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十六章:二皇子找上门!
    殷木庸自然是没有开口的机会,而冷轻夏与林清歌一上车,便让车夫赶快让马车跑起来了,而二皇子也满是遗憾了。

    那小美人儿可真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美人儿,怎么就让她那么跑了呢!他得一定寻找方法给找回来不行,搜寻美人儿,还真是他毕生之求。

    马车缓缓离去,殷木庸还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一辆马车,迟迟都不肯转过身来。

    “好了二哥,人家已经走远了。”殷赢叱提醒了殷木庸一声,他依旧不肯回过身来。

    而殷赢叱也有一些无可奈何,他正准备离去之时,见到冷轻夏忽地掀起了帘子,朝着他露出嫣然一笑,仿佛在向他表示感谢解围之情。

    而殷木庸却是百般激动的抓住了他的胳膊,“三弟,你看到没有,那个小美人她竟然冲着我笑了,我就说吧,世间美人儿也一定对我有情。”

    殷赢叱有一些无奈的摇摇头,一句话没回他,就是笑而不语。

    “那美人儿你看她那光滑细腻的肌肤,那柔柔的身躯,若是宠幸了她,岂不是赛过神仙了。”殷木庸开始陷入幻想之中,有那种龌龊不堪的想法来肆意蹂躏着冷轻夏。

    而殷赢叱突然一股莫名恼火,“二哥,你乃是皇子,堂堂天子的孩儿,又怎能整日不想着国之大事,如此这般思恋着男女那些事情,若是父皇知道了,一定责罚二哥这般不务正事了。”

    他斥责了一番殷木庸,便直接甩袖离去了,他甚至在想,冷轻夏可是将来要属于他的人,怎能让这个草包给思想玷污了。

    而冷轻夏就是故意的,她故意对着殷赢叱那样一笑,就是引鱼儿上钩。

    “夏儿,你快告诉我,你是怎么得罪那个愔公主了,你知不知道你很危险的!”林清歌忽地想到了出发之前的事情。

    “我没事姐姐。”冷轻夏摇摇头,表示她没任何事情。

    “在灵山之中,她有没有对你做什么?”林清歌现在想到那个愔公主的神色,就觉得她一定不是好惹的。她还是有些担心夏儿的。

    冷轻夏一听到这里,她脑海里忽地回想到了在树林里的那一把长剑,她倒下去的那一刻,并没有见到究竟是谁射中了她。

    可是她不用去思考,也知道那个人多半就是殷怜愔了,除了她,在这一场比试之中,其它人没有想过要置她于死地。

    冷轻夏缓缓合上了眼眸,她自己的事情是她自己解决的,所以她不想把殷怜愔想要杀了她的这件事给告知清歌姐姐,她不想让她担忧,因为殷怜愔身份尊贵,一般人怕是也没可能危及到她的地位。

    “姐姐你真的想多了,我就只是一个大臣之女,尊贵的小公主又怎会与我计较,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资本来得罪她啊。”

    冷轻夏无比肯定的给林清歌解释着。

    林清歌听冷轻夏这么一说,她算是放心了,只要她的小夏儿没事就好。

    “姐姐,今日你也一定是累了,回去便好好歇息吧。”冷轻夏真的不想清歌姐姐为她担心了,她本就已经欠下她好多了。

    马车先将林清歌给送回了府上,冷轻夏与姐姐告别了之后,她这才终于回到了蜀王府上。

    冷轻夏踏进府上的大门,便已经浑身疲惫不堪了,她快速回到了房中,在奶娘与小千的伺候之下,她躺下来歇息。

    她浑浑噩噩睡了一觉,再一醒过来之时,便是接近天黑了。

    “夏儿,你终于醒了。”她一睁开眼眸,就是奶娘陪在她的身边,已经给她准备好了菜肴,“回来都没吃东西,一定饿坏了吧。”

    冷轻夏知道最疼她的还是她的奶娘,她张口吃下奶娘喂给她的菜肴,满意的笑了,“这是奶娘亲手做的吗?真好吃。”

    “夏儿喜欢吃就好,多吃一点,你瞧瞧你近日都瘦了不少。”

    奶娘宠溺地说着,伸手便揉了揉冷轻夏的脑袋,神色上都是温柔。

    冷轻夏一边吃着,忽地想到了她的二哥,“顷俊哥哥,我怎么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着他了?”

    她这一声询问,奶娘立刻回答她,“你倾俊哥哥都多大人了,还和你一样整日在府上无所事事不成,前几个月派出去当护员大将去了,你这说起来,算算日子应该快回来了。”

    冷轻夏微微点头,她确实是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她最亲的二哥了,真希望她能够早一些回来,她得好好看看他才行。

    “不过,这说起来,我大哥不是整日无所事事,一直在府上待着吗。”冷轻夏又补上了这么一句话来。

    奶娘一听,立马给冷轻夏一个眼色出来,之后又紧张的瞧瞧四周,确定了没有人,她这才告诉冷轻夏,“夏儿,你可不敢这么乱说,是不是消停了两日,就不记得之前是怎么欺负你的,奶娘可不想你重蹈覆辙,这不是才刚过了两天平静日子。”

    冷轻夏看着奶娘这么担心她,她的心里也是过意不去,她深深地一呼吸,之后又肯定的点了点头,不过她在内心里告诉奶娘,从她重生那一刻开始,便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们了。

    奶娘看着冷轻夏如此乖巧,她也欣慰的笑了,“夏儿,你是奶娘一手养大的,看着你受委屈,奶娘心里也是及其不舒服的,你可知道?”

    冷轻夏立刻扯出一抹苦笑来,她郑重地点了点头, “奶娘,以后我们不会被欺负了,我一定会努力让自己强大起来的。”

    “奶娘相信你。”奶娘看着冷轻夏是一脸的欣慰之色,她的小丫头长大了,不会与从前一样被任意欺负了。

    两日之后,冷轻夏身体已恢复如常了,却意外听到了府上在议论着,像是前厅来贵客了,且好像是二皇子殷木庸。

    听说,这二皇子此番过来,说是想要见上蜀王府四小姐一面,自是灵山一别之后,对四小姐朝思暮想,终日茶不思饭不想,经过一番打探了之后,这才找到了这里来了。

    冷轻夏听闻之后,神色逐渐凝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