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113章 劝老虎不吃肉
    第113章劝老虎不吃肉

    除去酒楼、客栈和商铺,每片树叶之上皆有一栋精致典雅的小阁楼。

    在逍遥城内,这种只吸灵气空长修为,却不开灵智的树妖不在少数。

    也正因它们的存在,让逍遥城多了很多看上去很有特色的玩乐场地。

    逍遥楼为其一,木香楼为其二。

    当然,还有类似合欢,木芙蓉,珙桐等等,算一算真的不少。

    逍遥楼顶层,观景台。

    柳娘子,看着逍遥城外的美景,轻吟一声,娇笑转身看向也同样笑意盈盈看着她的梧悦。

    “小娘子,跟了奴家这么久,可是想要姐姐给你寻个安身之所?”

    “嗯。”梧悦不客气的点点头,轻笑道:“不知柳娘子可能收下我这个落难户。”

    ‘落难户’没听说过,但从字面意思上也不难理解。

    再加上,梧悦身边一个弱不经风的男子和一个白嫩可爱的小娃娃。

    柳娘子的目光在三人身上转来转去,似是在做评估。

    “小娘子可知我柳娘子从不做赔本的买卖。”

    柳娘子媚眼如丝,看向梧悦的眼神似是在评估她的价值。

    “那是自然。”

    梧悦笑着上前,在柳娘子面前站定,一米七五的身高优势,让她先前因胸板不如人家的那口气总算是平顺了下来。

    十公分的差距,让梧悦看向柳娘子的眼神都多了一分自信。

    “柳娘子是生意人,做买卖讲求收益。

    我即然来找柳娘子,自是不会让你吃亏。”

    话顿,梧悦傲然一笑接着道:“我若说,我能让柳娘子的产业收益再翻几番,彻底成为妖界商业霸主。

    柳娘子可能信我?”

    “不信。”柳娘子想都未想真接回答。

    “呃......”梧悦有点小尴尬。

    瞪身边幸灾乐祸看她笑话的绯月一眼。

    吸气,呼气,再吸气,再呼气。

    半响过后,梧悦似是终于说服了自己出重拳。

    右手一伸,一枚晶莹剔透的九尾狐玉牌自梧悦手中一闪即失。

    梧悦挺身抬头,看向柳娘子:“现在呢?”

    即便梧悦手中的玉牌只是一闪而逝,可不影响柳娘子的判断。

    面色微微一变,柳娘子:“咯咯咯”娇笑出声。

    “哎呀,小娘子真是个妙人。

    奴家第一眼看到你,便心生欢喜。”

    话出口,柳娘子伸手轻推梧悦肩膀一下笑道:“好啦,跟小娘子开个玩笑。

    你们这一家三口,奴家收了。”

    微顿,柳娘子一改娇媚样,双手环胸,换上一幅精明干练的成功商人模样:“咱可把丑话说到前边。

    小娘子所言,柳娘子可是当真了。

    你若是不能帮我将产业收益翻番,可别怪我柳娘子翻脸无情。”

    “承蒙柳娘子赏识,梧悦自当尽力。”梧悦笑着点头。

    入妖界前,梧悦就一直在想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凡界,她是借着裴嫣做乱,以祛除邪魔的谋划获得了天道的一丝认可。

    也因着这一丝认可让她收服凡界有了一定的底气。

    可妖界不同。

    想在妖界获得天道的认可其难度要远超凡界。

    两者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妖界,妖族,在人、仙眼中被认为是邪恶而迷惑害人的存在。

    事实上,在梧悦看来,这只是不同群体的种族间排他的一种天性。

    古语有云,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不同的种族所看的问题的角度各不相同。

    在妖族,

    看不惯就打一架,拳头大就是硬道理。

    男女看对眼了不分地域,随时随地都可打野战。

    打架赢了吃掉对方更是常态,在他们眼中,失败方的尸体是他们的战利品。

    可在人族或仙族眼中却视这些行为习惯为野性未改的邪恶。

    这些不同,导致人族谈妖色变,仙家更是以斩妖除魔为己任。

    可这些不同看在梧悦眼中,却是另一种解读。

    这就好比,大城内的贵族公子小姐和偏远穷困的小村桩里的毛孩子的区别。

    一个是受过良好教育,深爱家族环境的影响,言行举止都有讲究。

    一个是山沟沟是散养的野小子,言行无状。

    而这些山沟沟中的野小子因着眼界的原因,也并不知道他们的所做所为有什么不对。

    要在妖界获得天道认可,就得做顺应天道之事...净化妖界戾气。

    妖族不通人道,不遵教化,虽化身为人,可野性未泯。

    别看妖界这些妖族一个个修出了人身,面上看上去像人。

    可那也只是像人而已。

    妖族野性难消,即便他们化身成人,深植于骨子里的野性却并没有因着他们的化形而消散。

    正相反,这些野性被保留了下来,不减反增。

    妖族中,大部分妖族戾气横生,不分善恶对错。

    也有一部分虽然戾气不重,可也不能说这部分妖族是能明辫是非的。

    戾气之所以不重,不过是因为他们不善杀戮,不造杀孽罢了。

    要净化妖界的戾气,便得先从扭转妖界众族的妖性入手。

    在妖界扭转妖性,何异于一场变法。

    只这一点,便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这件事没有捷径可寻,更不能寄希望于妖族自己。

    也不能抱着裴嫣那样的神助功再来帮她一次的期望。

    对此,梧悦心中想的明白,可也着实头疼。

    这就好比劝一群穷凶极恶的坏蛋弃恶扬善,

    劝皇家贵族放弃手中的权力,

    劝老虎不吃肉,教鳄鱼通人性一样艰难。

    更何况,相比扭转妖性,其实,梧悦还是更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

    可眼下,面对她的谋算,显然,依靠拳头是行不通的。

    梧悦清楚自己的处境...四面楚歌。

    那个假天道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不抹杀了她决不罢休。

    更何况,她还从‘它’手中抢下凡界,更是引起了真天道的苏醒。

    只这一条,她与那个天道寄生虫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好在,天道法则的苏醒,那个寄生虫也是麻烦缠身,近期内‘它’不会也不敢再冒然出手。

    但‘它’不出手,不代表,‘它’不能派‘它’的爪牙出手。

    对此梧悦十分肯定。

    无论是在妖界,还是天界,亦或是魔界,那东西的爪牙必然不在少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