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四十三 把腿都打断
    时至黄昏,蒹孤城侧对着不断落下的太阳。

    光正好照在了他的半边脸上,把他的脸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半,一黑一白。

    红红地阳光映红了大地,却映不红他的半边脸,反而衬得他的脸更白,至于阴影里的另半边,则更黑。

    那个水贼看着面前像恶鬼一样的男人,尤其是当他咧开嘴之后,他感觉到了害怕,身子开始止不住地颤抖,渐渐变得歇斯底里,沙哑地喊道:“杀了他!”

    有些变形的声音传入了蒹孤城的耳朵,他不由又叹了口气。

    他不明白自己这么有礼貌地问话,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果然人还是太复杂了些。

    蒹孤城右手抱住豆花,轻声说了句:“闭上眼睛,抱紧了。”

    豆花紧紧抓着蒹孤城的白衫,却没有闭眼,反而把眼睛瞪得更大了,甚至都不太愿意眨眼。

    蒹孤城见此像人一样温和地笑了笑,只是再看向水贼时的笑就诡异了许多。

    他一拳打中冲在最前面的人的胸口,那人惨叫一声笔直向后飞去,砸塌了一张桌子,又砸穿了墙壁,在墙上留下了一个大洞。

    原本向前冲来的人都不由停了下来,后退几步。

    他们看了眼墙上的洞,没有看到飞出去的人在哪。

    再看向那个穿着白衫的人,在阳光的照射下脸白得像鬼,至于阴影里的脸,更像鬼。

    “哇,蒹葭叔叔好厉害!”豆花说出了水贼们的心声,只是觉得厉害的程度还说得不太到位。

    这时寨子里别的水贼听到了动静纷纷围了上来,看面相都不似易与之辈,手上大多拿的都是横刀。

    然而他们也只是凶神恶煞地把蒹孤城围了起来而已。

    有人在远处找到了那个之前被打飞的人,跑到一个看似是头领的人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那个头领听了眉头紧皱,他原本就比较黑的脸看上去更黑了些。

    他是听到了动静才赶过来的,不太清楚面前这人什么路数,只知道面前这人有点扎手。

    但他手下在寨子里被人打死,就算面前这人再厉害,也一定要讨个说法。

    “这位兄弟,你在我寨子里打死了我的人,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蒹孤城听到他称自己兄弟有些高兴,他姑且认为对方觉得自己还挺像个人。

    于是便耐着性子又解释了一遍:“请问你有没有见过这个小姑娘的父母?”

    那个头领还以为他是来报私仇之类的,谁知道他就为了这个问题,孤身带着一个小姑娘闯进了他们的寨子,“就为这?”

    他看到蒹孤城点了点头,忍不住吸了口气,他觉得这人就是来故意找茬的。

    “娘的,原来是个找事儿的。兄弟们,砍了他!”

    蒹孤城嘴巴微张,没想到他问个问题这么难。

    他看着冲上来的人又不太好下杀手,万一这里面真有人见过豆花的父母呢?

    于是他侧过身子,躲开迎面劈来的一刀,一脚踹向来人的膝盖,听到骨头断开的声音他满意地笑了。

    把腿都打断让他们跑不了,到时候再一个一个问好了。

    一开始水贼们觉得自己几十号人围攻一个人,还是个抱着个孩子的人,就算那人再厉害,肯定也能非常轻松地解决。

    只是他们耳朵里传来一刻不停地骨头断裂的声音觉得有些奇怪,一个人能有这么多骨头能断?

    而且为什么还听到了小姑娘的笑声?

    当他们身前豁然一空时才发现,自己的兄弟已经在地上倒了一片,都抱着自己的腿哼哼唧唧,叫得有些撕心裂肺。

    而小姑娘的笑声却显得刺耳。

    豆花从没有过这种感觉,被蒹葭叔叔抱着荡来荡去,觉得自己好像飞在天上一样。

    虽然觉得不太合适,还是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

    地上已经倒了二十几个人,周围还站着稀稀拉拉的十几个。

    蒹孤城上前还想把他们的腿接着打断,谁知他们都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大侠饶命啊,我们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们啊?”说话的是那个头领,此时他的脸比刚才更白了,只是还是白不过蒹孤城。

    “我就是来问个问题,已经问了好几遍了都没人回答我。见过就见过,没见过就没见过呗,为什么就是不说啊!”

    那个头领看着突然发火的蒹孤城有些懵,“您真只是来问问题的?”

    “废话,不然我走那么远过来干嘛?好玩吗?见没见过给个准不就完了?还要动手动脚,你们人真是奇怪!”

    头领此时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感觉自己冤得很,“你们赶紧过来看看,要是见过大侠身边的小姑娘的父母的赶紧说!”

    他决定把火气发到他的手下身上。

    没断腿的纷纷上前细看,断了腿的也努力往前爬,只是没有一个人说见过。

    豆花本来不错的心情又低落下来,眼里已经有了泪水。

    蒹孤城见他们不知道,牵着豆花的小手往寨子外面走,“咱们去找下个寨子,这么多水贼总有见过的。”

    一帮子水贼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有些想哭,但又不敢,只能憋着。

    “豆花,刚才他们叫我大侠,你觉得这个称呼怎么样?”蒹孤城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叫他,以前别人都叫他妖怪来着。

    “蒹葭大侠?不好听,没有叔叔好听。”豆花一脸诚恳地摇摇头。

    “豆花你饿不饿?”

    豆花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点了点头。

    “那你想不想吃鱼?”

    “想。”

    蒹孤城在河边嗅了嗅,在岸边找到了一个小水洼,里面有几条鱼在里面静静地游着。

    蒹孤城冲豆花做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悄悄走到水洼边,手闪电般地探出,就抓住了一条鱼。

    把它交给豆花,又一探手便抓住了一条更大的。

    豆花看着手上的鱼咽了咽口水,“我们吃鱼脍吗?”

    蒹孤城想了想,“还是烤着吃吧,烤着吃好吃些。”

    蒹孤城找了些枯草和柴火,从怀里拿出很久没用过的小巧火镰,点着了火,处理了鱼放在火上烤。

    鱼很快就烤好了,闻着并不香,也没有调料。

    蒹孤城把大的那条给了豆花,“你人小吃大的,可以长得快点。”

    豆花傻傻地接过鱼,咬了一口,一愣,又连着咬了几口才含糊不清地说道:“嗯,好吃。”

    “当心骨头,慢点吃。”蒹孤城仿佛想起了什么,笑得很温暖。

    吃完了鱼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豆花说夜里最好不要赶路,会很危险。

    “没事,叔叔会保护好你的。叔叔背着你走,这样我们也能走得快些,说不定马上就能找到你的爹娘了呢。”蒹孤城踢了脚泥沙灭了火,温和地说到。

    豆花想了想,点点头。

    她觉得就算在夜里,叔叔也不会有事。

    今夜的月光不是很明亮,原本有些安静地大泽到了晚上,突然喧闹了起来。

    只是这喧闹并不让人安心,反而让人觉得恐惧。

    可惜蒹孤城不能算人,至少不是完全意义上的人。

    蒹孤城迈开步子飞速地在水面上跑着,对于潜伏在黑暗中的危险毫不在意。

    若是从黑暗中看去,会发现蒹孤城的眼眸,在暗淡月光下发出的光亮甚至尤胜月光。

    豆花趴在蒹葭叔叔的背上,虽然她知道黑暗中有许多眼睛在看着她,但她一点都不害怕。

    她甚至觉得,就算从那边的草丛里窜出一只老虎来,她都敢对着吼两嗓子。

    今天的经历是豆花从前不曾有过的,她兴奋过、高兴过、害怕过。

    她觉得今天过得无比充实,虽然暂时还没有找到爹爹和娘亲,但她觉得蒹葭叔叔一定会帮她找到的。

    她不知何时沉沉的睡去了......

    蒹孤城听着背上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无声地笑了笑。

    并不是温暖的人一样的笑,是野兽般残忍的笑。

    还不知今夜要流多少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