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十六章 十日之约
    大师兄的指责,终于让少年表情有了变化,脸上浮现惭愧之色。

    但很快,少年脸上的惭愧就退去,取而代之的则是疯狂、不屑,是一种背叛后自我欺骗的歇斯底里,他愤怒的喊道:

    “我没有错,我武道资质极好,注定是要成为武道宗师的人,即使师父没有收留我,也总会有武馆发现我这块璞玉,我加入天道武馆后,有这么多武馆想要我加入就是证明,没有你们,我一样可以活得很好。”

    少年脸上浮现对未来的憧憬道:“之所以选择天阳武馆,只是因为他们开的价最高,他们承诺,在我加入天阳武馆后,将为我引见武道商盟的大人物,甚至有可能获得刑堂堂主的指点,我以后,一定能成为五境宗师,到时候,天道武馆也会以我为荣!”

    “混账,你应该知道,我们天道武馆的背景,我们与武道商盟,并不是……”陈撰更为气愤,一向温和的他也忍不住发怒。

    “你们天道武馆的背景是军方,与武道商盟并不是一路,是吧!”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打断了陈撰的话,众人朝外看去,一个蓄有长须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武馆门口,刚才就是他打断了陈撰的话。

    长须男子迈步走入武馆,一边走一边继续道:“天道武馆,曾经是军方建立,为四大方面军与羽林军选拔、培养天才的地方,确实与武道商盟所开设的武馆不是一路。

    但,如今的天道武馆,还有资格与武道商盟争吗,你们,还有资格与天阳武馆相提并论吗?”

    长须男子一进来,话语中就充满了对天道武馆的不屑与敌意,说话丝毫不留情面。

    天道武馆众多弟子愤怒,冲动得要上前拼命,却被陈撰死死拦住。

    因为眼前之人,并不是如他们一样的普通武馆弟子,而是天阳武馆的老师之一,赵烈阳!

    是一个武道二境的武者,不是他们这些连初境都不到小孩能对付的。

    这时候,少年霍青从师兄弟之中越众而出,来到找烈阳面前,恭敬的行礼道:“师父!”

    原来,霍青离开天道武馆,所要进行重新拜师,对象就是找烈阳!

    找烈阳朝陈撰,朝天道武馆众人看了看,充满着居高临下的倨傲:

    “人,我带走了,五天之后,再次来踢馆的,将换成霍青,希望你们天道武馆能争气点,不要在自己曾经的师弟面前,败得太惨!”

    “哈哈……哈哈哈哈!”

    赵烈阳得意大笑,带着霍青大摇大摆的准备离开。

    “慢着!”

    突然,一直在旁边看戏,陈撰他们顾不上,赵烈阳也没有在意的吴凡出声,叫住了准备离开的找烈阳。

    赵烈阳这才看向吴凡,这个在他的气势感应下,似乎是个普通人的吴凡。

    赵烈阳气势外放,想要吓倒吴凡,让吴凡明白,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命令他找烈阳的。

    然而,吴凡像是什么都没有感应到一样,若无其事的走到霍青面前,眼睛盯着他,冷声道:

    “天道武馆既然是为军方挑选、输送天才,那么在你成为天道武馆的天才,享受天道武馆最丰富、最多的资源时,你就已经有一半是属于军方了。”

    吴凡眼神愈发寒冷,明明看上去没有任何武道气息和气势压迫,却让霍青冷汗直冒,心底发寒。

    吴凡继续道:“在军中,背叛与逃兵,都是最不可饶恕的罪行之一!”

    “哼!大言不惭,有我赵烈阳在,我看谁敢审判我刚收的弟子。”赵烈阳横身在吴凡与霍青中间。

    他不清楚吴凡是谁,吴凡的气息收敛,令他无法判断吴凡的实力,因此不想贸然与吴凡交手,于是,赵烈阳讽刺道:

    “如果天道武馆想要清理门户,可以,要么让瘸了一条腿的陈鼎亲自来我天阳武馆拿人,要么,就让霍青与天道武馆同辈师兄弟进行生死对决,就由这位天道武馆大师兄,亲自清理门户吧。

    如此,才显得公平公正!”

    赵烈阳的提议,显然是在欺负人并包藏祸心。

    有腿疾在身的天道武馆馆主陈鼎,实力已经十不存一,如果他真的亲自上天阳武馆清理门户,恐怕不一定能活着回来。

    而在场的人谁都知道,霍青是目前天道武馆天赋最高的弟子,也是实力最强之人,小小年纪已经触摸到初境的门槛。

    而大师兄陈撰,虽然为人处世、人格品性都符合大师兄的表现,但武道资质却并不出众,甚至可以说愚钝。

    如今已快年满十八,依然离突破武道初境遥遥无期,真的战斗起来,陈撰根本不是霍青的对手。

    正是认识到这两点,赵烈阳才提出如此解决方法,如果天道武馆答应,正合他意。

    如果天道武馆不答应,那就是天道武馆没有胆量,又有何脸面阻止霍青加入天阳武馆。

    “我们还可以再加点彩头,十日之后,由陈撰与霍青进行生死对决,生死不论,赢者,可获得对方武馆所有资产,输者,将自己的武馆无偿献给对方,遣散弟子,再也不允许开设任何新的武馆!”

    陈撰等人脸色发青,如此大事,师父又不在,他们根本不敢做主,而且,他们也不认为自己有赢的机会。

    “去后院,将师父抬出来!”陈撰低声对两个师弟吩咐。

    虽然自从被暗算有了无法治愈的腿疾后,师父就日渐消沉、不理世事,但如今之际,只能强硬请师父出来主持局面了。

    然而不等那两个师弟动身,吴凡突然大声道:“好,十日之约,陈撰将击败霍青,到时候,希望天阳武馆遵守承诺。

    否则,后果自负!”

    赵烈阳得到回复,立即带着得意的笑声转身离开,霍青连忙跟上。

    赵烈阳不知道吴凡是谁,也不清楚吴凡与天道武馆的关系,甚至他知道,吴凡并不能做天道武馆的主。

    但他不在乎,他要的只是这个赌约,不管天道武馆承不承认,赌约既然已经成立,而天道武馆在当时,没有真正的做主的人能推翻这份赌约,那在天阳武馆的眼中,它就是有效的。

    天道武馆内,面对一脸淡然的吴凡,陈撰等人目瞪口呆。

    他们没想到,仅仅一个愣神的功夫,吴凡就替他们与赵烈阳定下了足以决定武馆生死的赌约。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你这是在害我天道武馆!”陈撰气急攻心,指着吴凡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