘冬儿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由于她很清楚,刘满儿已经是落过大堂姐的面子,按理说大房便算不对付她,也不会如此奉迎她的。只是二房的一个小庶女罢了,完全犯不着这么做。越是这么想,刘冬儿越是觉得这事有些蹊跷,又可能这真的只是大太太要表现她的和善?

    林家老太太的诞辰很快便到了。

    这日,刘家驶出了两辆马车,头一辆上坐着大太太和大堂姐,后一辆上则坐着刘张氏和刘冬儿,以及戴着纱巾的刘满儿。

    最不解地看了一眼刘满儿,刘冬儿到此时都没有想清楚,刘满儿这想要干什麽?脸上有疤痕,却硬是要随着去林家祝寿。而偏巧大太太也允了,这真是……

    “冬儿,怎么今日有些不高兴?”刘张氏发觉到了刘冬儿的不安,伸手拍了拍刘冬儿的手背,柔声开解道:“是不是觉得上林家有些不安了?实在没什麽的,是平凡的做客罢了,不值当什麽。”

    刘张氏还道是刘冬儿有些重要去来日的夫家。实在,刘冬儿的婚事还并不决下来,外头更是没人晓得。何况,人家邀请做客的名义是为林家老太太祝寿,这到哪儿都是说得出去的原因,外人全部不会说想的。

    只是,刘张氏不晓得的是,刘冬儿不安的原因并非是这个。想着大太太和刘满儿的独特举动,刘冬儿内心那份不安好像愈加厉害了。可她也晓得这事还真的不能说出口,她这是直觉,却没有任何的证据。

    到了林家也只能当心行事了。

    等真的到了林家,刘冬儿内心却又涌上了不安,下意识地看了看刘满儿,刘满儿只是低着头站在身边。这……应该不会出什麽事吧?

    刘家一行人很快便被迎了进去,而林家的大小姐特特走过来跟刘冬儿讲了两句话,大堂姐在刘家那日的茶会上也有聊得来的人,倒也不寥寂。唯一刘满儿由于之前的茶会并没有出来,加上头几年刘张氏不办事,周姨娘再受宠也不能取代刘张氏外出做客,因而她竟是一个人都不认识。

    由于之前的不安,刘冬儿倒是时候注意着刘满儿,想着她不认识旁人,还美意地指点一番。刘满儿好像盘算了主张,一声不吭地跟在刘冬儿的背后,不管别人问什麽都不答话,乃至于无意还装着畏惧的模样躲在了刘冬儿的背后。没过量久,众位小姐都晓得了这件事,也便没人上来触霉头了。

    刘冬儿狐疑地看了看刘满儿,刘满儿的性质她最是清楚了,无事尚要起三分浪,更别说此次是她自己请求出门列入宴会的,怎地便装作一副懦夫怕事的模样呢?难不可能,她想用这种方法来报告大伙她在刘家受了委屈?

    呵呵,这也太无邪了吧?刘张氏那种懦夫怕事的性格从她还是张家小姐的时候,便传遍了城里遍地大户人家。何况,身为庶女,懦夫怕事也是正常的,旁的人完全便不会多管闲事。

    “妹儿,这是林家三小姐悦娘。悦娘,这是我妹儿芳儿。”虽说注意着刘满儿的举动,刘冬儿还是要应对其别人。如此一来,很少介入这种事儿的刘冬儿未免有些疲钝了。

    好在林家三小姐并不是难以奉养的主儿,她只是咧着小嘴冲着刘冬儿直乐,还报告刘冬儿她二姐的病已经好了,等下说明给刘冬儿认识。

    林家的二小姐也是嫡出,比之落落摩登的大小姐,二小姐便有些病弱了。瘦弱的身子,楚楚不幸的神志,让第一次见到她的刘冬儿也不由得产生了要呵护她的感觉。说来也真真好笑,这林家三位小姐是一母同胞的姐妹,性质却真的差别。

    林家大小姐活动文雅性质豁达,一副长姐派头。二小姐却是犹如病西施,一举一动中无一不透着病态的优美。三小姐是由于年纪小的原因,性质有些跳脱,圆滚滚的脸蛋儿上竟日都露着笑脸,看上去最喜气。

    三位小姐性质虽说差别,但关于刘冬儿都是很友好的,想来林家是极力想要促进这门婚事的。

    虽说刘冬儿觉得刘满儿的活动吐露着各种独特,但是由于她时候盯着刘满儿,刘满儿并没有做出任何诡谲的举动来。起码,直到离开林家,她都没有得逞。

    刘冬儿始终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一旦存了疑,如果是不把这问题解开,她总是觉得有一把芒刃悬在头顶上。不管怎么样,前世,刘满儿害死了她,又气死了刘张氏。这一世,哪怕周姨娘已经被打发去庄子上了,她还是觉得不安。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回到了刘家,刘冬儿立马唤来了春绯,这丫环擅长针线,又稀饭说笑,虽说是里头买来的婢女,但在刘家却有着极好的缘分。

    “春绯,我有一件事要交给你去做,你务须要实现。”

    春绯灵活地眨着眼睛一脸认真地看着刘冬儿,狠狠地一点头:“嗯,小姐让我去做的事儿,我一定会用心去做的!”

    刘冬儿略微放下了心,不晓得为什麽她关于春绯最有好感:“也没有事儿,你帮我去门房那边打听一下,最近有无什麽异常的事儿。不管是什麽事,跟通常不一般便来报告我。有偏门那边的婆子处,最女人也想办法打听一下。”

    刘满儿之前都好好的,如果说她真有什麽不对劲,那麽只能是旁人唆使的。刘冬儿想先打听一下其他处,如果说这些都没有异常,那麽只能说明是大房那边对刘满儿说了什麽。

    春绯打听了好几日,最后过来报告刘冬儿,这几天刘家并没有异常。顶多便是大房那边的下人进进出出地搬运一些东西,旁的便没有了。

    看得出来春绯是很认真地在打听事儿,刘冬儿赏了她一根银钗子,春绯便兴冲冲地捧着走了。

    只是刘冬儿却没有春绯那种轻松,如果说这不是外人所为,那麽大房那边便脱不了干系了。可大房的人跟二房住在同一个后院里,如果是想要跟刘满儿触碰实在是太等闲了。起码单凭刘冬儿,是全部无法阻止得了的。

    为今之计,只能尽快找到大房触碰刘满儿的原因。

    自然,直接去问大房是不会的,那麽便只能去刘满儿那边想想办法了。

    刘冬儿愣是没有回过神来,还是小绿惊叫了一声,这才让刘冬儿惊醒过来:“妹儿,你这是怎么了?天啊,你要是碰到了什麽困难,便跟姐姐说,万万不要如此!”

    刘满儿跪在地上,抬首先却是一脸的泪水,便这么流着眼泪看向刘冬儿,声音更是哽咽苦楚:“姐姐,这一次你真的要救救我!”

    “什麽?”冒死地追念着最近的事儿,刘满儿由于脸上受伤,险些不发此时人前,最近更没有犯过任何毛病。要牵强算的话,也仅有那次对大堂姐无礼的事儿了。可这事不都已经由去了吗?何况便算刘满儿有错,这点儿小事也不会重罚的,老太太又对大太太心存不满,更是不会顺着大太太的意义惩罚刘满儿。

    “姐姐,大太太她要对付我,我好畏惧!”刘满儿哭得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冒死地往下掉,那小神志看起来要多不幸有多不幸。

    饶是一贯不喜刘满儿的刘冬儿看到刘满儿这副模样也有些心软了,只是事儿如果是跟大房牵扯到了一块儿,倒不是她能办理的。耐着性质将刘满儿从地上扶了起来,刘冬儿徐徐地讲话:“妹儿,究竟发生了什麽事?你不关键怕,慢慢地跟姐姐说,好不好?”

    这一世,由于刘冬儿的锐意经营,刘满儿是很信任她的,乃至于在刘满儿心目中,刘冬儿比之周姨娘还要靠得住。

    取出帕子抹了一把脸,刘满儿哭哭啼啼地把事儿可能说了一遍。

    刘冬儿一首先听得有些掉以轻心,听到背面却整个人一凛。

    刘满儿哭诉的内容真的跟大房有关,又可能说跟大太太和刘张氏都有关!

    早些年在大房一家还没有离开刘家的时候,便跟周姨娘产生过不少的冲突。当时,大太太嫁入刘家五六年了,却生了大堂姐一个女儿。而当周姨娘有了身孕的时候,大太太也有了身孕。

    偶合的是,周姨娘跟大太太同平生成产,却是周姨娘早了一步。这没有什麽,两人一个是大房的嫡妻,一个是二房的姨娘,本身便没有长处冲突,便算周姨娘生在大太太之前又有何妨。偏巧周姨娘当时难产了。

    妇人生产便危险,又由于周姨娘只是一个姨娘,哪怕二老爷再宠着她,后院的事儿也不能加入太多。再说了,其时管着后院的人是老太太,二老爷作为亲生儿子,又怎么可以去质疑亲生母亲呢?因此,周姨娘生产当日,身边也便仅有一个稳婆,加上几个衷心的婢女婆子罢了。可这些人关于难产又能怎么办呢?

    比较而言,大太太那边便真的不是这么一个环境了。别说老太太忌惮着并非自己亲生的大老爷的心思,便是大太太自己也又出钱请了两个有履历的稳婆,加上老太太派给她的,一共是四个稳婆并一个女医生。而大太太已经生过了大堂姐,二胎自然比头胎要顺当许多,内心的焦炙也比周姨娘少得多。

    周姨娘难产之际,大太太这边才刚用了早饭,肚子里也没有一点儿的消息。听到周姨娘身边的婆子哭哭啼啼地过来求救,想着哪怕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积点儿德也应该派个人过去看看。因而,大太太借了两个稳婆过去。不想,周姨娘那边极为危险,没过量久,又来人想要借用一下女医生。

    这一下,大太太有些不乐意了。这女医生不比男医生,在城里男医生不足为奇,女医生却一个都无。她身边这个女医生还是从娘家嫂子那边讨要过来的,等她生产完了,还得把人恭恭敬敬地送回来,又怎么会喜悦把女医生借给二房的姨娘呢?

    也不晓得周姨娘是怎么收买民气的,她身边的几个婆子倒是赤胆忠心。一看大太太不乐意了,忙下跪叩首,哭着求着让大太太借人,话里话外的虽说没有明说,但却是透着让她为肚子里的孩子行善的意义。只是有些话,自己想想倒是没事,被人这么一说,内心却等闲发毛。听着那婆子的意义好像是,大太太不借人,那孩子便不会平安出身似的,大太太内心愈发不安了。

    这么一来,如果是她还不借便不稳健了,如果借了结是丢了面子。但大太太其时环境特别,思量到肚子里的孩子,最终还是借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女医生刚去了没过久,大太太这边居然提前策动了。

    其时是由于大太太本身感情不稳的原因,行将临盆的妊妇听着旁的妊妇难产了,有人在她眼前说着要为孩子行善的话,让她心境不安了。重要不安加上本身这胎有些大,大太太也难产了。

    这也没什麽,大房和二房是住在一起的,哪怕周姨娘的院子有些清静,但一来一往也是一下子工夫。小婢女见事儿不对,忙跑路叫人。不想那边的周姨娘正在环节时候,一听大太太要把人叫回来,顿时慌了神,忙号令婆子将院门锁了,还威逼道,在她没有生产完之前,谁都不能离开。

    女医生和两位稳婆都是要走的,她们的主子是大太太。只是院门被锁住了,院子里的人又多,临时间也不晓得钥匙在何处。那三人都不是身强体壮的人,完全无法从院子里离开,无奈之下只得先帮周姨娘生产。

    偏巧周姨娘是头胎,繁忙到响午过后才生下了孩子,也便是刘满儿,这时全部都已经晚了。

    当女医生和两位稳婆急冲冲地回到了大太太院子里时,听到的却是一阵阵凄厉的哭声。大太太终是把孩子生了下来,是个男胎,却已经断气多时。而殒命的原因也很清楚,由于脐带绕着男胎,活生生地将胎儿给勒死了。这种环境实在是很难幸免的,除非在一首先尚未梗塞的时候将孩子生出来,而后快速地剪断脐带。但一般来说,碰到如此的环境,胎死腹中比较非每每见。

    可大太太无法接管这个事实,孩子早上还在腹中用力的踢着,她清楚地感觉到孩子愉快的心境,而此时面临的却是一个死胎!这让她如何可以接管?!

    只是其时也不能全怪周姨娘,老太太只是命人封了周姨娘的院子,命其禁足一年。可这些又能如何?如果孩子可以新生,大太太甘愿一辈子禁足!

    后来,大房离开刘家去了外埠,而大太太也不晓得是不是由于那次的生产做下了弊端,之后便再也没有过身孕。再后来她忍着内心的酸涩给大老爷纳了一房又一房的小妾,还要眉飞色舞地养着庶出的儿子。这全部便算不是周姨娘的错,却也跟她脱不了干系!

    刘冬儿听到这里,想起前世大太太时常给周姨娘脸子看,时时时地找她的困扰,根结是在这里!

    也便是说,这一世由于刘冬儿把周姨娘撵走了,大太太便把气出在了刘满儿身上。也是,生怕在周姨娘看来,如果是没有刘满儿,那麽她的儿子也便是不会出事了。再说了,在她生产当天,周姨娘的人去她的眼前触过眉头的!天晓得是不是由于叱骂的干系!

    不要试图跟一个落空了孩子的母亲讲道理,何况母亲到此时都没有再生下儿子。

    只是,刘冬儿好奇的是,大太太希望如何报仇刘满儿呢?

    “妹儿,这些事儿你是听谁说的?”既然事儿发生在刘满儿出身当日,刘满儿自然不会晓得的。而周姨娘应该也不会把这种事儿挂在嘴边,这事便使跟她无关,说起来也不怎么动听。而且当日周姨娘被刘冬儿想办法撵出刘家的时候,大房一家还毫无信息呢,她全部不会想到大房会在不久后回来,自然也没办法事前提点刘满儿了。

    至于大太太,她便算要对付刘满儿,也不会把事儿报告她的。她一个当家太太,如果是真的想要为难一个没有母亲呵护的庶女是垂手可得的事儿,又何必让刘满儿晓得呢?

    “叫我陪你出去会客,而后装作不等闲间让别人看到我的脸。”刘满儿下意识地捂着脸颊:“她这是想要毁了我的婚事!”

    刘满儿早便已经跟张家定下了婚事,这婚事也不是定下来以后便一定能成的,那些其半途退亲的人家还是有的。但刘满儿这门婚事,刘冬儿觉得应该是无碍的。何况,大太太真的没有原因这么做,张家是个商户,在她眼中应该不算什麽才对。

    何况,如果是大太太真的有心想要对付刘满儿,有的是有办法,又何必用这么婉转的方法呢?刘满儿也是刘家的小姐,她如果是名声不动听了,岂不是会带累到刘家?更重要的是,张家是不如刘家的,别说刘满儿只是长相有瑕疵,便算是像她前世那样身子骨极差不能生育,人家不都接管了?

    这女人婚嫁是一辈子的事儿,可男子却真的差别。如果所以后张家大少爷不喜刘满儿,大不了把她供在家里,而后多添几个美妾也便得了,真的没有须要退婚弄得两家脸面尴尬。

    心下一揣摩,刘冬儿觉得刘满儿这应该是被人哄骗了才对。至于哄骗她的人是谁,那实在是太容易了:“妹儿,这些话应该不是大伯母亲身过来跟你说的吧?是不是有人在你耳边嚼舌根?”刘满儿这人实在最是耳根子软,过去刘冬儿便用这种办法让她跟周姨娘离心的,如果是别人也用了一般的办法,也不是不会。

    “可以吗?装病的话……”刘满儿最踌躇,实在自从脸颊受伤后,她的性质便同以往差别了。特别是身边也没个真心对她的人,大房又是一副看不上她的神志,那种自卑的心理生怕已经在刘满儿的内心扎下了根。

    也好,前世由于身子骨不好,加上刘张氏在刘家并不受宠,刘冬儿虽说是嫡女,却是一副无人答理的样儿。当时候的她,不也是如此的自卑吗?想想前世自己和刘张氏的终局,刘冬儿连仅剩的那麽一丁点儿忸怩都没了。这事又不是她做的,顶多便是一个知情不报而已。

    “不要紧的,女孩儿家身子骨不好也是常事。再说了,你只说有些个头疼脑热的,谁又看得出什麽呢?”

    “那如果是大伯母真的要与我为难,硬是要找医生可怎么办?”刘满儿也不是傻的,过去她是仗着二老爷对她的痛爱,才显得骄恣异常的。现此时,她总算是清楚了处境,许多事儿也便不会那麽感动了。

    刘冬儿略略地一思索,便有了主张:“那便真的抱病好了。像我娘身子不好,黄昏在院子里吹会儿风第二天便起不来了,你大不了也去院子里吹风好了,又不会怎么样的。”

    这一点儿刘冬儿倒真是没有说谎。刘张氏的身子头些年都不是最好,近两年便不一般了,有着刘冬儿特意地为她保养,那些个经由娃娃特别处理的过药材精华是每天都不落。此时的刘张氏,身子骨很得好,只是她天性喜安静,不怎么往外走动,这才没有惹起旁人的注意。

    “没,她们倒是安静得很。”刘满儿说是这么说,但语气里却有着一丝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