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二章 五彩雷池
    “小四公子吉人自有天相,不必担心!”

    我呆在原地,还在想阿珠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阿珠已经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

    这胖姑娘什么意思?我到底应该到哪里去?

    “真是伤脑筋!”

    我抬手想要挠脑袋,突然发现我穿的这身锦衣华服别扭得很,四周无人,我赶紧换回我原来那身粗布道衣,还是这身粗布道衣舒服啊。

    不管了,先过五彩雷池看看我能不能激发出丹田里的雷根。

    我朝着五彩连池走过去,这一串的五彩连池非常漂亮,池里的水好看极了,有五种颜色,红的,黄的,绿的,蓝的,紫的,就算是在这幽深的溶洞里面,仍然闪耀着各种不同的颜色的光辉,就像是地毯上面镶着的宝石,炫目得很。

    每一座五彩连池的池边都镶着金边,仔细一看竟然是金黄色的石粉凝成的,像一圈圈彩带,五彩连池里的水很清澈,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池底的岩石。

    第一个五彩连池里的水倒是不深,顶多淹到我的小腿,但是每下一阶级,五彩池的水就要深上一大截。

    我挽起裤腿,踏进我面前最近的一个五彩池中,除了水有一点冰凉,没有其他任何的感觉。

    “我的身体里面没任何感觉呀,难道我真的没有雷基?”

    我对自己有一点小失望,但是我内心很不服,我继续大踏步的朝前走去,越过第一个五彩池,一步踏进下一级台阶的五彩池,这个五彩池的地势比刚才那个要矮出一阶,水深和颜色都要更深一些,这里的水深可以淹完我的膝盖。

    当我一只脚踏进这一个五彩池,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但是当我另一只脚也踏进来时,突然,我的脚下一串微弱的电流窜上来,我的全身有一种酥麻的感觉。

    我心里不惊反喜,我能感觉到我的丹田里面有东西在跳动,但是这跳动并不太强,就像是有一只跳蚤在里面蹦。

    “我丹田内这只像是跳蚤的小东西,不会就是雷根吧,不过这雷根也太弱小了吧,是不是我的雷根它还没睡醒,可能是激发的力量还不够。”

    前面那个雷池水深了不少,颜色也加深了很多,里面的雷力应该更强,应该更能激发我内丹里更加强大的雷根吧。

    这阶五彩雷池的水已经淹到我的腰间,水的颜色幽蓝幽蓝,我像跳水一样,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滋滋滋滋!”

    我就像一条扑进油锅里的大鱼,浑身滋滋作响,我全身每一寸肌肤都在承受着雷电的洗礼。

    如果问我全身泡在这块雷池里是一种什么感觉,我会很形象的告诉你,那就是脱光衣服一丝不挂躺在一万只蚂蚁群里被一万只蚂蚁撕咬的感觉,浑身的皮肤没有一个地方不痒不痛。

    这种程度的撕咬虽然不会致命,但是这感觉比死还难受,就像是地狱里的酷刑。

    但是这种痛苦完全是值得的,我能明显感觉到丹田内那一颗跳蚤大的雷根变大了一倍不止,现在我丹田内的雷根已经足有两只半跳蚤那么大,而且蹦跳的速度和力度都加强不少,就像是一粒种子就要撞破种子皮破壳而出一样,但是这种程度还远远不够,这种力道和速度还是撞不开包裹着雷根的那一层皮膜。

    等我丹田内的雷根不再变大,和雷根外皮碰撞的速度和力量都不再增加的时候,我朝着下一级台阶的五彩雷池游了过去。

    下一级台阶的五彩雷池深颜色更深,已经变成深蓝色,虽然还是可以看见底部,但是深度已经到了我的胸口。

    “滋滋滋滋!”

    这五彩雷池的表面有雷纹闪烁,一看就不是好进的善地,有一点让人望而生畏的感觉,但是我打定主意要走下去我就绝对不会后退。

    我必须要激发自己丹田里的雷根,我一咬牙,一头跳进这块雷池。

    “啊!”

    下水的一瞬间,我一声尖嚎,如果说刚才那一块雷池是万蚁撕咬的感觉,顶多也只是疼在肌肤的表面,但这一块雷池已经是深入骨血,全是身体内像有千万根钢针在扎,五脏六腑,所有经脉,简直是痛入骨髓,我痛不欲生,我的神智陷入癫狂,还好这池水的深度只到我的胸口,我的头脑毕竟露在水外面,让我还能保留最后一丝清醒。

    我足足在这块雷池里折腾了两个时辰,但是好处还是非常明显的,丹田里的那颗原来只有芝麻粒大小的雷根,两个时辰过去,已经长到绿豆大小,但是长到绿豆大小之后,它就再不长大了,而且包裹着雷根的那层膜只是鼓胀变薄了不少,但还是没有要开裂的迹象。

    两个时辰过去,这雷池中万蚁噬骨的痛楚我有些适应了,也可以说是麻木了,从感觉上也没有那么痛楚了,但是这块雷池给我的好处也没有更多的了,我必须要激发自己丹田里的雷根,我一咬牙,一头跳进下一块雷池。

    下一块雷池的颜色已经变成灰色,而且深度也已经可以淹没我的脑袋。

    我一头扎进这块雷池,这块雷池立刻剧烈的躁动起来。

    “噼叭!”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我从水里直接跃出水面,就像把一条活蹦乱跳的鱼扔进滚开的油锅,我现在就是这条鱼。

    “噼啪!”

    一道拇指粗的电纹从水里弹射出来,直接劈在我身上,我就像被瞬间被人劈了一剑,而且是一剑劈成两半,我的头像是要裂开一样的痛,这种痛深及灵魂。

    “哎哟!”

    “哎呀!”

    “痛啊!”

    “噼啪!”

    我就像一条在滚开的油锅里跳舞的鱼,不停的从水里蹦出水面,然后不停的被雷劈,我不停的跃出水面,然后又落回水里,我承受着千刀万剐一样的酷刑,这滋味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很快我就被电流煎炸得外焦里嫩。

    我就像是一条在滚油锅里跳舞的鱼,承受着非人能承受的痛苦,但是这种非人的痛苦也是完全值得,让我得到不小的好处,每一道雷剑劈下来,我丹田内的那一粒雷根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一分。

    半柱香的时间过去。

    我丹田里那一颗雷根已经变成豌豆大小,而且与雷根壁碰撞的力道也变大很多,速度也已经快到无法形容,就像是在铁壶里暴炒铜碗豆,铛铛铛铛响成一片,明明只有一粒雷根,但是此时像是有千百颗雷根在我的丹田里狂跳。

    但是这种程度仍然不够,暴跳如雷的雷根还是无法突破包裹着雷根的那一层薄薄的膜。

    我就不相信,我丹田里明明有雷根,为什么我就不能激发出这雷根!

    我一边在水面上狂跳,一边朝着下面一级台阶上的黑色雷池游过去。

    “我告诉你们啊,一会儿采集雷晶的时候,千万要注意别被雷元伤到自己。”

    “是,多谢吴师兄提醒。”

    一群人从五彩雷池旁边的洞口里走进来。

    “啊啊啊!”

    五彩雷池边上,同时传送十多声惊呼。

    “快看那个小子在干什么?他竟然在惊雷池里面!”

    “快看,那小子还在往死雷池的方向去,他这是要进死神雷池啊!”

    “喂,小子,快回来,别进死神雷池,那不是你能去的地方!”

    “快回来,快回来!”

    “进了死神雷池,必死无疑。”

    “小子你找死啊!别在往前走了!”

    “吴师兄,你说那小子不会已经是雷束境界了吧,不然他怎么敢踏进死神雷池!”

    “雷束境个屁呀,你看他把那一池惊雷池的池水给搅得跟哪吒闹海似的,你见过哪位雷束境的师兄进入这雷池有这么大反应,这小子明显连雷基都没有激发出来嘛!”

    “吴师兄说的极是,别说雷束境界的师兄,就算是刚突然雷丝境的修者进入这雷池,也不会引起雷池这么大反应,这明显是属性不和嘛,那个小子肯定是个还没开窍的凡夫吧。”

    “可不是吗?这就好比滚开的油锅里滴入一滴水,这不炸才怪。”

    “这五彩连池,对应休,伤,杜,景,惊,死六门,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

    “咱们快去拉他回来!”

    “啊,晚了,他已经跳下去了。”

    “喂,唉,那小子死定了。”

    “唉,这就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凡事量力而行,不可强求,有些东西不属于你,你非要去争去夺,那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对对对,吴师兄真是一语激醒梦中人,人要知足而常乐。”

    “那世间最高的山人人都想爬上去,但是真正能到顶峰的又有几人,绝大部分人恐怕还没爬到一半就摔下去死掉了,还是山脚安全,虽然看不到山巅绝世的风景,但是也能一生平安不是。”

    “嗯嗯嗯,李师兄说的对,我们千万不要学那小子,太自不量力,死神雷池就算是当年的掌门激发雷基开窍也不敢跨入啊。”

    “嗯,王师兄说的是,这小子简直在自寻死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别人想救都救不了他。”

    “可悲可叹可恨啊!”

    “无量天尊!”

    就在一群人在我背后嘀嘀咕咕的时候,突然我一个猛子从死神雷池冒了出来。

    “我死了,嗷!”

    我披头散发,浑身黢黑,十指成爪,一声戾叫。

    “雷鬼啊!”

    一群人不约而同的尖叫,然后一溜烟跑不见了。

    “切,这群人还真是不经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