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拆穿渣男
    这并不是朱晓朗第一次亲吻周爽。

    在周爽告白的那天,朱晓朗曾蜻蜓点水般的吻了她,周爽激动的一整晚都睡不着。

    可今天在朱晓朗这样炙热的攻势下周爽也不由得有几分慌张,这样的朱晓朗是陌生的,她既欣喜又害怕地应承着他的吻。

    朱晓朗吻到忘情,双唇沿着周爽的脖子一路蜿蜒向下。

    “别,我怕痒。”周爽轻轻推了他一下。

    这小小的抗拒在朱晓朗烈火燎原的激情之下被自动的忽略了。

    虽然周爽并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但是送到嘴边的肥肉岂有不吃之理,更何况她的味道比想象中要好得多。

    直到周爽感觉到他悄然探入她上衣里的手。

    周爽一个激灵,当即反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别这样。”

    可被激情冲昏头脑的年轻男孩怎会理会。

    朱晓朗的另一只手又前赴后继地缠了上来。

    只是朱晓朗不够了解周爽,她从来不搞欲拒还迎那套,她说不行,就真的是不行。

    昏暗的光线中,周爽已然变了脸,然而在她踹开朱晓朗之前,是耳朵先分辨到一样莫名物体,挟着风声朝他们呼啸而来。

    说“他们”并不确切,因为具体地说来,那东西是冲着朱晓朗来的,而且不偏不倚正中标的物的背部。

    不明飞行物完成了它的使命,砰然落地。

    周爽抬眼一看,掉落在地上的是一个限量版的打火机。

    她曾看见它出现在一双修长的手中,那人便是江辰。

    这一下着实不轻,被砸到的朱晓朗瞬间脸上露出了痛楚的表情。

    然而还没等到他主动发作,肇事者已经冲了过来,揪着他后颈的衣领像提小鸡崽一样将他从周爽身边拖开。

    “下流。”他听到江辰冷如冰霜的声音。

    江辰说的话和手里的动作对于朱晓朗来说就是一种绝对的侮辱,尤其还是当着周爽的面。

    江辰力气极大,朱晓朗用力挣脱几下才能甩开江辰的手。

    朱晓朗退后两步,怒视着江辰。

    而他却发现,先挑起事端的那个人眼里的恨意竟比他有过之而不如。

    对于江辰他是有几分忌惮的,毕竟这些公子哥他惹不起。

    可是当下被羞辱冲昏了头脑,加上喝了酒的关系,胆子也变得大了起来。

    “江少,我跟我女朋友亲热,你未免管得太宽了点。”

    江辰没有说话,他低头拍着自己的手,像是触碰到他都觉得手脏,“龌龊!”

    “你说谁龌龊呢?”

    朱晓朗气得面红耳赤,抬起下巴就要往前,被眼前的状况惊呆了的周爽拉了他一下。

    别说朱晓朗,周爽面上也挂不住了。

    男生为他大打出手可是头一回,可她不但感觉不到虚荣心的满足,反而觉得如芒在背的那个人是自己。

    “这里还有比你更下流龌龊的人吗,你没看到人女生不愿意吗?”

    “你不但是嘴,而且全身上下包括脑子都要放干净点,否则就不是下流龌龊,而是禽.兽不如。”

    “你……”朱晓朗被这一连串的话砸得一口气上不来。

    江辰的毒舌周爽之前是领教过的,换作之前她一定会怼回去,可是此刻,她觉得不堪。

    刚刚挣扎中,衣服被拉扯开来,头发也有些凌乱,甚至因为动静大有不少人已经围了过来。

    “别说了。”沉默了很久的周爽突然开口,目光看向江辰,带着祈求。

    这样示弱的周爽江辰何时见过,愣了一下之后心中怒意翻滚。

    这女人,竟为这个人渣如此低声下气?

    “你知道你身边这个男人喊着别人‘宝贝’吗?你这边傻不拉几的倒贴,别人把你当傻子逗弄。”

    周爽震惊的偏头去看朱晓朗,朱晓朗眼神的躲闪,似乎印证了江辰话里真假。

    “你胡说!”朱晓朗红着脸辩解。

    “你敢不敢拿你手机出来看,我想你今晚发的那些信息还没来得及删吧。”江辰神色慵懒,那眼底深处却是绝对的冷漠。

    朱晓朗不再说话,他的沉默更是让周爽失望。

    原来他今晚的忙碌不过是在哄着另一个女孩子。

    周爽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力感从四肢百骸袭来,人越来越多,她觉得难堪极了,很想离开。

    可偏偏江辰愈加口无遮拦,“真不知道你看上这小子什么了,娘里娘气,海王一个。你还冒傻气去当个……”

    “啪”清脆的声音响起,江辰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周爽,“你竟然打我?不打他竟然打我?”

    “是,就是打你。我们的事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我再傻再蠢再被人骗也不关你的事!”周爽几乎是低吼出声。

    江辰被震得一时愣在原地。

    周爽转身看向一旁沉默不语的朱晓朗,她从来没有一刻觉得这人如此陌生,或许她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他吧。

    她冷笑,嘴角扬起丝丝缕缕的嘲讽,原来她就是个傻瓜。

    周爽转身离开,甩开上前拉她的朱晓朗的手,冷声道,“放手。”

    “小爽,你听我说……”

    “我说放手,我嫌恶心。”感受到手上的劲一松,周爽快速的离开。

    走到清吧门口的时候,看到里面有些吵闹,不过她此刻也没多余的心思去管,越过门口离开。

    走廊上的江辰像个炸毛的狮子捂着脸杵在原地,直到口袋里的电话响起,他想也没想拿起来就接,口气不悦,“说!”

    “在哪?”程昱阴冷低沉的声音传来,相较以往,更添了几分焦灼,可在气头上的江辰没有察觉到。

    “在走廊,怎么了?”

    “小婉不见了。”

    江辰脑子瞬间清醒过来,拔腿朝着清吧跑去。

    ……

    酒店套房内。

    “阿昱,我好热……好难受。”林婉拉扯着自己的衣服靠向身旁的人。

    徐扬被她抱着,自然感觉到她滚烫的体温,巴掌大的脸上也是不正常的酡红,将她原本清纯的五官交织成别样的妩媚。

    他喉结上下滚动,拉过她的手,“很难受吗?”

    林婉闭着眼,踮起脚尖就想去亲他吻他,嘴里含糊不清地呢喃,“很难受,帮帮我,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