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章 倒塌的神树
    “轰隆……”剧烈的声响如世界末日一般,整个神树内部都在震动着,大厅里一片混乱,顾小白情急之下,拉住李汪可的手就跑了出去。

    回过神来的众人纷纷跑出了神树内部,他们先是看向远处,没有任何类似地震的预兆,南北域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脚下封墙上的裂缝又增多了一些。

    “看上面!”

    头顶上的神树不知何时也出现了裂缝,这裂缝不同于墙体上的,它的发展速速非常快,短短几十秒便从根本一直延伸到了树冠,大量的树叶跌落,树神也在剧烈的颤抖着,这便是众人在大厅里感觉到震动的原因。

    “退远一些!”

    人群开始往两侧移动,混乱之间,也没有明确的队伍分明,南北域之间的人都混杂在了一起。

    “神树要倒了!”

    树身上的裂缝越来越粗,树冠处已经完全裂开,过重的树冠向两侧垂下,迫使着树身的开裂速度不断加快,这样下去,整个神树都会一分为二。

    突然,两人人影窜了出去,正是沙里金夫妇,他们的身影一瞬间便消失在了树洞的入口处,顾小白连忙四下看去,显然,唯一缺少的身影就是沙问天,想来他此时应该正被关押在树屋之内。

    顾小白低头对李汪可嘱咐了几句,随后也没入了漆黑的树洞之中。

    神树内部的破坏程度比想象的还要严重,因为彻底失去了支撑结构,先前被人为制造的一些隔断都已经破败不堪,树洞内部的阶梯更是扭曲在一起,完全封住了去路。

    顾小白首先看到的是沙婆,她正站在大厅里仅存的一小片空地上,身体周围大量的沙子顺着空隙向上蠕动,沙子透过残破孔洞向上方蔓延,但内部的破坏速度也不慢,各种木屑碎片如雨点般砸在两人身上。

    “这里不需要你,快出去!”沙婆无暇顾及顾小白,她急于救出自己的儿子,但顾小白对她的话充耳不闻,掏出凌风刃,随后纵身跃起。

    凌风刃卷携着凌厉的气流,在断木残枝中如入无人之境,转眼间就打开了一条通路,而顾小白在墙壁上巧妙借力,身体再一次向上窜了出去。

    “叱奥!”那声音突然出现,吓了顾小白一跳,他顺着声音的方向,一刀斩开了眼前的断木,看到了正在手忙脚乱试图解开金链的沙里金。

    不过几秒,浑身上下的铁链就都解开了,沙里金扶着儿子刚打算离开,突然,一声响彻天际的兽吼如电流般让他们瞬间愣在了原地。

    就在下面,那家伙就在自己的正下方!两人都明白,不光是顾小白,就连沙里金都浑身激灵,可怕的并不是漆黑之中的吼叫声,而是那吼叫声中包含的滔天杀气。

    “太……太可怕了!”顾小白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不让这家伙发现自己,这是他有史以来见过最恐怖的杀气,他相信,就算在以后,也不会在遇到几个比这更恐怖的东西了。

    顾小白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沙问天,此时的他双眼通红,嘴角的唾液在不断滴落,整个人的身体紧绷着,显得格外兴奋,身体表面那怪物呼之欲出,看得出来他在极力地压制。

    “快走!”沙里金大吼了一声,将顾小白从愣神中解救了出来,他也顾不上其他人,拽着儿子就从墙壁的残破 处跳了出去。

    顾小白本来是想帮忙,但奈何现场已经乱成了一团,而且现在的情况也是在不需要自己再做什么,他不敢再做停留,身体冲着缺口窜了出去。

    “咔擦!”一声巨响之后,顾小白被迫停下了脚步,因为他一只手掌凭空从地面上穿插了出来,彻底封死了他的去路,这手掌和之前沙问天的一模一样,只不过这一只要比他的大上不少。

    顾小白当机立断,凌风刃向另一边砍去,无论怎么说,这都只是一棵树而已,只要破开树皮,他就能出去。

    凌厉的气流瞬间撕开了墙壁,光芒投了进来,顾小白看到了希望,不顾一切地朝着缺口跑了过去。

    “咔擦!”这一声巨响算是让顾小白彻底陷入了绝望,脚下的地面瞬间跌落,方圆几米的地方突然消失,身体瞬间失去了支撑点,向下坠落而去。

    危急时刻,一切的本能都体现了出来,顾小白的身体突然停止了坠落,而是悬浮在黑漆漆的空间之中,身体周围的气流包裹着他的身体,让他能保持短时间的浮空,他不敢怠慢,凌风刃向旁边的墙壁刺去,随后刀刃稳稳地固定在了树皮上,他总算是松了口气。

    “砰!”一只巨大的手掌拍在了顾小白身上,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就像被一只几吨重的锤子砸在了胸口,强大的压力即使是他的身体也瞬间失去了知觉,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神树之外,所有人都撤离到了安全区域,巨大的神树就这样侧向一边,倒在了南域境内,而它先前扎根的地方,出现的是一个直径超过十米的巨大黑洞,深不见底。

    沙婆夫妇大口喘着粗气,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纵然是历经多年险峻的他们,都感觉到心跳加速,好在他们算是顺利救出了自己的儿子。

    “小白哥哥还没有出来!”李汪可突然大声喊道。

    此时人们才发现,刚才进去的身影有三个,而现在出来的只有两个,还有一个人去哪了?当李汪可提醒众人时他们才发现,最后 进去的顾小白还没有出来。

    望着巨大的黑洞,众人心中已经明了,八成是掉入了这黑洞之中,但下面黑漆漆一片,谁有胆量下去?

    在众人愣神时,沙婆缓缓走了过去,丈夫沙里金下意识地抓住了她的手臂。

    “我有非救他不可的理由。”沙婆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后遍地黄沙盘旋而起,拖着她的身体向黑洞中而去,而几乎是同时,在一声惊呼之中,一个小巧的身影飞扑抱住了凌空而起的沙婆,李远行夫妇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至少做些我们列所能及的事。”沙里金开口了。

    “比如说呢?有谁能先想办法救救我的女儿?”王媚生开口了,她的异能在这里实在帮不上什么忙,就连女儿跳下去也毫无办法。

    “放心好了,有夫人在,你们的女儿不会有问题,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必须面对这一切,没有时间犹豫了!”

    之后,沙里金安排了各自手头的活,一部分人走下封墙,开始在倒塌的神树内部搜寻顾小白的身影,而剩余的人散布在封墙之上,紧密关注裂缝的情况,以防墙壁的突然崩塌。

    整整一个白天,都没有看到黑洞中有人上来。

    “就连边境的风暴都散去了,呵呵,原来这也和你夫人有关系?”李远行和沙里金并排站在封墙顶部,天际尽头,原本应该昏黄的地方,此时却早已没了颜色,只能看到大片的沙漠而已。

    “其实她是有私心的,她当初来到这里并不是冲着墙底下的家伙来的,她只是想逃避什么而已。”

    “所以就可以把所有人都封在这鬼地方吗?”李远行语气略微颤抖,这已经是他极力克制之后的结果了。

    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裂缝蔓延的细小“咔擦”声。

    “现在已经为完全打开了,想出去随时都可以,没人拦着你。”

    “你!”李远行被气得吹胡子瞪眼,这完全就是无赖的说辞。

    “总之我的一生都在这里度过,但我不后悔,和她在一起,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沙里金看着李远行,继续说道:“还有,你夫人的身世你查清楚了吗,想想为什么你夫人就算是墙壁倒塌也不远打开通往外面的结界?”

    李远行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不再说话了。

    “她虽然可以操控你的心智,但我想你不会什么都不知道吧?”

    李远行叹了口气,淡然道:“她也有她的苦衷,她只是想像正常人一样过完一生而已。”

    两人侧目看向远处的黑洞口,李汪可正趴在洞边向下张望,丝毫不在乎自己的裙子因此沾上灰尘。

    沙里金看向另一侧的沙问天,此时的他被固定在封墙上,金色的链子在他身上缠绕了好几圈,致使他根本无法动弹分毫。

    “唉,真是造了不少孽啊……”两人同时叹了一口气。

    沙婆等人跳下洞口的两天之后,仍然没有任何动静,众人只能待在洞口周围,但他们知道,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墙壁上的裂缝每时每刻都在扩展,如树干一样粗的裂缝已然贯通了整个墙壁,不出几天,封墙恐怕就要彻底倒塌。

    “怎么办,我们必须做出选择了。”众人急切地看向两位域主,所有人都知道,这样等下去根本不是办法,他们必须在那东西出来之前召集足够的人力。

    沙里金咬了咬牙,说道:“卫兵团应该很快就会到达,所有人先保持安全的距离,不能因为墙体的倒塌再损失人了。”

    就这样,墙上的众人撤了下去,一直退到了安全距离,只能远远地看着墙壁上不断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