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八章:春日大忌
    清晨万物轻晓,旭日阳光公平挥洒在天地间,云逸悄然从木床上睁开眸子,眼神中带着丝丝慵懒之意。

    云逸相貌不似星罗那般精致漂亮,但却带着一种若有若无的英气,好似夜空星子。

    “云逸盟主,该起床了。”门外,娇俏侍女柔声说着,同时轻轻敲响木门。

    云逸随即翻起身子,快速地穿好衣服打开房门,清辉扑面而来,清新空气传入口鼻,一夜睡眠所带来的倦怠便一干二净。

    “盟主起床了啊,我还以为没起床呢。”侍女说着,便是端着清水毛巾等洗漱用品进入云逸房间:“盟主快些洗漱,今天可是你和我家主人的大日子那,主人很早就起来了,在大堂一直等着公子呢。”

    云逸仔细打量侍女,心中不免显现几分兴趣:“星罗公子家的侍女都是这么落落大方吗。”

    侍女放好洗漱用品,转身向着云逸尊敬的行上一礼道:“盟主见笑了,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凌儿,是夫人的贴身侍女。”

    “哦”云逸轻轻点头,一边将清水击打在面颊上,一边问道:“你跟你家夫人多少时间了。”

    “自我出生我就跟在夫人身边,打小就在一起了。”侍女颇有些骄傲的抿嘴说道。

    云逸打湿洁白毛巾,擦拭面庞继续问道:“能否跟我讲讲你家主人与她夫人的故事,我看他们夫妻颇为恩爱。”

    云逸想起了初见蓝薇时的情景,那女子不像那些华贵奢靡的贵妇人,反倒是清新淡雅,如同山间的普通少女。

    侍女听到这个问题,充满朝气的脸庞变的笑靥如花:“我家主人与夫人那可是非常恩爱的,他们在一起好几年了,从来没有过任何争吵。夫人也从不问主人干什么事,只是一直支持主人,主人也从来没有纳过妾,非常的尊重夫人呢。

    而且说实话,他们也没有什么动人故事,因为爱情这种事情本就应该平平淡淡。那年元宵灯会,小姐在人海茫茫中见到主人,便是心生欢喜。也是,谁不喜欢主人呢,主人生的俊俏,又是帝国大皇子,怕是全天下的女子都想着主人吧。

    不过我家小姐虽只是平常人家,但公子才不在乎呢,元宵灯会没几天后,公子便是向我家小姐提亲。我依旧记得小姐对着大堂门外看着主人提亲的表情,虽是羞涩但却惊喜。”凌儿笑嘻嘻的说着,仿佛看到星罗提亲事,自家小姐的表情。

    云逸看着说的忘乎所以的侍女,轻轻咳嗽几声:“我洗漱完了,这些就麻烦凌儿姑娘收拾了,我去见你家主人。”

    凌儿从云逸咳嗽声中惊醒,略带懊恼的摇摇小脑袋道:“让公子见笑了,公子快去吧,这些奴婢来收拾。”

    云逸整整衣衫,缓步向门外走去。

    “公子”黄鹂般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带着请求。

    云逸转过身子,凌儿此时已经跪在地上,尊敬的向云逸行着跪拜大礼:“你这是做什么。”

    凌儿带着哭腔道:“奴婢从小就跟着小姐,小姐喜欢什么我就喜欢什么,亲如姐妹。小姐自从加入主人家后,主人也是万分宠爱。但今天早上,小姐一直在哭,哭得很厉害,主人也一直安慰着小姐。我依稀听到主人说: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可主人越是这样说,小姐就越是哭的厉害。奴婢知道,今天是主人的大日子,我听下人们说此去一行很危险,也许主人就在也回不来。”

    云逸看着跪在地上凌儿,长长呼出一口气,走上前将其扶起道:“你去告诉你家夫人,一切都在掌控中,若实在掌控不了,我云逸定会陪你家主人一同共患难,还请放心。”说罢,便是挺胸抬头,面色镇定的走向大堂。

    大堂中,星罗穿着干净整洁的藏青色袍子,头发被精致发箍紧紧束着,面色平静,眼神静静低垂,看着腰间长剑。

    自古以来,君子素来所行的,就是读书练剑,考取功名后封官拜相,出入于朝堂,征战于沙场,在治国安邦和马革裹尸中,完成心中抱负。

    而今日,许多人都将走上这一步。

    “来了。”云逸朝着星罗微微一笑,神情颇为放松:“让你久等了。”

    “不急,离春日大忌还有些时辰”星罗摆手示意云逸不必拘谨:“昨夜我梦到父皇,他跟我说了好多好多,他从未跟我说那么多的话,一下子那么多,到弄的我有些不自在。”

    星罗俊俏面庞带着笑意,传神而又摄人心魂。

    云逸眨眨眸子,斜眼看着星罗腰间的长剑:“父亲对儿子说话,不是很正常吗。”

    星罗摇头,喝了口清茶:“有时候说的太多,反而显得很假,刻意的矫揉造作显得恶心。”

    “一场梦罢了,不必那么在意”云逸有些不明白星罗说什么,但他总感觉星罗发现了一些东西。

    “云逸,也许我们都被骗了”星罗低头缓缓说着,长长叹了一口气:“算了,事到如今,就算被骗了也无所谓,我们走吧。”

    说罢,星罗便是起身走了出去,背影无畏而又洒脱。

    云逸看着星罗逐渐远去,苍白头发耀眼发光,整个人看起来极为孤独,就像即将赴死似的。

    星罗府邸外,千名帝国黑骑兵整齐的站在高头大马旁,长剑在空气中颤抖,玄气能量也在时刻不停的波动,长枪亮如白雪,黑盔甲则散发着肃杀气息。

    由八头白马牵拉的马车装潢漂亮,精致的仿佛天神座攆,在看到星罗云逸步出府邸后,千名训练有素的军队开始行礼,黑盔甲发出了令人震颤的声音,在领头将军的率领下,进而齐声道:“帝国黎城守卫军,第一军团奉旨接驾皇子星罗,请星罗公子上车。”

    “劳烦各位将士们了。”星罗恭敬的行上一礼,便是带着云逸坐上了马车。

    与此同时,在黎城另一座府邸,同样的场景复制般的进行着。

    “由黎城守卫军第一军团负责安保,父皇对这次春日大忌看的很重要啊。”星罗坐在団蒲上说道:“黎城守卫军是帝国百万军队中的精锐,全部都是由五级战士组成,当年组建这支军队时可花费了不少功夫。”

    云逸打开马车木窗,打量着这只训练有序的黑色铁甲军,玄气实力波动一直在空气中游荡,坚固铠甲以及锋利的长枪剑刃看的让人眼睛生疼,这是一只恐怖的军事力量,就像杀人机器:“这样的军队在战争中所展现的实力将会极为可怕,同样的,将它组建起来也极为困难,能够组建这支军队得人,当能力非凡。”

    “耀星大国士,这个帝国中,只有他才有能力组建起如此庞大却又训练有素的军队。”星罗的话中带着无尽敬意以及感叹:“那年帝国军方哗变,千军万马围困皇宫。从那之后,效忠于皇室的百万军队成了父皇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导致父皇一直寝食难安。

    耀星上位后,看出了父皇的忧虑,便是着手建立这只军队。这只军队由完全效忠于皇帝本人,负责黎城防卫,军方再也无法凭借武力便可以进入黎城。”

    云逸听后,心中不免也对耀星产生了极大敬意。

    “法西帝国在父皇执政的这半个世纪中,国家实力一直都在狂飙突进,耀星在这里面充当了不可或缺的角色。当然,他也借助了黑家势力,黑家是帝国的大族,也是人族的四大家族之一,在很多方面都影响着这个国家。”星罗漫不经心的说着,眼神出奇的明亮。

    云逸也坐在了一块蒲团上,双手环抱胸膛道:“我曾经与黑家黑昊打过交道,那么年轻便执掌了数千兵马,才华战力绝非凡人,当属人中龙虎。”

    “黑昊。”星罗听到云逸的话后,面色不改继续说道:“黑昊凭借一柄月华剑,一抹月华劫名扬帝国。他是军方很看重的人啊,加上黑家在军方高层中有很多盟友,未来黑昊很有可能进入军方最高统帅部,发展好的话,说不定会成为军方首领。其实细细说来,黑家掌控了法西帝国的上上下下,就连在皇室内部,当今皇后也是黑家的人。”

    “黑家势力如此强大,皇帝陛下就不担心吗。”云逸有些意外,作为一名出色的皇帝,怎么会允许帝国中出现如此强大的家族。

    “平衡,帝国需要平衡。”星罗简单说出几个字,便是讲出了法西帝国最根本的政治法则:“黑家历史要追溯到法西帝国建立,毫不客气的说,黑家是这个帝国的根基命脉。自建国以来,皇室便与黑家巧妙的维持着默契。我为君,你为臣。就像一座翘板,你在那头,我在这头,我们互不侵犯,有外敌入侵时,便是一齐走向中间保护翘板。这是法西帝国延续几百年的政治哲学,谁也不会去轻易触碰,因为谁也不想去丢掉花费八百年所建立起的基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