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九章
    顾郁,便是那玄衣公子翻过栏杆跳了下来,走了过来,人群分开一条路,顾郁畅通无阻地走到沈连沂面前,招呼道:“沈小姐。”

    说完,不等沈连沂回答,便转向方才拽着沈连沂手的男子,道:“这位公子,大庭广众之下这么随意拉着女子的手,不妥吧?”

    他说这话时,脸上还带着笑。

    但京城谁不知道,顾郁就是一个笑面虎,他上一秒能跟你谈笑风生,下一秒就能拔剑斩杀。

    男子哆哆嗦嗦地道:“顾公子,是小人识人不清,不知道这位姑娘是公子你的人,还请公子高抬贵手……”

    顾郁笑眯眯地打断他,道:“错了。”

    男子道:“什,什么错了。”

    顾郁道:“身份错啦,这位姑娘可不是我的人,她可是沈将军的掌上明珠。”

    男子两眼一翻,晕了过去,这京城里谁不知道沈将军爱女如命,当个眼珠子似的疼爱,如今他招惹了人家女儿,怕是要拿着那把上过战场、见过血的刀来将他剁成肉泥。

    众百姓又开始议论了起来,沈将军和三位小公子也是他们的英雄,听说这次南疆暴乱,便是这沈家父子前去平定的,如今已经得胜回朝了。

    至于这位只活在沈家父子嘴里的沈小姐,他们从未见过,哪怕是三年前她出席过,他们也只看了个朦胧的影子。

    如今一看,当真生的美貌动人。

    此时连砚行和谢青喻也走了下来。连砚行温和一笑,道:“今日一早我出府办事时,便听得将军府一片兵荒马乱之声,我还道是不是进贼了,原来是沈小姐悄悄出门了。”

    此番沈连沂出门没跟任何人讲,身旁没有一个丫鬟,又是在一楼吃饭,想来也是偷偷跑出来的。

    沈连沂挠挠脸颊,不应该呀,她明明留了信才走的,他们没看到吗?

    连砚行叹了口气,道:“不若我派人将沈小姐送回去?”

    沈连沂拒绝,道:“不要。”虽说沈家人待她极好,可她也是不惯的。一个十几年没体会过亲情的人,一下子拥有了亲人和一直渴望着的亲情,虽说开心,但也不是那么快能适应的。

    连砚行状似苦恼,道:“那该当如何?若我没见到沈小姐那便算了,可现在我不仅知道沈将军在找沈小姐,还见到了沈小姐,又如何放心让沈小姐一个人在外?”

    沈连沂提议道:“那你就当没见过我吧!”

    连砚行道:“可我见过沈小姐了,若是沈小姐在外出了什么事,怕是心里会有负担。”

    顿了顿,他恍然:“若是沈小姐实在不愿回去,那跟着我可好?我派人回去告诉沈将军一声。”

    沈连沂扯了扯嘴角,道:“不用了吧,我自己一个人就好。”京城里好玩的事这么多,她还没一一见识过呢,怎会轻易就跟着连砚行走?

    似是看出了沈连沂的想法,连砚行道:“在下是去办案,这些案子倒是有趣。”

    周围百姓听他二人讲话,虽不知前因后果,但知丞相大人是为了沈小姐考虑,为了沈小姐的安全,当即便劝说道:“沈小姐,丞相大人也是为了你好的呀。”

    这京城虽是天子脚下,可也不是看起来那么好,总有些腌臜事等着人去撞。

    谢青喻也道:“待我们事情处理好了,沈小姐想去哪儿,我们三人也定当陪同。”

    想了想,沈连沂觉得他们说得有道理,这具身体手无缚鸡之力,免得真的遇上个什么事儿,她也只能站着被打。

    于是她便同意了。

    笑眯眯地跟着他们走时,沈连沂走在连砚行的斜后方,时不时看他一眼,心中想着怪不得连砚行能年纪轻轻就位极人臣,就是会看脸色行事。

    因为吃不准原来的沈连沂是骑马还是做马车,沈连沂谨慎地选择了坐马车。

    一来沈连沂这具身体跟弱鸡似的,如果骑马怕是颠两下身子就散架了,二来,即使她猜错了,她大病初愈,身体虚弱,所以没什么力气骑马。反正无论怎样,她都不会被发现。

    不过当沈连沂跟着他们到了目的地,沈连沂就傻眼了。她看见一个女子身姿婀娜地挽着一个男子的手离开,没多久又娉娉婷婷地牵着另一个男子进来,穿着暴露,浓妆艳抹,——不是青楼是哪儿?!

    沈连沂捂住脸,转向三人,脸上带着几分不确定,道:“你们,确定要在青楼办事?”

    顾郁笑着道:“沈小姐别误会,我们是在办案,查到有人在青楼与我们一直在寻找的人见过面,特意过来看看。”

    沈连沂点点头,道:“那要不然我在外面等你们吧。”她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怎么能进青楼这种地方?

    谢青喻道:“恐怕不行,沈小姐,你得跟我们进去一趟。”

    沈连沂终于后知后觉地发觉了不对劲,她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看着他们三人,眼含警惕,道:“你们什么意思?”

    顾郁笑眯眯的,“这里大庭广众,我们不如进去谈?”

    沈连沂又后退一步,这一退,却感觉到了几道视线,环顾一周,除去好奇地看着这里的百姓,就只有装成百姓监视着这里的暗卫了。

    沈连沂心底一沉,看来她今天不跟他们谈谈是走不了的。轻吸一口气,沈连沂道:“带路。”

    顾郁抚掌而笑,道:“不愧是沈大将军的女儿,当真是爽快。”

    连砚行依然走在前方,沈连沂也依然在他的斜后方,看着他侧脸的轮廓,心中懊恼,这传言本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三毒瘤心狠手辣,怎会好心好意带她回家?

    一行人无视一楼的笙箫箜篌,无视二楼的靡靡之音,直直上到五楼,一到这里环境便变了,安静与楼下的热闹天壤之别。沈连沂被带进了一间屋子,那三人坐在对面,一副审问她的样子。

    “沈小姐,认识雪狐吗?”最先开口的是顾郁,即使是在审问,他脸上依然带着笑容。

    沈连沂连犹豫都没有,便道:“不认识。”

    此话一出,对面三人脸上的深意剧增,沈连沂紧了紧手,不知道自己这话有什么说错的地方。。

    顾郁缓缓勾唇,道:“没有?很好,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