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北岳宗门 第092章:来个了断吧
    “这么晚了,不知臧师兄有何要事要与我谈。”由于之前自己的神识窥见了对方杀人的事,叶写白想到对方要与自己单独商谈,心中不免忐忑。

    臧凤鸣的笑容愈加平易近人了,道:“没事,白天人多事杂,夜晚都清净了,咱们好敞开胸怀,促膝长谈。”

    对方神态和善,语气诚恳,叶写白不好拒绝,只好点头答应了。

    两人一前一后,在静谧的夜色中疾行,居然到了一处城内小山的凉亭之前。

    此时皓月当空,繁星闪烁,山顶上夜色很美。

    臧凤鸣忽然像变脸一样,之前亲善的脸变成了一张冷冰冰的脸,语气也充满了戾气:“叶写白,你为何要出现在武者大会,你就不能乖乖地呆在北岳山吗?干嘛要来赶着趟浑水?”

    叶写白有些发蒙:“臧师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他娘的别跟我装了。北岳宗门就你一个武者进入了决赛,现在就你最风光了,就你被众星捧月了,连方长青那厮都给你守夜了,你这架子比他娘的门主都大了。你说,你的运气咋就这么好呢?”臧凤鸣咬牙切齿地说道,语气充满了怨毒和愤怒。

    原来是自己挡了别人的道儿了。

    叶写白恍然而悟,干笑道:“臧师兄,我知道,你被人淘汰出局的心情很糟糕,我可以听你倾述,但你也不能把火撒在我头上啊!”

    臧凤鸣冷笑道:“行了,我也不废话了,说吧,你到底把姬霓凰那贱人睡了多少回了?”

    叶写白脸上微微一热,脸色有些难堪,毕竟他确实把人给睡了,虽说是他被姬霓凰床咚的,但他到底没能管住老二啊,于是很坦诚地说道:“臧师兄,我就睡了姬师姐一回,而且还是她主动撩我的,所以您千万别生气。”

    臧凤鸣差点没气晕过去,我日你大爷的,想当初,我是如何把那贱人像仙女一样供着,然后像狗一样在她面前,任其差遣的,你倒好,那贱人居然主动送货上门,倒追你了,今晚若不是方长青坐在屋顶上,那贱人又把那白白净净的身子送到你榻上了。

    我干!

    想到姬霓凰和叶写白在床上大战的画面,臧凤鸣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声,指着叶写白怒道:“好了,咱都是男人,是男人就用男人的方式去解决问题,今晚我们就来个了断吧,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臧师兄,何必呢,为了一个女人就要死要活的,说出来,没得惹人笑话。”叶写白很无奈地叹道。

    臧凤鸣怒火冲天,吼道:“闭嘴!”突然暴起,一记火云暴轰向了叶写白。

    其实气海中的鹿先生早已暗暗提醒叶写白,小心这家伙暴起袭击。所以当臧凤鸣一记火云暴击过来的时候,已经开了神识的叶写白很轻巧地避开了对方的攻击。

    居然是你!

    臧凤鸣震惊得瞪大了眼珠子,望向叶写白的眼神,有种终于找到你这该死的卧底的意味。

    臧凤鸣那天在北岳山后山的树林里与姬霓凰媾合之时,被朱茂才撞见,然后他生生掐死了朱茂才,这事原本无人知晓,却不想被闲得淡疼的叶写白开了神识,窥见了杀人的一幕。臧凤鸣急急追赶神识,却只抓住了叶写白神识的尾巴,但就是这个尾巴,使他知道了对方神识的模样。如今叶写白开了玄级神识,避开了他的进攻,谜底终于揭开了。

    臧凤鸣目若恶鬼,狞厉地瞪着叶写白,一句话不说,双掌蕴起了十成功力,那呼呼翻滚的元气波带着灼人的杀气,又是一记火云暴,轰向了叶写白。

    这分明是杀人灭口的姿态!

    叶写白也不知对方为何会为了一个裙带这么松的女人,与自己拼命,这家伙的脑子不是有问题吧,但他已无暇去想太多了,再次躲开对方致命的一击。

    臧凤鸣是洗髓境九层的弟子,叶写白只是淬体境九层的弟子,两人的层级整整差了九层,元气上的差距,是叶写白很难逾越的。

    臧凤鸣就像一条疯狗,一记记火云暴轰向了叶写白,叶写白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唯有逃跑。好在他开了神识,臧凤鸣的每一下攻击,他都能提前做出预判,然后急急躲避。

    砰!

    逃了许久,叶写白终于被一记火云暴的元气波刮中了后背,人也被掀翻了,飞出去老远,摔到了一处山坡下。

    “主人,你没事吧!”鹿先生也被吓到了。若叶写白被杀,他的元神也灰飞烟灭了。

    叶写白后背就像被火烤一般剧痛,一道道的口子,鲜血直流。

    “他大爷的,可真狠啊,这分明是要我的命啊!”叶写白开始慌了,“老鹿,想想办法啊!”

    “只有逃,我也没办法!”鹿先生叹道。

    便在这时,臧凤鸣又杀过来了,又是一记火云暴轰了过来。

    叶写白唯有向山下逃命,身后不断传来爆炸声,就像遭雷劈一样,让人惊心动魄。

    跑了一程,前面突然人影一晃,在月色之下,臧凤鸣披头散发的,就像一个恶鬼挡在前面的山道上。

    叶写白也没想到他居然来得这么快,眨眼间,就超越了自己。而且他是往山下冲的,冲势太猛,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臧凤鸣一记火云暴已经轰到面前了。

    砰!

    叶写白的胸口被击中,整个人如断线的纸鸢,摔到了一块巨石旁边的草地上。

    他受了重创,口吐鲜血,想爬起来继续逃命,终究是动弹不得了。

    臧凤鸣一步步走到他面前,声音如刀,一刀刀割在叶写白的身上,使他感到彻骨的寒冷:“你来长安,出尽了风头,害我被人嘲讽,你又把姬霓凰那贱人给睡了,凡此种种,这些我都能忍了,都算了,我也不至于要了你的命。但你那天窥见了我杀人了,而且我杀的人是一个大人物的儿子,所以你必须得死,只能怪你不走运了。”

    原来如此!

    叶写白微微惨笑:“想不到我因为一次偷窥丧了命,真是非礼勿视啊!不过你若杀了我,难道就能杀人灭口,永绝后患吗?”

    臧凤鸣微微一惊:“你这话什么意思?”

    “嘿嘿!我早已将这事告诉了第三者,某天我若死了,他就会把你杀人的事,大肆渲染,公布于天下。所以你还是乖乖保住我的性命,是为上策。”叶写白为了避免被对方当场格杀,唯有信口胡说了。

    臧凤鸣冷笑道:“你这么说,我就信了吗?”

    “信不信在你,反正你可以赌一赌的。”叶写白做无所谓状。

    臧凤鸣心中天人交战,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叶写白就在面前,根本动不了了,任由他宰杀了,他只需挥掌劈下,就能结果对方的性命。但一掌挥下,万一真如对方所言,那自己以后就得亡命天涯了。毕竟死在他手上的朱茂才是海沙帮朱火的儿子,海沙帮的势力太过庞大,要对付他一个北岳宗门的弟子,简直如踩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

    不过臧凤鸣是赌徒的性格,他天生自带一种邪气,做事很多时候只凭喜好,不计后果。而且叶写白在他看来,实在太可恶了,太可恨了。不但抢了他的女人,还想要他的命。

    这是要将他置之死地而后快的人啊!

    臧凤鸣露出邪性的笑容,蕴元气于右掌,那灼灼元气刀迅速生成于掌上,用一种决绝的口吻说道:“我不杀你,我会每晚都睡不着觉的。”

    突然举起右掌,就要朝叶写白的头顶劈下,一掌结果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