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85章 你的脑袋,老子要了
    因为陌生,所以害怕。

    百年前,李长安惶惶不安的来到这个世界,很长一段时间找不到归属感。

    没有归属,意味着没有安全感,他就像一个流浪在外的小孩一样,旁观着这个世界。

    生死,再寻常不过。

    但他很厌恶。

    在他慢慢的将自己融入了第九峰之后,这种厌恶也变得越来越浓郁。

    他不想死,也不想自己身边的亲人死。

    但今天,沈青怡死了。

    反虚境的古莱,只是轻轻拍出一掌,漫天流光汇聚,便将沈青怡的身体洞穿,夺去了全部的生机。

    他很伤心。从没有像今天这样伤心过。

    所以,他要杀了古莱。

    李长安如果一道飞向天穹的流星一样,闪电般冲向古莱,手中的流光长剑带着丝丝寂灭之意,将虚空划成丝丝缕缕的碎片。

    影响虚空的稳定性,至少是入神境的大修行者才能办到。

    这就意味着,李长安加上这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剑,已经有了入神境的破坏力。

    古莱眼眸微缩,就连僵持在一起的李靖洛流,和远远避开在云层之上的朱瑛柳向,都面露惊疑之色。

    “这小子,之前隐藏了实力?”

    李靖微微皱眉,洛流眼看沈青怡被杀死的时候就面色一变,可面对北天门李靖,他丝毫不敢分开心神。

    也不知道丹云师兄能不能找来掌教,不然这里的事,恐怕无法善了了。

    “哼,就算你隐藏了实力,也是一只上不得台面的蝼蚁,本座杀你,不费吹灰之力!”

    古莱阴沉着脸,手腕轻翻,一道巨大的流火光印在掌心汇聚,然后朝着李长安镇压而下。

    但是下一刻,李长安手中的流光长剑上扬,火印应声碎裂。

    “咦?”

    古莱眉头微挑,右手五指轻轻摆动,下方淮河之上忽然冒出五条水蛇,嘶吼着卷向李长安。

    依旧是一剑,仿佛能斩断这个世界上所有东西的流光长剑劈落,整个淮河炸开成两半。

    “太玄九峰果然是个危险的地方!”古莱面色低沉,这些年刑天后羿的崛起,已经让这些古老圣地引起了警惕,以往李长安缩在太玄大阵之下,没人能杀的了他,但今日他既然出了太玄大阵,那正好可以将这个危险的人物除掉。

    古莱身形晃动,整个人闪身躲开李长安斩出剑光的同时,一拳轰出。

    层层叠叠的气爆声音噼里啪啦炸响,虚空被压迫的凹陷,就像水面一样被压落到了最低点,狠狠的撞在了李长安的胸口。

    噗!

    一口鲜血喷出,李长安如同炮弹一样砸落,狠狠的落到了淮河之中。

    但是下一刻,激荡的水浪盘旋而起,疯狂的卷向半空。水浪之中,隐约可见锋锐的剑芒。

    古莱面无表情的一拳砸下,宛若高高在上的神灵戏谑于挑战自己的蝼蚁一样,带着永恒不变的蔑视。

    一拳落,水浪蒸发,剑光消泯。

    但古莱却无来由的眉头一皱,身后位置的虚空皱褶,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右拳裹挟着浓郁的星华之力,狠狠的落到古莱的后背。

    砰!

    就像是被砸响的闷鼓,声音震耳欲聋,但古莱身体只是微微前倾,就止住了步伐。

    后背处,白羊书院特质的灵宝院服出现了一个大洞,露出其内被砸出血痕的身体。

    还有正燃烧着精气血肉的星华之火。

    “这是什么东西,可恶!”古莱后知后觉,心神震撼。

    他已经好几百年没有受伤了,大意之下,却折在了一个练气境的蝼蚁手下。

    而让他心神晃动的是,那仿佛要灼烧掉自己生命甚至神魂的的白色火焰。

    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杀你的东西,老杂种,死去吧!”

    爆喝声中,淮河之下陡然射出一抹流光,闪电般出现在古莱身前,恐怕的剑芒就连数百丈之外的李靖都眉头微皱。

    那把流光长剑!

    古莱面色微变,挥袖间,一把白玉短剑从袖中飞出,在半空中拉出一道数十丈长短的残影迎向流光长剑。

    而他本人,则面色阴沉的转身扑向李长安。

    杀气四溢!

    他要将这个伤了他的蝼蚁撕成碎片,他要向整个北洲修士证明,没有人可以打白羊书院的脸。

    但是下一刻,他却迎上了一张挂着残忍冷酷笑意的脸。

    “就是现在!”

    李长安浑身裹着流光星华,不要命的撞向古莱。

    古莱忽然警觉,一股极端危险的气息倏尔出现在脑后。

    “那是什么?”李靖面色大变,而被他缠住的洛流眼神一亮。

    那是一支青白色的气箭。

    一支从遥远的北方射过来,洞穿数百里之地,但所有人都没有察觉的气箭。

    噗!

    古莱只来得及转过身,就眼看着气箭撞向胸口位置,身上的灵元法力仓促结成的防御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就崩碎,然后,气箭撞在了心口位置。

    “那是……后羿的箭!”

    沧澜守将,太玄九峰弟子后羿!

    一个同样是反虚境界,却有着斩杀一切寻常反虚境界修士的恐怖大修行者,而他还有一个众所周知的身份。

    李长安的师弟。

    气箭的箭尖处,是一个诡异的黑色漩涡,天地灵气,灵元法力,连同古莱的身体爆碎的碎屑,都在一瞬间被吞噬。

    甚至是阳神。

    古莱面色一瞬间惨白,双手合拢,死死的夹着胸前的羽箭,任凭恐怖的气息破坏着周身经络,也只能任由那股吞噬力,疯狂消耗自己的元灵法力。

    他不敢松手。

    他有种感觉,一旦自己挡不住这支气箭,恐怕自己的下场,绝对不会比下方的小丫头强上多少。

    或许不会死,但绝对会很惨。

    “我说过,今天你这个老杂种的脑袋,老子收下了!”

    冷哼声从后面传来,半空中被击落的流光长剑倒飞回手中,李长安横剑高扬,狠狠的劈落。

    一颗满脸惊愕的头颅滚落,狠狠的砸向下方的淮河,爆出一摊血花。

    杀了!

    竟然真的杀了!

    所有人愣在了原地,包括李靖和洛流,包括远处云层之上并没有交手,而是一直关注这里的柳向和朱瑛。

    反虚境界的古莱,白羊书院的教授,竟然被李长安给杀了?

    失去了脑袋之后,古莱的阳神惨叫一声,从残躯中飞出,连一句威胁都没有留下,闪电般遁逃而去。

    一道白色人影从北方横掠而来,正要追击,却被李长安拦下。

    “老四别追了,救沈青怡!”

    说着手心的流光长剑碎裂消融,白眼一翻,砰的一声从半空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