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酒色毒药
    “还不是因为云家的那个废物!”

    万重钧举起酒杯仰脖吞下,愤愤地道。

    “哦,是那个最近风头很盛的云风吗?”

    “他怎么会惹得万兄不高兴了?”

    “你可是云家的贵宾哦!”

    “什么狗屁贵宾,他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

    “亏得我师父还专门给他炼制造海丹药为他重塑了丹田,可他顾过我的面子么?”

    “特别是那几个老匹夫,竟然伙同云风来坑我。”

    “兄弟,你相信一个通脉境五重天能够击败元婴境九重天吗?”

    万重钧话多了起来,醉意越来越浓,竟是一伸手砸烂一只赤灵玉杯。

    南宫霸摇摇头道:

    “怎么可能!”

    万重钧将破烂的赤灵平杯捏在手上,有细沙从手掌中沙沙漏下。

    “是吧?你也不信吧?”

    “我踏马就怎么会败给云风呢?”

    “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这让我雷川州数一数二的天才颜面何存?”

    “这让我师尊颜面何存?”

    “我师父好心好意命我前来支援云家,顺便历练历练,却没想到这个废物竟然一点都不买账,我心里恨哪!”

    “为什么楚师伯、陆师伯他们都那么看重他,就连我师父也极力推崇他?”

    “他到底哪点比我好?”

    “这么说来,万兄是在云来手上吃了亏?”

    南宫霸试探道。

    万重钧感觉头好重,腹中好似有一团火燃烧起来。

    听得南宫霸询问,便半睁着醉眼道:

    “真要打,十个云来也不够我捏。”

    “只是我怀疑云风身上有陆老匹夫给的保命剑意。”

    “从他与黑灵狐的擂台战中,我更加确信了这一点。”

    “这个仇,老子记下了,总有一天老子会还给他!”

    “来,来,来,南宫兄,满上,干杯!”

    南宫霸看万重钧还真能喝,给也满上后,又问道:

    “依你看,云风真实境界是什么?”

    “通脉境五重颠峰。”

    “但这家伙的灵气强度的确比同阶之人高出数倍,就连我也招架不住。”

    “哦,对了,这家伙那把剑也有古怪,虽然看不出品级,但绝对是神级以上的战兵。”

    “虽然没有器灵,但所产生的威力已经是十分不简单了。”

    “如果有了器灵,恐怕不知有多恐怖。”

    万重钧说着话,脸上一片酡红,越来越口干舌燥,竟是把袍子也解开了,露出半个膀子。

    原来这醉天灵液是至刚至阳的酒性。

    喝到一定程度就会让阳刚之力爆棚而一发不可收拾。

    除非自身的灵力能够压制炼化。

    否则就如吃了春药一般,需要找一个地方发泄方可,不然就会血管爆裂,身负重伤。

    因而,云中醉大酒楼特意在每个房间张贴了警示:

    酒可强身,也可乱性,望客官不可多饮。

    南宫霸拍了拍巴掌,将小二招了进来道:

    “给我找两个美女来!”

    小二为难道:

    “客官,不好意思,我们酒楼只做正当生意。”

    南宫霸知道云中醉已有高手坐镇,在此闹事,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酒钱付了,一把将醉熏熏的万重钧搀起来道:

    “万兄,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让你一泄心头之恨。”

    万重钧腹中的火已是熊熊燃烧起来,听得如此说,巴不得立马就到那个好玩的地方。

    在南宫霸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地下得楼来,在路边招了一辆揽客的龙马车,向曹家开设的雏凤楼行去。

    其实,在二人饮酒之时,云中醉的伙计已经认出了万重钧,赶紧告诉了掌柜长老。

    长老立即秘密地用录影晶玉录下了万重钧与射月弓一起饮酒的场景,及时向云家传讯。

    同时派出擅长跟踪的云家武修秘密跟踪,摸清万重钧与射月弓搅在一起的真实目的。

    南宫霸带着万重钧上了雏凤楼,立即通知曹伟安排了两个有点姿色的歌妓给万重钧,让他痛快地去摩擦去了。

    而曹伟则将南宫霸引入另外一个密室,让他见到了西漠神驼范流沙。

    范流沙望着南宫霸问道:

    “事情办得怎么样?”

    “禀星使,事情办得十分顺利,没想到这个姓万的这么容易上钩。”

    南宫霸将与万重钧交流的情况向范流沙作了如实汇报,最后分析道:

    “看来姓万的是因为败给了云风而因妒生恨,很可能想要报复转来。”

    “我们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让云家与化外坊出现争端。”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只要临时联盟出现漏洞和矛盾,我们就有机可乘。”

    “不知星使大人怎么看?”

    范流沙边思考边点头,然后赞许道:

    “你获得的情报十分有价值,分析得也不错,我相信黑袍大人会记住你的。”

    “从你了解到的,和在云家看到的,应该都是事实。”

    “很显然,用武力直接抹杀云风恐怕并不是那么容易。”

    “现在较为可行的办法便是毒攻。”

    “待会万重钧出来之后,你与曹伟依计行事即可。”

    范流沙又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地吩咐二人一阵。

    南宫霸与曹伟一边饮酒,一边等着万重钧从房间里出来。

    等了半天,万重钧终于神采奕奕地出来了,被老鸨引入南宫霸所在的雅间。

    南宫霸一看万重钧的精神状态,便知道其爽呆了,于是笑着说道:

    “万兄可还满意么?”

    “满意,满意,太踏马满意了!真是谢谢南宫兄了!”

    万重钧向南宫霸抱拳谢道,没想到一个萍水相逢之人,对自己竟是如此的仗义,自然对南宫霸又高看了几分。

    折腾了半天,万重钧感到十分饥饿,坐下来也不客气,端上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抓起一只卤鸡大啃起来。

    南宫霸站起来指着曹伟道:“哦,忘了给你介绍,这位是雏凤楼的老板曹二公子,也想与万兄亲近亲近。”

    “曹二公子么,久仰久仰!”

    万重钧听说是是姓曹,看了一眼一脸谄媚的曹伟,一边啃鸡,一边招呼曹伟坐下:

    “坐,坐,坐,在下化外坊万重钧,不知曹二公子……”

    心下想到,该不会是曹家的人吧?

    想到此处,心里开始警觉起来。

    曹伟点头哈腰地坐下,肥胖的脸上堆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道:

    “谢谢万兄赐坐!”

    “小弟只是久仰万兄威名,所以愿尽地主之谊,与万兄把酒言欢。”

    说着,就给万重钧把酒满上,又道:

    “小弟先干为敬!”

    便举杯饮下,做出一副十分耿直的样子。

    “好!咱们干杯!”

    万重钧虽然很警惕,却禁不住曹、南宫二人虚情假意。

    心下感动,想不到自己会在平沙城的大街上结交到这么义气的兄弟。

    加上自己的虚荣心爆棚,大有不在江湖做大哥很久了的感慨。

    一时豪气冲天,当起了大哥角色。

    “今后有什么事需要我万某帮忙,二位兄弟尽管开口,只要我万重钧能够帮到,决不含糊。”

    “那就谢谢大哥了!”

    曹伟与南宫霸皆是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频频向万重钧劝酒。

    虽然雏凤楼的酒没有云中醉大酒楼的酒好,但也算是上得了台面。

    喝到酒酣处,曹伟重重地叹了口气,脸上现出一副痛苦的表情。

    听得曹伟叹气,万重钧诧异道:

    “曹兄莫非有什么难事?”

    “曹二公子的确有一件伤心事,但却不好意思向万兄开口。”

    南宫霸插嘴道。

    “什么事这么严重,说来听听,看我能否帮得上忙。”

    万重钧停下酒杯,一脸义气地看着曹伟道。

    曹伟霎时眼睛一红,流下几滴眼泪来,抽泣道:

    “小弟这事万兄定然帮得上忙。”

    “不瞒万兄,我是平沙四大家族曹家的二公子。”

    “今日我在大哥曹雄的带领下前去云家贺喜,却没想到被云少雷打成重伤。”

    万重钧心下一紧,果然是曹家,于是赶紧说道:

    “停住,你确定你是曹伟,曹雄的弟弟?”

    曹伟郑重地点点道:

    “如假包换。”

    这下难办了?

    师尊命我来支持云家,我却与曹家的人搞在一起,这算什么事?

    如果我真的与曹伟搞到一处,我岂不成了叛徒?

    只怕是让嫉恶如仇的师尊知道了,不会是扒了我的皮,抽了我的筋那么简单。

    很可能是死无葬身之地。

    见万重钧沉吟不语,曹伟与南宫霸对望一眼,瞬即收回痛苦之色道:

    “莫非名振雷川州的万兄竟无法搞定这区区小事?”

    “这事的确难办,涉及了云家,万某怕是爱莫能助了!”

    万重钧推口道,继续饮他的酒,他可不是傻子。

    且不说师尊会不会知道,仅楚师伯坐镇云家,谁敢动?

    当真嫌命不够长,想去找死么?

    南宫霸正色劝道:

    “这事也不需要万兄动刀动枪,只需利用你能自由出入云家的便利。”

    “这么简单?”

    万重钧不相信地看着南宫霸。

    “呵呵,当然简单了,只不过是在云风的饮食中放上那么一小点东西而已。”

    “只要做得干净,人不知鬼不觉,谁会知道是你干的呢!”

    “不行不行,此事恕万某无能为力。”

    说着,万重钧站了起来,抱拳道:

    “在下谢过二位兄弟的盛情款待,告辞!”

    言毕,就要离开雏凤楼。

    曹伟哈哈一笑,脸色一沉道:

    “万兄就这么走了?”

    万重钧见情形有些不对,立即警惕道:

    “怎么?想拦我?”

    “你也不打听打听雷川州化外坊的名气?”

    “你知道我师尊是谁吗?”

    “我恐怕说出来会吓死你!”

    曹伟冷哼了一声,阴阴地道:

    “你试试运行一下灵气,是不是感觉到肚脐处淤塞疼痛?”

    万重钧赶紧运转灵气,果然发现肚脐处一阵剧烈疼痛传来,哪里还能将灵气提起。

    “你们真是无耻,竟然给我下了断灵散。”

    万重钧本是化外坊出身,炼丹、炼器、阵法均有涉猎,所以一下子就判断出所中之毒。

    他起身退后一步,掏出师尊炼制的解毒丹,迅速吞下一粒。

    果然好丹药,只一瞬,便压制住了毒性。

    疼痛立马减轻,灵气也可以运转了。

    万重钧抽出长剑,灵力外放,向楼梯口退却,想寻机溜走。

    “哼,想与化外坊为敌,你们胆子真够大!”

    “我万某并不好惹!”

    “真的吗?你看看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