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被解放的狰
    “啪!”鞭子狠狠落在了自己胸口,顾小白差点背过气去,他没有想到,这老头来真的。

    “我CNM!”鲜血四溅,胸前皮开肉绽,他长这么大哪里受到过这样的毒打?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想冲上去和这老头决一死战。

    “啪!”这一鞭子直接抽在了脸上,顾小白的身体直直砸在了地上,他甚至连哭喊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意识逐渐恢复,他只知道自己身处一个洞穴之中,身体浸泡在一个破旧的木桶之中,胸口的伤口已经几乎痊愈,疼痛感早已消失不见。

    “醒了?比我预想的快一些。”那可怕的声音传来,顾小白扭头看去,李广正坐在一旁。

    “CNM!老子要杀了你!”顾小白哪管自己一丝不挂,“哗”地一声就从木桶里站了起来,随后冲向李广。

    “看来你还是不长记性!”李广一拳锤在了顾小白的额头,他就这样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身体“扑通”一声跌落在坚硬的地面上。

    “你等着,我一定要……弄死你!”顾小白直觉得眼前一阵金星,但意识还很清楚,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这个天杀的老头。

    “要我怎么和你说呢?这就是你的命运,你出生在这个家庭,你是顾先华的孙子,所以你必须这么做。”李广的语气里没有一丝感情,就像在训斥一头畜生一般。

    “我做NM!老子想怎么活,和你有什么关系?命运?我的命运我做主!”顾小白艰难的翻了个身,随后双膝跪地,即使是这样,他还是尝试着再一次冲向李广。

    “砰!”两拳相接,两个男人直视对方,李广恍惚中好像看到了什么从未见过的壮丽景象。

    “你……不会向命运屈服吗?”

    “命运?那是什么鸟东西?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能用鞭子抽我的脸!”

    “啪!”这一声清脆响亮,顾小白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做到的,总之他给了老头一记响亮的耳光,至少在他看来,自己从没听到过这么好听的耳光声。

    李广怔怔地看着他,嘴角渐渐露出微笑。

    “是吗?或许我没找错人呢!”

    静谧的夜空下,一阵阵惨叫传来。

    命运吗?那个女孩她相信命运吗?不,我看得出,她的内心是拒绝命运的,但她不会反抗,不,反抗是她的本能,她也的确这么做了。

    李汪可将自己的手放在神树果实上的一幕清晰可见,那时,顾小白注意到的并不是果实,而是她坚定的眼神,那种不愿意亏欠于命运的眼神。

    “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顾小白只觉得那声音穿透了自己的灵魂,他浑身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四下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但远处似乎有几团黄色的火焰在跳跃,他起身往那边看去。

    这里就是神树下面的空间?顾小白往前走了几步,地面竟然是松软的沙子,他看不清楚周围的状况,只能缓步向那几团火焰走去。

    “终于有人来陪我了,呵呵,你也是被世界抛弃的可怜虫吗?”

    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令顾小白感到惊讶的是,那声音竟然来自于远处的几团火焰。

    “你就是……狰?”眼前的几团“火焰”格外诡异,仔细看去,那其实并不是火焰,而是不断发光的黄色物件,而那几团光芒中,竟然是身体的一部分,有爪、有腿,甚至还有那熟悉的虎纹。

    “你竟然知道我的名字?难道是那婆娘给我的祭品?”说话的是其中一团黄光,光芒中包裹的是一张嘴巴,虽然体积还没到恐怖的地步,但光看那獠牙就知道,这玩意绝对不是普通的物种。

    隐约间,顾小白能听到“沙沙”的声音,似乎是黄沙在不停地流动,但周围漆黑一片,他一时半会儿也搞不清楚状况。

    “就是你将神树弄塌的?”

    “哈哈,你可真有意思,”那声音似乎很是不屑,“我自己的东西,毁了就是毁了,还需要顾及你们的感受?”

    “你的东西?神树是你的?”

    “呵呵,不仅如此,连你的小命都是我的!”

    话音刚落,被包裹在其中一团黄色光芒之中的爪子突然挥舞了起来,尖锐的爪尖直刺顾小白胸口。

    “叮!”凌风刃稳稳地抵在了爪子上,传来的力道虽然很强,但顾小白勉强可以接下,心中的危机感顿时少了一些,看来这玩意并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恐怖。

    “你真的很烦唉!”顾小白凝聚气旋,右臂猛然挥动,推开兽爪的同时,那尖锐的气旋也撞在了那一团团光芒上。

    奇怪的一幕发生了,气旋撞击的地方,黄色的光芒反而变得更盛,面积也变大了不少。

    “哦!没想到你挺有几下的嘛!”狰好像很意外,但惊讶中更多的竟然是惊喜。

    “还有更大的惊喜等着你呢!”顾小白双臂猛然内扣,两道火红的气旋逐渐形成,灼热的空气弥漫,周围的空间亮了起来,这里显然已经不是封墙内部了,应该是更下面的地底,这里是一个人工制造的地底洞穴。

    红色转为金色,这意味着气旋的摩擦到了极限,顾小白突然合十双臂,摧残的金光携带者撕裂一切的气势冲了出去。

    “哈哈哈!不错不错!”在狰的狂笑之中,金光遮天蔽日,将整个洞穴都笼罩在了里面,灼热的空气疯狂向上方涌去。

    “停手!”两个倩影从上方缓缓落下,但金光太过耀眼,顾小白根本无法看清她们的样子,隐约间只能听到狰的狂笑声。

    ……

    “太迟了!一切都太迟了!”

    黑暗之中,有人在叹息,那声音顾小白还算熟悉,正是南域夫人,沙婆,但紧接着的声音让他有些惊讶。

    “小白哥哥!你好厉害!”李汪可一蹦一跳地跑了过来,她额头的红色印记亮起,勉强照亮了一小片空间。

    “你怎么来了?”

    “嘻嘻,当然是和你一起来探险啦,咱们一起打败这讨人厌的怪物!”李汪可瞪着圆圆的大眼,一脸认真的表情。

    接着微弱的光芒,顾小白隐约看到,远处瘫软在地上的沙婆,她低垂着头,嘴里一直在念叨什么。

    “顾小白,你惹大祸了!”

    顾小白没搞懂她的意思,正想要问个明白时,整个洞穴突然亮了起来。

    黄色的光芒将整个洞穴照得犹如白天,每一个角落,每一粒沙子,都看得清清楚楚,这让三人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

    当眼睛适应了一切后,顾小白转身看去,立刻愣在了原地。

    三尾、虎纹、利爪,这形似狐狸与老虎结合体的怪物和当初的沙问天几乎一模一样,不过这体积实在有些吓人,顾小白估计,自己还没有到它的膝盖,这怪物的头几乎顶在了洞穴的上壁,少说也有十米高。

    “这是……怎么回事?”顾小白难以置信地看向沙婆,因为他感觉到了那股恐怖的杀气,和先前完全不同,他甚至觉得,眼前的家伙可以瞬间撕碎自己。

    “它身上的封印本来就已经开始松动,而你刚才那一击直接帮它突破了仅剩的限制,它已经完全恢复了自由。”

    顾小白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之前自己看到的那几团光只是因为封印还没有完全解开,而光芒中包裹的身体部分只是才获得自由而已,自己刚才那一招“刺阳”则是直接击碎了仅剩的封印,让它重获了自由。

    “哈哈哈,真是谢谢你,虽然你们不是敌人也让我有些惊讶。”狰笑着说道。

    李汪可胆怯地往顾小白身后缩了缩,她也能感觉到,那股强大的力量和可怕的杀气,在它面前,她就是一只虫子,随时都可以捏死。

    沙婆怔怔地看着这阔别二十多年的宿敌,无力感席卷全身,这一瞬间,她已经想到了将要发生的最坏的结果。

    “增援还没到,麻烦大了……”沙婆清楚地记得那玩意的可怕之处,她拧紧了眉头。

    突然,一个身影横在她面前,将黄色的光芒遮挡了一些,不知为何,这身影给了她充足的安全感。

    “我惹的祸,我自己解决!”

    顾小白咬着牙,他艰难地抵抗着这股浓重的杀气,能明显感到自己心跳加快,血流加速,他知道自己没有胜算,但硬要面对如此前强大的敌人时,更多的竟然是兴奋感。

    “我惹的祸,我自己解决!”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虽然还不是很熟悉,但却能给人以莫名的安全感,沙婆怔怔地看着这个熟悉的背影,这不是和那时候一模一样吗?只不过,那个身影属于他的爷爷顾先华。

    “哈哈,本来还想饶你一命的,毕竟你也算是帮了我的忙,现在看来,你的自尊心有些强的过分了。”

    顾小白没有回话,他捏紧了凌风刃,寻找着地方的弱点,李广曾告诉他,任何敌人都有弱点,任何战斗都有胜利的可能,所以,不能放弃任何的希望。

    “嗡!”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顾小白甚至没有看清那到底是什么,只觉得肩膀一热,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再给你一次机会,这只是个警告,帮我杀了那个女人,我就放你离开。”狰的语气里尽是戏谑,这场战斗对于他来说就像游戏。

    顾小白侧脸看去,不知何时,自己的整个右肩连同右臂都已经消失不见,整齐的切口处血液已经凝固,他甚至还没有感觉到疼痛。

    “噌!”凌风刃跌落地面,稳稳地插进了沙子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