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十三章 谁玩赖?
    王可心脸一红,这已经是今天第N次被于希说成是“你家江风”了。

    上一次是因为担忧江风会输,没有反应过来,这一次心情放松,自然听不得这样的调笑。

    红着脸,猛掐了一下于希。

    结果,于希笑嘻嘻地说道:“没事,你掐吧,我已经把感官模拟度调到最低了。”

    王可心翻着白眼不理他,可看到江风赢了PK,心里还是满心欢喜。

    擂台上,李南复活过来,对着江风就是气势汹汹地一通怒骂,“江风,你特么搞什么鬼?”

    结果,江风就回了他俩字,“转账!”

    所有人一惊,转账?这两人还下了赌注?

    “你……”李南一窒,随即怒道:“有你这么玩的么?”

    江风眼睛一眯,“我咋了?”

    “你拿手驽怎么PK?”李南质问道。

    江风理直气壮地说道:“你也没说不能用手驽啊!赶紧转账!”

    “靠,这还用说么?”李南气急败坏,“你用手驽,我还怎么玩?”

    江风无语了,“你玩不了,还和我打赌?早干嘛去了?转账!”

    “我特么……我和你赌得是实力,不是赖皮!”

    江风笑了,“手驽就不是实力?”

    李南嗤笑一声,不屑地说道:“废话,手驽算什么实力,纯特么开挂好么?!”

    江风:“那你也用啊!我又没不让你用!”

    李南:“你……”

    “呵呵,”江风冷笑一声,“还不服?那这样,咱俩换过来,你用手驽,我不用,再赌一场,这下公平了吧?”

    李南一窒。

    换过来,当然是公平了。可换过来,他还是很可能打不过江风啊。

    手持手驽,他就拿不了大盾,很多技能都没法使用。

    可他的弩箭,想射中江风,就太难了,江风的移速比他快太多了。

    何况,他可不擅长射术。

    “哼,”李南冷哼一声,“你当我傻么?你是剑士,天生擅长躲避弩箭,换过来又能如何?”

    “呵呵,你的意思,我仗着职业特性欺负你?”江风玩味地笑问。

    李南理所当然地说道:“不然呢?”

    江风被气笑了,“所以,我一个剑士和你一个盾战士PK,就应该跑上去和你硬刚?”

    李南瞬间一窒,随即,脸上就红的发烫。

    房间里的其他人,也立刻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你李南主动找江风PK,还下了赌注。现在输了,说江风使用手驽算犯规。

    可江风愿意让你用手驽,他空手,你又说江风是在利用职业特性,欺负他。

    可你是盾战士,他是剑士,不允许用手驽,那你不才是用职业特性欺负人的么?

    这不就明显地玩赖么?!

    普通PK的话,江风拿着手驽上场,别人会说江风耍赖,毕竟那么玩,就没意思了。

    可你既然下了注,就不能怪人家了吧?

    总不能只准你拿职业特性欺负人,不准别人拿职业特性欺负你吧!

    江风随即又蔫儿坏地补了一刀:“要不?我干脆把钱白送给你得了。”

    “你……”李南被堵得一句话说不出来,红着眼睛瞪着江风。

    江风老神在在地又补充了一句,“怎么?输不起?”

    “我……”

    “别你啊,我啊的,赶紧先转账!”

    李南咬着牙,眼底里闪烁不定。

    十万块!

    即便是他,也是心疼无比。固定的零花钱肯定是不够的,肯定是要动多年积攒的小金库了。

    关键的是,这十万块,简直就是白送!

    好一会儿,李南小声地说道:“转账可以,再打一场,一块转!”

    “可以啊,还是十万!”江风很干脆。

    “但是不准用手驽!”李南咬牙切齿地说道。

    “哦,那不玩。”

    “你……”

    “转账!”

    ……

    纠结了好一会儿,李南在众目睽睽之下,还是心疼地把钱转给了江风。

    江风很开心。

    本来,其实江风是打算好好和这个家伙打一场的,不管他是什么职业,江风都不在乎。

    可听到他是盾战士之后,江风就打算换一种办法来教训他。

    江风玩了这游戏三年,对于这个游戏各个职业之间的职业特性早已欣然接受。

    但是,对于这种恨不得整天找被自己克制的职业欺负的家伙,江风就喜欢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身上的那一套杂七杂八的装备,本来就是为了玩手驽准备的。

    看起来混乱,但是这些装备叠加起来的攻击力,比正常套装加的,要多太多了。

    江风选出这套装备,本来是为了恶心一下韩非和徐斌的。

    他们两个,韩非是元素法师,徐斌是圣骑士,都是短腿职业,手驽专精天克他们。

    这俩货,在来的路上,就一个劲儿地说要教训一下江风。

    那江风还能和他们客气?

    可兄弟之间,用实力能让他们服,但不能让他们难受!

    不让他们难受,江风就不够畅快啊!

    所以,江风就向着拿手驽先恶心一下这俩。

    结果,李南就撞枪口上了。

    转了账之后,李南红着眼睛,却努力克制着走过来说道:“江风,我还是想和你认真比一下。”

    江风无比认真地说道:“可以啊,我一直很认真的!”

    李南:“……”

    心头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你认真你妈卖批啊!

    顿了一下,李南继续说道:“我们玩一次不用手驽的,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们可以不带彩头,只是正常比试一次。”

    江风:“那不玩,不带彩头有啥好玩的?”

    李南:“那带彩头,不用手驽?”

    江风:“那也不玩,不用手驽不好打。”

    李南:“……”

    尼玛,不带彩头你不玩,不用手驽你不玩,总之,只要是欺负不了我的,你都不玩!

    ……

    江风戏弄了一番李南之后,就要走下擂台,可突然感觉,好像扫过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江风愣了一下,慢慢转过头去。

    记忆中的那个女孩,坐在角落里,静静的看着自己。

    而随着江风的目光看过去,明显有些意外的慌乱,慌张地扭头,躲开江风的视野。

    江风愣住了,真的是她。

    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