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全部章节 第二百四十九章 帮她没好处
    半晌,静安结结巴巴的开口:“贫尼该死!贫尼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国师大人,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饶了贫尼这一回吧。”

    这静安,其实心里还是有些计较的。

    她见葛清秋虽身居高位,可却也只是个看上去极其面善的年轻姑娘,便存着一种扮可怜想蒙混过关的心态,一瞬间,便哭得满脸都是泪痕。

    谁知,葛清秋看其这副模样,却只是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静安师太这话说的轻巧,既然是该死的罪过,那怎么能轻易饶了呢?只是,这里到底是佛门之地,也不好开杀戒,该怎么办呢?”

    她做出一副为难的模样,像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后,脸色陡然下沉,沉声吩咐:“来人!把这老刁货给我拖出去,重打五十大板!”

    话音落地,立刻有两个黑衣护卫从天而降。

    他们面无表情的上前,眼看就要把静安给叉出去,那一直唯唯诺诺的静闲,却在此时叫了起来。

    “等一下!”她凑上前来,一脸认真的说道,“国师大人有所不知,我们出云观这里一向有个规矩,所有人的吃用,都是自己花劳力所得,不可麻烦他人。”

    说着,转头,看了一眼被拿住的师妹,口气冠冕堂皇道:“是以静安此举,虽有不妥,可到底也只是行了本分之事。当今圣上素来礼重佛门,一向也不很插手出云观之事。加之静安如今年岁也不小了,国师大人这五十大板下去,只怕她连性命都保不住的。若是此事传到了圣上的耳朵里,于国师您,也不大有利吧?”

    她一番话,分析的头头是道,话到最后,却又换上了一副和善慈祥的笑容,用较为温软的语调说道:“静安素来鲁莽,贫尼定会管束于她,只求国师再给一次机会吧。”

    葛清秋听完她说的这些,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师太当真是考虑周到,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好驳您的面子。罢了,这回先饶了她这一回吧。”

    静闲看她松了口,立刻令人将静安给带了下去。

    葛清秋也冷冷的看了柳画一眼,沉声道:“还不打算带你家主子回去?在这里丢人现眼很开心吗?”

    柳画心知她方才是帮了她们主仆二人,虽心有不满,还是朝她道了个谢,才将陆卿云给扶走。

    另一边,见人都走了,葛清秋又把静闲给叫住,思忖片刻,正色开口:“师太简素,我也是知道的。只是我有一句话,还是得劝师太一劝。”

    “国师大人折煞贫尼了,大人有所训示,贫尼自当洗耳恭听。”

    见对方态度还算恭静,她这才又缓缓开口。

    “虽说如今陆良娣归师太管辖,这出云观的事,我也不好插手,可她到底还是皇家玉碟上有名有姓的人物,太子殿下都没说拿她怎么样呢,哪里轮得到旁人来轻贱处置呢?师太,您说是也不是?”

    这番话,说的其实相当微妙。

    既没有让静闲觉得陆卿云是多么了不起,需要毕恭毕敬对待的人物,又让她知道,尽管如此,她也不可以轻易对其无礼。

    静闲也是当了二十多年主持的人,虽看着没什么气性,却实在是个聪明的,立刻点了点头,一脸受教的说道:“国师大人所言有理,都是底下人不懂事,今后贫尼一定好生管束,绝不让今日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葛清秋知道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微微一笑:“师太这般通透的人,我相信您定然能妥善处理好此事。”

    ……

    及至回了厢房,她这才脱下那层事故老成的伪装,松了口气。

    “没想到这尼姑庵里的勾心斗角,比之皇宫竟是一点也不逊色。这静闲还真是个老泥鳅,对她笑了半天,累死我了,青杏,快过来给我捏捏肩膀。”

    她伸了个懒腰,在椅子上坐下,可等了半天,小丫鬟却半点都没有想要过来的意思。

    她奇怪的转头一看,见青杏正在用一种类似于抱怨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由有些纳闷。

    “你这丫头,在那里杵着做什么,还不快过来啊!”

    “小姐,奴婢不明白,咱们不是来看陆良娣笑话的吗,可您今天为什么要帮她说话呢?”青杏这才有些不满的走了过来,一边伸手给她揉肩膀,一边闷闷的问。

    葛清秋挑眉,嘴角勾起一丝浅浅的弧度,懒洋洋的说道:“你看出来了?”

    “小姐做的那么明显,奴婢若是再看不出来,那也白跟小姐您这么长时间了吧?”

    青杏说到这里,又想起方才陆卿云临走之前看自家小姐那满脸怨毒的眼神,不由更加的不快。

    “可惜奴婢看出来了,人家却不一定看得出来。小姐,你方才没注意到,陆良娣走的时候看您的那眼神,就好像要吃人似的。亏得咱们才刚帮了她,只怕人家还以为咱们是特地过去朝她示威的呢。小姐,你是帮了个白眼儿狼啊!”

    “鬼丫头,你倒是聪明的紧。”葛清秋笑笑,点了点她的额头,“我本来也没指望她感谢我。只是如今这陆卿云还没被太子殿下休了,那她代表的,便是皇室威严。皇家的地位和身份,是绝对不容许任何人去冒犯的。我若看见了却不出手,来日里,只怕还是有点麻烦的。”

    青杏不由有些惊讶:“小姐,你的意思是说,太子殿下还有可能将她接回去?”

    “谁知道呢?”葛清秋无所谓的说道,“咱们这位太子殿下看着痴心,其实,却也不是个多么长情的人。但陆良娣的手段,咱们之前也是有目共睹的,万一她哪天真的又爬回去了,咱们还是不要将她得罪的太狠的好。”

    这话虽说的有道理,可青杏,却是皱着眉,露出一个满是不赞同的表情。

    她思考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忍不住劝道:“可小姐,您好心,人家未必会这么觉得呀。您看她哪一次对您出手,不是想置您于死地?就这一回,若是您和太子殿下当真有了什么,只怕不仅是您,连王爷那边都会有麻烦的。她如此对您,您又何必对她手下留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