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诡异案件 第五章 差异
    萧毅气哼哼的说道:“不知道,反正我敢肯定十有八九是刘师傅在捣鬼。”

    赵红尘有气无力的说道:“什么啊?给我看看。”

    刘素雪递给赵红尘一张符纸,赵红尘翻来覆去的查看,“这是在我们沙袋中找到的?”

    刘素雪说道:“那还有假,我就觉得这个刘大师有鬼,不像好人,你们就是不信,看看这还没有怎么样就开始害人了。”

    “这刘老头什么意思吗,我现在就去问问他去。”陈风个性急躁,揣不住事情,得知害得他几乎要累死的缘由后立马要找刘文渊问个明白。众人也一般的想法,见陈风怒气冲冲的向城里跑去,谁也没有阻拦,反倒跟在后面一起去了。

    没有古怪沙袋的拖累,几个人跑起来倒是轻松了不少,陈风更是远远的跑在前面,赵红尘和郑盼盼由于先前累的体力有些透支现在也没有恢复,因此反倒落在后面。跑了好一会后,陈风气喘吁吁的来到了刘文渊家门口。这时刘文渊正在院中练习门中的功法,忽然大门被敲的震天响。

    ‘莫非出了什么事情?’这么早就有人如此焦急的找他这到让刘文渊有些奇怪。大门打开后,刘文渊却看见陈风满脸通红的站在门口,刘素雪和萧毅站在他的身后,表情和目光都带着疑惑和愤怒。

    刘文渊乐呵呵对陈风招呼道:“哟,这么早就起来了,我还以为你还赖在床上睡懒觉呢。”

    陈风此刻可是没有功夫和刘文渊耍嘴皮子,将手中的沙袋在刘文渊面前晃了晃,“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刘文渊一打眼看到沙袋已破,便即明白,呵呵笑了起来。他这一笑到让萧毅等人颇不自在,仿佛他们几个做了什么可笑之事惹得刘文渊如此发笑。

    刘素雪将符纸在刘文渊面前晃了晃道:“您先别笑了,想必这个是您做的吧,如果您看我们不顺眼就明说,何必花这么多的心思又将我们收入门中,又设计这些古怪的东西来害我们,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恨让您如此煞费苦心来设计害人?”

    刘文渊笑着说道:“我怎么在你心中还是个坏人呢?来来,进来说话,这儿可不是说话的地方。”

    “怎么阴谋被揭穿了一时间找不到合理的理由了?我到要看看您还能如何自圆其说。”刘素雪说得很是尖刻。

    刘文渊有些无奈的说道:“你这个孩子,既然你不信我又何必入门呢?”。

    “我就是要戳穿您的真面目,他们都受您的蛊惑而对您甚为相信,如果我在散手不管他们岂不是连如何死的都不知道了吗!”

    “我自会告诉你们是怎么回事的,不要老是认为我在害人,这些都是为你们好,哟,他们两个这么慢才跑过来啊。”刘文渊最后是对刚刚跑到近前上气不接下气的郑盼盼和赵红尘说的。

    萧毅怕刘素雪在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来忙抢过话头指着符纸问道:“那您先说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吧?”

    “来来看你们跑的满头大汗,先坐下来喝口水。”刘文渊让众人在院中的凳子上坐下,又给每个人倒了杯水。郑盼盼和赵红尘那是渴坏了,张嘴就喝了个干净,萧毅和陈风也喝了些润润嗓子,只有刘素雪没动。

    刘文渊拿起其中一张符纸说道:“这个可不是什么害人的东西,这是一种可以增加重力的符咒。我本来的计划就是你们跑步不可能象普通人那样跑,虽然也能够强身健体,但 作用也是有限,因此我画了这些符咒,它可以在你们跑步的时候由于血液循环从而激发出气血的热量,这样符咒感应到你们的气血就会顺着你们的气血给你增加相应的重量,以此来增进你们体能的锻炼,其实这和那些跑步绑缚沙袋的用意大同小异,只不过我用这种方式可以取得比绑沙袋更好的效果。”

    萧毅还是不解的问道:“可是,为什么我拿其他人的沙袋却感觉不到重量呢?”

    “问得好,这就是你们气血不同所带来的差异,你们应该已经发现了这几张符纸上的符咒画的不尽相同,这是因为刘素雪、赵红尘、郑盼盼他们几个是较为普通的阳气,而刘素雪和郑盼盼是女子又与男子不同带了些阴柔之气,因此气血有所不同,要产生效果所画符咒也要不同。刘素雪和郑盼盼气血相同因此她两的符咒是一样的,所以她两个能互相感受到对方符纸重量增加,但赵红尘气血有差异就感受不那么明显了。

    而萧毅和陈风你们的气血本来就极为特殊,因此所用的符咒也与他们不同,萧毅是极阳陈风是极阴,因此你们两个也是不同的,就因为气血差异太大因此你们之间就无法感受到彼此符纸所产生的重量了。我想这就是你们一大早来兴师问罪的原因吧。我本来以为你们要过几天才开始跑步呢,因此也没有和你们言明,没想到你们竟然如此的勤勉,看来我是低估你们了,这个我很是抱歉啊。”刘文渊笑呵呵的看着几个人。

    萧毅等人看向刘素雪,他们之所以今天就这么早起来跑步很大原因是刘素雪的安排,如若按照平日里的习性恐怕真的象刘文渊所言那样要拖上几日才开始跑步呢。

    “你倒是自圆其说了,但我们如何知道这是否是真的呢?”刘素雪还是不太相信。

    刘文渊对刘素雪的态度并不在意,哈哈一笑道:“日久见人心,你和我多学学这方面的知识后你就会知道我是否在骗你们了。”

    既然从刘文渊这里得到了还算满意的答案,并且众人这一早的奔跑实在是体力损耗巨大,是时候该回家补充一下营养了,于是起身告辞。

    刘素雪将几个沙袋要了过来将符纸放回其中,道:“我就在相信您这一回,如果您在有什么类似的举动请您事先告诉我们,这几个沙袋我就负责给缝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