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灵验的大师
    莫小娟口中的晨羽师傅是个半路出家的女道士,靠着自己师傅在当地积攒下来的名声,也替不少人看过风水和命相之类的。尤其这几年,这位叫晨羽的女道士靠这些积攒了一些财富之后,便花钱把自己重新包装,成功打进了一些女性名媛的圈子。要说这女性名媛的圈子可真是晨羽道士的银行,这些女性闲来无事偏爱这些命数玄学,紧紧半年的时间,晨羽道士就从这些名媛提款机手里赚的盆满钵溢。

    有了钱之后,晨羽道士从魔都购置了房产,还跟一些道观合作,成了了自己的工作室。其实晨羽道士年龄也不过30多点,平日里满嘴脏话,咄咄逼人。她自诩为转世灵童,可以通灵随便进入过去的时空,并可以把死去人的灵魂附到自己的身上,替死人说话。这种事情她曾经做工好多次,场面怪异恐怖,很多人都对此深信不疑。当别人问及未来之事时,晨羽道士总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然后说出那六个字:

    “天机不可泄露!”

    毕竟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再去考证,但未来的事情是完全可以考证的,只等时间慢慢到达就好。

    莫小娟是在一个名媛会上认识的晨羽道士,起初她也不怎么相信这个晨羽道士,但是后来慢慢的她发现,所谓圈子就是这样,如果你不相信,那么你就是在表示,这个圈子人的智商有问题。莫小娟是聪明人,神棍是拿鬼神当武器,棒打愚昧之人,如果利用的好,神棍也是自己的武器。

    用完午餐之后,莫小娟梳洗打扮了一番,然后又把家里收拾了一遍,接近两点的时候,晨羽道士先到了。

    “晨羽师傅,欢迎您大驾光临,辛苦,辛苦,您请到茶室一坐。”莫小娟作揖笑迎着晨羽道士。

    “哦,小娟啊,你越来越懂事了,住这么大的房子不早点邀请我,分明是没把握放在眼里嘛!”晨羽道士话里有话,故意揶揄道。

    “哪敢,大师,知道你一直忙,今天正好我先生也在,才敢斗胆邀请您来。”莫小娟毕恭毕敬的答道。

    一旁的蒋先生眉头微皱,但很快恢复了平和,也伸出了手,“欢迎您,晨羽师傅。”虽然他并不喜欢这种江湖术士,但是毕竟莫小娟是一片好心,蒋先生也就忍了下来。

    “蒋先生,您就是投资界的传奇,蒋南先生吗?”看到蒋先生之后,晨羽道士联想到了自己曾在福布斯杂志上看到过蒋先生的照片,所以立即认出了蒋先生。

    晨羽道士急忙向前两步,握住了蒋先生的手。莫小娟看在眼里,心里十分鄙夷的哼了一声。

    “什么大师嘛,也不过是见了有钱人卑躬屈膝的奴才相。”莫小娟心里琢磨道,若不是今天替蒋先生分忧解难,自己可跟这位大师没什么孤高的交情,她其实也打心眼里看不惯这个道士的所作所为。不过今天她邀请晨羽道士来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彻底的断了蒋先生对莫淑珍的念想。

    将晨羽道士迎到茶室之后,莫小娟坐定开始泡茶。这时门口的门铃响起,是司机带着纪寒过来了,见有客人来,蒋先生就先起身去迎接客人。

    “小娟,麻烦你照顾好晨羽师傅,我先去安排个客人。”蒋先生对小娟说道。然后又对着晨羽道士说道:“大师,您先用茶,我稍后就到。”

    莫小娟还有些不适应的说道:“您去吧,蒋先生,这里有我呢。”

    晨羽道士并没有说话,她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莫小娟。之所以能够在这个行当里混,晨羽道士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超越一般人的,她能准确的从那些迷途终生的语言、状态、面部表情、一桌打扮中准确的捕捉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然后通过问询推理得到答案。她似乎从莫小娟的言语中觉察到了什么。

    “我说小娟啊,你跟蒋先生,你们之间还需要更加牢固一些才好啊。”晨羽道士一脸高深之意。

    莫小娟并没发现自己刚才说错了称呼,还以为是大师看出了些什么,虽说自己不相信,但也不是完全不相信,圈子里的人传得神乎其神,自己也并没与亲眼见过。

    听到大师这么说,莫小娟沉思了片刻,悄悄的对晨羽道士耳语了一番。

    晨羽道士听后,盯着莫小娟哈哈大笑,然后又恢复平静,只是喝着茶一言不发。

    晨羽道士身旁的助理递了个眼色给莫小娟,莫小娟才明白过来,然后又凑到大师跟前,悄悄的说道:

    “但是您放心,价钱您随便提,只要你把这事情帮我搞定了,一定满足您。”

    晨羽道士又是一阵哈哈大笑,转过身对着身边的助理说道,摆法阵!

    蒋先生把纪寒引进了客厅,对极寒客套道:“这点小东西,还劳烦你亲自走一趟,我安排人去拿也就是了。”

    纪寒把那串手串从兜里拿了出来,然后递给了蒋先生,刚要对蒋先生说自己从那串珠子那里了解到的一些事情,就见晨羽道士从茶室里走了出来,一同走出来的还有她的助理。

    助理身上背了两个箱子,全部都用黄布包裹着,上面还贴了很多的符文。到达客厅的时候,晨羽道士问道:“哪一间是已故之人的房间啊?”

    蒋先生见晨羽道士从茶室里出来,就知道她要做法事了,原本他准备寒暄两句送纪寒走之后,再去跟晨羽师傅沟通此事的,看来是小娟已经沟通过了,这个小娟的确很善解人意。

    被打断的纪寒,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两个箱子和那个装扮奇特的道士。他之前从未见过这样的人和东西,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自己要跟蒋先生说话的事情了。蒋先生也急忙起身,安排晨羽道士走进自己已故夫人的房间,这个房间自莫淑珍亡故,就没有再让别人进去,一来是蒋先生之前有很多疑问,怕贸然打扫会破坏现场,另一个原因则是,自己不愿意看到这个熟悉的场景,只会让自己更难过。

    纪寒没有说话,他想起来佛跟自己说的话,那就是不要让别人知道自己可以跟这些东西沟通。突然纪寒想到咖啡馆的一幕,暗自在心里默念起来。

    晨羽道士的助理很快就摆好了法坛,上面摆好了事先准备好祭品。晨羽道士身披五色道袍,头戴道冠,左手摇铃,右手持符,口中念念有词走起禹步来。不多时铃铛停止了摇晃,口中的声音渐弱,脚步停止的时候,晨羽道士坐了下来,然后就是一阵的沉默,又过了一会儿,晨羽道士睁开了眼睛。

    她早已经想好了说辞,当晨羽道士睁开眼睛要说话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嘴巴居然不听使唤了。她努力的张着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纪寒眼见道士这般模样,心里有了底。

    尴尬的场景持续了有几秒后,晨羽道士突然开口说话了。

    “我是莫淑珍,有什么要问我的?”

    莫小娟见状,赶紧推了推蒋先生,小声的对江先生说道:“快点问吧,大师可灵验了。”

    虽说蒋先生素来不相信这些鬼神之说,但这个场景还是让他觉得心生敬畏,于是他将信将疑的问道:

    “淑珍,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自杀?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

    晨羽道士此刻的表情略显滑稽,她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微张,像是被什么控制了一样。助理也觉得有些奇怪,因为这个时候晨羽道士一般都会睁着眼睛问问题,闭着眼睛说话。

    “我,我,我不是自杀,我是被人害死的。”晨羽道士的声音像是从嘴巴里挤出来的。

    在晨羽道士说话的同时,莫小娟凑到蒋先生面前,低声说道:“我就说吧,姐姐不是被人害…..”

    莫小娟突然反应了过来,什么?晨羽道士说什么?

    蒋先生浑身打了个战栗,上前一步问道:“你说什么?你是被谁害死的?”他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莫小娟双眼瞪的老大,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但是纪寒注意到了莫小娟的表情,从心里断定,这个女人就是被害蒋夫人的表妹莫小娟了。

    晨羽道士的面部扭曲起来,她像是正在与什么抗衡着,但是很明显她没有抗衡的了。

    她又说话了!

    “我的表妹,莫小娟,她在我的粥里,汤药里,水杯里都放了打量的安眠药!”

    “你,你血口喷人,姐夫,她胡说八道!我怎么会害姐姐。”莫小娟发疯的要往前冲,嘶吼道。

    眼见莫小娟要上前,晨羽道士的助理一把抓住了莫小娟,很显然他并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曲折,他只知道要保护好晨羽道士。

    蒋先生也是心头一震,他没有管莫小娟怎么样,镇定了一下精神,继续问道:“证据呢?”

    晨羽道士的脸上恢复了正常,面部不再扭曲,她已经放弃了抵抗。

    “证据?你记得那个保姆小兰吗?她曾经在房间里装了监视器,目的就是为了趁我不在的时候,拿自己偷偷留下的门禁卡,进来偷东西。当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在监控里面了。”

    “小兰?”蒋先生若有所思。他曾经怀疑过小兰,但始终没有证据,没想到小兰居然在自己的家里装了监视器,难道真的被拍下来了?

    蒋先生回头看了看瘫倒在地上的莫小娟,心里似乎有了底,他赶紧把司机叫了过来,报了警。

    坐在地上的晨羽道士哈哈大笑起来,表情十分痛苦的说道:“莫小娟说要给我一笔钱,让我告诉你,你夫人是自杀的,还说你命中的贵人就是她----莫小娟。哈哈哈哈……”

    瘫倒在地上的莫小娟听到这里,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这个时候,助理才发现情况不对,急忙搀扶起晨羽道士准备离开,蒋先生呵斥一声:“今天在场的所有人,谁也不允许走。”

    纪寒在后面轻轻咳嗽了一下,蒋先生才意识到,刚才给自己送珠子的纪寒还没有走。蒋先生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稍微镇定了一下心神对纪寒说道:“纪先生,也麻烦您稍作停留,待会等警察来之后,配合做一下笔录。”

    纪寒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警察来了之后,很快就发现了隐藏在卧室角落和客厅角落的两个监控探头,很快小兰也被带到了现场。看到警察的到来,小兰还以为是因为打麻将的事情,当得知要去蒋先生的住所时,小兰彻底明白了,她很快交代了一切。

    原来小兰趁莫淑珍不在家时,自己托人偷偷装了两个摄像头,好方便自己到夫人的房间里偷东西。夫人平时的钱和首饰都放在卧室的柜子里。案发当天,小兰听到蒋夫人死亡的消息后,迅速的查看了监控记录,她本来就对莫小娟没有好感,当她发现莫小娟投毒的事情之后,第一时间也打算报警,但转念一想,如果这个莫小娟成了这个家里的主人,那么自己就可以狠狠的敲一笔竹杠了。

    她等了整整两年,监控了两年,本来昨天看到蒋先生和莫小娟搞到一起,自己终于可以试试自己的计划了,没想到两年后没等来钱,等来的确是警察。

    这时候晨羽道士也醒了,她看着警察和昏倒在地上的莫小娟,似乎明白了什么,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说出那些话,想着想着竟然哭了起来。

    再提取完小兰手机中的视频证据之后,警察拷走了莫小娟,一起被拷走的还有那个所谓的大师晨羽道士,她的道冠也掉在了地上,她光头上的癞子显得尤为的突兀。她因为非法传播迷信和诈骗被拘留了。小兰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作案,但间接的也包庇的罪犯,另外敲诈的事情,还要稍后审问。

    待这一切结束之后,蒋先生也瘫倒在沙发上,他没有想到莫淑珍这么善良的一个人,最后却是死在了身边最亲近的人手里。蒋先生同时也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想了一遍,他没有说,但是他这次是真的明白了,纪寒才是那个有异能的人,而且真的有这种事情的存在。

    又过了很久,蒋先生才真的缓过神来,他对纪寒说道:“纪先生,感谢您。”

    纪寒摇摇头,对蒋先生说道:“如果方便的话,我想去蒋夫人的墓前,把这串珠子埋到那里。”

    蒋先生早已明白了些,就没有多问。点了点头后说道:“请纪先生随我来,我们现在就去。”

    落日、公墓、埋珠子被翻起的新鲜泥土。

    蒋先生告慰完已故蒋夫人的亡灵之后,转过身对纪寒行了个叩拜大礼。

    纪寒急忙扶起。

    蒋先生也没有说什么,拉着纪寒的手回到了住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