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五十八章故事
    “哪里?”

    青鱼疑惑,面对着对面的白萧,眼睛眨了一下,看起来有了些许的朝气,只是似乎多了一点别人的感觉。

    “你遇见了谁?”

    白萧问了一句,青鱼有了一刻的怔楞,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虽然短暂,但是白萧捕捉到了,只不过青鱼保持了沉默,此时的大厅也是十分安静,两人不再纠结这些问题,而是看向了中间那一个正在讲故事的人。

    “一对兄妹在一起很好的生活,每天都是快快乐乐的,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一个穿着青色衣服的女子走近了他们的生活,这女子不喜欢说话,气质特殊,所以很多的人都比较喜欢她,大概是因为她比较安静点的原因吧。……”

    ~~~~~~~~~~~~~~~~~~~~~~

    庆野与庆轩终于到了庆安的地界,两人几天没有休息,所以此时也是充满了疲惫,感觉到了没有说出来的饥饿。

    “就这里吧。”

    庆轩看到了旁边的一间客栈,于是便准备留在这里,准备着休整一番,再出发。

    “掌柜在吗?”

    庆野进去之后,与庆轩一起坐在了大堂一个靠窗的位置,然后看到了这里的掌柜,竟然是一个女人,很是漂亮。

    “呦,两位客观,是住店吗?”

    女人的穿着很是不一般,打扮的样子很是惊艳,不过让人总觉得风尘气多了许多。此时,她眼中闪过一定的色彩,然后靠近了这里的窗户,直接挡住了庆轩两人看向窗外的视线,直溜溜的看着这边的人。

    “我总觉得这里的客栈很少有人来,是不是黑店?”庆野在庆轩的耳边嘟囔,对于庆轩来讲,庆轩摇摇头,“这不是,只不过看来这掌柜不喜欢太多的人,因此客栈比较冷清。”

    “小哥说的不错,我就喜欢漂亮的人,所以这客栈很少有人会住的,因为我得挑选一下。”女人看着庆野很惊讶的眼神,顺便解释了一句“哦,我天生听力好,所以才能听见。”

    庆野……合着白嘟囔了。

    庆轩对于这些不感兴趣,只是问了一句“你有没有厨子?”

    “有。”女人从窗台上下来,然后问了一句,“想要吃什么?”

    “满汉全席可以吗?”庆轩笑了,看着这眼前的人很是奇诡,于是便想要问问,“你能做吗?”

    女人笑了,说了一句“自然可以。”女人往后面走了,,在走到帘子的附近说了一句“只要银子管够。”

    庆野在旁边看着两人的对话有些奇怪,问庆轩“我们吃不了满汉全席吧?”

    庆轩没有说话,只是看看旁边还有一个小姑娘,于是便招了招手,然后说道“带我们找两间房子。”

    “好的,大哥哥。”

    小姑娘很机灵,只不过脸上有着一些雀斑,看起来比较害羞,就这样两人总算是找到了一个落脚的地方,就在两人洗漱过之后,这里的餐桌上面已经摆满的食物,,果然是按照满汉全席的标准,不过似乎有一些是缺少了的,在碗的旁边有着一个很大的纸条,上面写着

    满汉全席100金,请离店之前付款,否则!

    庆轩笑了笑,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感觉到这女人有些奇怪,但是具体是哪里,自己并不清楚,不过的确,没有自己的青鱼好看,对了,此时的青鱼在干什么呢?

    庆野此时看到,笑容满面的庆轩坐在桌边,吃着饭,时不时的,还会笑一笑,这究竟是怎么一个情况,真是太可怕了。

    他摇摇头,将一个菜放进了自己嘴里,味道不错,真是不错!

    …………………………

    “故事就是这样。”

    灵韵讲故事速度不快不慢的,这边的青鱼和白萧也是听的津津有味,“她这是将你黑了一遍啊。”

    白萧听到这其中的青衣女人是怎样的恶毒,心中就不禁感叹,这灵韵的想象力还真是天赋异禀,是不是什么都是她正确的,别人都是错误的呢?真是个蠢货。

    “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已经进入了我的地盘,该开始了。”青鱼刚刚一直笑着,微笑之中并没有任何的温度,似乎看着灵韵就好像看着一具尸体一般,让白萧有些担心,因为最清醒,最冷静,最淡漠的人,也就最冷血。

    “你想要她的性命。”

    白萧没有质问,而是肯定。

    “是,”青鱼站了起来,将衣服理了理皱褶,然后笑着说道“难道不应该吗,这自古以来都是一命换一命。”

    大堂上面已经进行到了青三,此时的灵韵故事已经收录在册,三楼的青鱼早就接手了所有故事的内容。

    这故事,还真是有趣啊!

    青鱼看了身边的小姑娘,然后说道“过来,将这个故事给我张贴到故事榜上面,让众人看看这故事。”青鱼做好了姿态,看看外面温柔的天气,有转过头来说了一句,“对了,不要表明作者,在下面画一条青色的鱼。”

    “明白吗?她怕小姑娘没有听懂,于是便又问了一句,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边的小姑娘自己都已经了解了,咚咚咚的下楼了。

    “现在的小姑娘不是太稳重啊。”

    “是你太吓人了。”

    “是吗?”

    “可不是,故事榜从来都没有过写书,之前的日子红颜楼从来没有分享过故事,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时候要将这一个假故事分享出去,是充满了多少的疑惑,震惊多少的人,这其中的秘密一旦公开,玲珑国的皇室将会承受什么呢?”

    白萧有些不解,虽说那个没有出世的孩子很重要,但是白萧并不会知道,对于青鱼来讲,重要的不仅仅是孩子,而是孩子对于青鱼的意义,这时候的青鱼并不想说出来故事,因此保持了沉默,将自己的眸子垂下来,阳光已经到了晚霞的时光。

    所以,到底是什么呢?

    谁也不知道,唯有青鱼的内心。

    “贵客,请进。”

    此次不是蓝蓝带领的,而是另一个姑娘,芍药,她是蓝蓝的第一位徒弟,很是不错,也更重要的是,芍药比蓝蓝更加出色,这是蓝蓝肯定的。

    “为什么是这个包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