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 皓月之下
    正当众人沉浸在悲痛之时,气流碰撞的声音由远至近,那声音越来越大,很快,倒塌的神树枝叶也跟着有规律地摆动了起来。

    众人抬头看去,那是几个飞在天上的钢铁怪物,它头顶的旋翼因为转速很快,看起来就像一个透明的气流圆盘。

    “那是什么?”

    沙里金仰头看去,五架直升飞机缓缓靠近,停在了神树旁的空地上。

    “你要去哪?”众人寻声看去,李汪可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沙问天之后,瘦小的身影便窜了出去,她的目标显然在倒塌的封墙另一边。开口的是李远行,但他没有得到女儿的答复,对方甚至头也不回便已经翻过了巨大的沙堆。

    另一边,直升机落地后,从上面跳下来一个身穿着黑色运动套装的女孩,她精致的五官上到处写满了担忧,柳眉微微内斜,就连皱着眉头的样子都美极了。

    紧随其后的是两位老人,其中一人正是龙战乾,而另一位就是令顾小白饱受折磨的李广,再之后就是十几个男男女女,他们都是A级异能者,因为此次接到沙婆信号的情况太过紧急,暂时只能组织起这些人员。

    龙香玉在众人群中扫视了一眼,没有发现自己的目标,不禁大失所望,她低头看了一眼手上捏着的仪器,依然没有她想要的信号。

    “沙婆呢?她人在哪?”龙战乾率先开口问道。

    众人齐齐看向正在痛哭流涕的沙里金,没有人说话。

    龙战乾显然意识到了,“我需要有人来和我解释一下情况,这墙怎么倒了?还有,下面的那家伙呢?”

    “给我停下,你想去哪?你这个畜生!”

    “还想违抗我的意志?哈哈,你这个蝼蚁,你大可以试试!”

    “我去NM的,老子的身体轮得到你说话?”

    “还真是嘴硬,看看你现在,你能做什么?”

    此时的顾小白就像个旁观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移动,他试过夺回身体的控制权,但收效甚微,最多让自己的身体因为失去平衡而重重摔一跤而已。

    “沙婆和李汪可怎样了?你对她们做了什么?”

    内心的声音发出阵阵嘲笑声。

    “可是你杀了那老太婆啊,难道你忘了吗?”狰说完,还咯咯地笑了起来。

    “她……死了?”顾小白觉得心里抽搐了一下,对这个消息他难以接受。

    “当然,她已经是风中残烛了,那洞穴塌了,你觉得她还能活着吗?真是可笑,脆弱的人类啊!”

    顾小白的身体突然停在了原地,那一瞬间,狰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你……你怎么做到的?”狰愣住了,他从未感觉到自己对这副身体的控制权竟然能如此微弱。

    “是你害死了她!”顾小白在内心喊道。

    “呵呵,是我又怎样?怒吼能解决问题吗?你们真是个有够好笑的种族。”狰在短暂的吃惊之后,很快恢复了盛气凌人的姿态。

    身体控制权的转移只是短短的几秒,很快,顾小白继续往前走,他的目标是东方,但他也不知道体内的这个怪物为什么目标如此坚定。

    “你到底要去哪?”

    “去哪?呵呵,当然是去外面的世界,想当年我可是浪荡于整个世界的,却被那疯婆子关在那堵墙下,那种滋味你能想象吗?”

    高大的身影开始摇晃着走向远处,夕阳渐落,地上拖出了一个长长的影子。

    返回墙壁另一侧的李汪可在焦急地寻找着,但沙堆已经掩埋了大部分的墙体,就连原本的空地也已经被沙子堆满,根本找不到半点顾小白的踪迹。

    她蹲下身来,大量的金属碎屑扩散到了周围,穿插于沙堆之中,随后,地面的沙子开始剧烈震动,原本仅剩的空隙也都被沙子进一步填满。

    突然,不远处一个圆形的凹坑出现,李汪可走过去,显然,那就是顾小白从地下洞穴出来时的孔洞,只不过此时已经被沙子填满了。

    顺着坑洞相反的方向看去,不远处,李汪可发现了淡淡的脚印,脚印在这里突然拐了弯,朝着东方走去。

    李汪可全速前进,但她虽身为异能者,体力却并不好,跑出几百米后,只能扶着膝盖开始喘气,面前的脚印很混乱,可以看出,顾小白一路的状态并不对劲,他似乎在边挣扎着边往前走去。

    短暂的喘息之后,她继续为往前跑去,因为一路上顾小白的挣扎,倒是让地上留下的痕迹很是明显。

    此时的李汪可位于原本的北域境内,因为封墙已经完全倒塌,两域之内的界限变成了一条足有五六米高的沙堆,她前进的方向就是沙堆延伸的方向,渐渐地,周围的植物越来越少,她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走出了不知多远的距离,直到那封墙倒塌形成的沙堆都到了尽头。

    面前是无尽的荒漠,原本这里应该充斥了肆虐的风暴和沙子组成的怪物,但现在早已化为乌有,地面上偶尔还能看到几个大小不一的沙堆,那正是怪物消散后留下的。

    月光格外皎洁,将李汪可的小脸照成了银白色,月光之下,那一串串脚印格外明显,她强忍着疲惫感,缓缓往前走去。

    不知不觉间,头顶的月光已经变淡,天的另一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时,李汪可停下了脚步。

    面前凭空出现了一个直径二十多米的圆坑,圆坑的表明十分光滑,像是被什么东西整齐切割过一般,而在坑的中心,顾小白正仰头躺在那里。

    李汪可快步跑下去,来到顾小白身边。

    “小白哥哥!小白哥哥!”那一瞬间,所有疲惫感都消失了,她疯狂地摇晃着顾小白的身体。

    没有任何反应,顾小白已经陷入了深度的昏迷,看周围的情形,他应该是在这里耗尽了最后的气力,一路上的折磨让他的身体再也不堪重负,最终倒在了这里。

    发现他鼻息尚存,李汪可将小手放在他的额头上,红色的光芒泛起,渐渐渗入额头之中。

    下一刻,狰的影子就浮现了出来,他的表情先是惊讶,随后是痛苦。

    “你是谁?你这小丫头,为何有这样的能力?”

    李汪可没有说话,手心的红色光芒越来越亮,如实质的水流一般钻进了顾小白的额头之中。

    “住手!妈的!住手!”狰在咆哮,他为了耗尽顾小白的体力已经做了一路的努力,只要让顾小白的意识陷入最脆弱的境地就可以反客为主,在此之前,一切明明进行得很顺利,直到这个女孩出现在眼前。

    黑暗中,那些红色的水流组成一条条铁链,将狰的身体牢牢捆绑,左右各三道。

    “妈的!都想关住我,都以为我是什么?”

    那铁链开始晃动,红色的碎屑不断从上面脱落了下来,眼看着狰就要冲破束缚。

    突然,红色的水流如潮水般再次涌了进来,李汪可本能地想要往后退,但手竟然放在顾小白的额头上不能移动分毫。

    眼看着情况不对劲,但李汪可并没有慌张,反而轻轻抚摸着顾小白的胸膛,在他耳边轻声细语地说道:“别急,小白哥哥,都是你的,你替我挡下了怪物,是时候让我来报答你了。”

    红色的光芒从李汪可身体内开始疯狂地往外涌出,直到将它从李汪可的身体里连根拔起,那光芒才再一次消失。而在顾小白的意识里,那铁链变成了左右上下各三道,把他五花大绑起来。

    “妈的!我不服!我怎么可能栽在一个黄毛丫头手下!”狰依然在怒吼着,但显然这一次的力道小了不少,那铁链牢牢地束缚着他。

    “都不让我好活,那就一起死!”

    被铁链捆绑的身体上开始出现裂缝,有黄色的光芒向外溢出。

    此时的李汪可已经无力地伏在了顾小白的胸口,她突然看到顾小白的胸前闪烁起了青色的光芒,她将他胸口的衣服解开,发光的是一块刻着龙的玉佩。

    狰的身体突然愣住了,他以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那团青色的光芒,就像看到了神迹一般,已然忘却了挣扎。

    “对不起……”狰喃喃说道。

    “我错了……”狰又说话了,他身体上的裂缝也完全消失了,他放弃了挣扎。

    那玉佩突然失去了颜色,看起来就完全是个普通的玉佩而已。

    “冷……好冷……”昏迷中的顾小白在小声呓语。

    “小白哥哥,你冷吗?”

    李汪可起身看过去,顾小白的身体在微微颤抖,手脚也在蜷缩着。

    李汪可向周围看去,这里是荒漠,没有任何可以生火的东西,虽然白天的荒漠炎热异常,但晚上却如同冰窖。

    看向顾小白的脸庞,他的嘴唇已经成了惨白色,那是身体冰冷的表现。

    “小白哥哥,你等等,我这就帮你。”

    李汪可咬咬牙,解开了顾小白的衣服,同时解开自己的身前的衣服,少女尚未发育完全的纯洁玉体就裸露在了月光之中,她缓缓趴在了顾小白胸前,用衣服将两人覆盖。

    “小白哥哥,你有没有觉得温暖一点……”

    南域境内,小溪村,村民们受宠若惊,因为南北域的域主都来到了这里,同时来的还有一群看起来不像是本地人的家伙,他们的穿着十分怪异。

    “香玉,别太担心了,那小女孩不是去找了吗?”龙战乾走到龙香玉背后,轻声安慰道。

    “我就是觉得不安心,有些担心他。”龙香玉的俏脸被月光映得如同温玉。

    突然,龙战乾看向东边,他分明感觉到了那熟悉的气息。

    “香玉,你把那玉佩给了他?”

    龙香玉惊讶地转头问道:“您怎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