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零七章 你隐藏了实力!
    “嗯?”

    啸轩自然感应到身后疾速而来的人。

    “灵玄境初期,还不错!”

    啸轩嘴角漏出一丝弧度道。他倒要看看此人是什么来路,为何会对自己漏出这么大的杀机。

    这一年多以来,啸轩都快忘了当初的鄂坤这个人物了。尤其是乾坤中五倍的时间流速,虽然外界不会有什么变化,但是他的年龄可是实打实的过了五年,因此,对着当初的一些小事,自然是不会去在意,尤其是在进入药园以后,再也没碰到过鄂坤,也没见到其兄长来寻仇。因此这件事也就自然地被搁置了。

    啸轩悬浮于半空静静等待着后方的那道人影。

    没过多久,后方的那道人影破风而至。

    青色斗篷,黑中打着一丝红色的长发,随风飘舞,剑眉鹰眼。或许在很多人眼里此人算上不上什么帅气,尤其是他剑眉鹰眼怎么看都是不搭配,反而有些不伦不类。

    “你就是啸轩吧?”

    那人来到距离啸轩百米的距离停下,看了看不屑道。

    “哦?你不认识我?”

    啸轩也是有些好奇,来人显然是没有见过自己的,不然也不会说这般话语了。

    “哼,我是不认识你,但是有人认识你。”

    “哦?是谁。”

    “鄂坤!”

    随着男子的话语,鄂坤这个名字也在啸轩脑海中响起,那恶少的模样也是他的脑海中缓缓出现。

    想到了恶少,又怎么会联想不到眼前之人是何人。于是轻笑了一声道:“那你就是那鄂坤的大哥,鄂宁?”

    “哼,还算是你有点眼里,可惜也仅仅是如此罢了,今日过后,这个世界,墨阳宗内再也不会有啸轩这个人的存在。”

    鄂宁脸色阴沉,挥了挥斗篷,脸色冰寒地看着啸轩。

    “哦?这么自信?就凭你那刚刚晋级灵玄境初期的修为吗?”

    啸轩似笑非笑地看着鄂宁。

    “嗯?你竟然能看透我的修为?不可能!”

    鄂宁却是脸色一变,他没想到眼前之人竟然能瞬间看透他的修为,而之前情报说此人也不过刚刚晋级腑玄境一层,怎么可能看得透他的灵玄境初期的修为。“难道是猜的?”鄂宁心中不由如此想道。

    可是他下一秒就发现一件事情,他竟然看不透眼前啸轩的修为。

    “这···这是怎么回事?”

    鄂宁心中一阵惊骇。

    而就在他惊骇的同时,啸轩已是仿佛知道了他的疑虑一般,其气息开始缓缓攀升,知道腑玄境六层境界才停止。

    而那鄂宁却是看着啸轩暴涨的实力不由得心中大惊:“你···你竟然隐藏了实力!难道加入我们墨阳宗有别的目的不成?”

    在这一刻鄂宁的心中更是思绪万千。

    “你答对了,为了给你答对的奖励,我在给你看看我的真正实力!”

    旋即御骨术发动,啸轩身上的气势再次攀升,有这一次竟然一举突破了腑玄境的至浩,达到了灵玄境初期的实力。只不过此时的啸轩灵玄境初期中倒不算强,其天灵经脉也是不过出现了刚好十条,也就是初入灵玄境初期境界的状态。也是灵玄境初期的最低标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不可能!”

    此时的鄂宁显然是语无伦次,脑袋一片空白,本来信手捏来的腑玄境一层的小人物,竟然摇身一变成为了与他同阶的存在,这个转变一时间更是无法让他适应起来。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没机会杀我了!”

    啸轩冷笑道。

    “难道你不怕我传讯?”

    说着从储物戒中拿出传讯令,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他的心神都无法打开传讯令。

    “哈哈哈!你以为,你知道了我的身份,我会让你如愿传讯?不会防备吗?再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还是灵魂师!”

    随着啸轩的话语,那鄂宁心中更是惊涛骇浪。

    啸轩如今的灵魂之力这两年的修炼当中也是在做突破,魂决达到了第二重第四层的程度。

    其灵魂之力足以影响到灵玄境初期的强者,虽然无法造成什么强大的伤害,但是做点干扰实在是轻而易举,尤其是向这种传讯令,这不过是使用者分出一丝心神去开启罢了,而这种离体的心神对于啸轩来说想要将其余传讯令的开启链接隔断实在是吃饭喝水一般的简单,别说他鄂宁一个刚晋级的灵玄境初期,就算是灵玄境中期的强者,想要在啸轩面前使用灵魂之力那都是做梦。

    “好,好!你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我倒是小瞧你了,可惜你这灵玄境初期的修为是使用秘法提升上来的吧。再怎么样,也绝无法与真正的灵玄境境界比拟的,今日我鄂宁就让你知道什么是不可逾越的鸿沟!”

    鄂宁讥笑道。

    而啸轩也是没想到此人竟然这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修为是使用秘术提升的,不由心中暗赞了一声。

    不过很快又恢复之前的样子。

    “哼,不怕我回到宗门,将你的事情说出来?”

    鄂宁看着啸轩的神情道。

    “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回去吗?”

    啸轩却是似笑非笑。

    “狂妄,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让我无法回去!”

    鄂宁也是狰狞地笑了一声,冷然道。

    旋即灵玄境强者强悍的气息瞬间爆发开来,雄厚的玄气犹如雾气一般出现在鄂宁的身体之上,紧接着一股强横的威压对着啸轩铺天盖地而来。

    “啧啧,玄气力量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实战能力如何,真希望不是个绣花枕头。毕竟小爷还想那你练练手,要是让我太无趣,我可是会失望的。”啸轩淡淡的出声,话语中更是对鄂宁有着一丝期待。

    “哼!等将你击杀的时候希望你还能如此淡定!”

    鄂宁恨声说着,手中一把太刀和太剑出现。

    “呦,竟然是使用刀剑双玄兵的,还真是少见。”

    啸轩看着鄂宁手中的太刀与太剑不由得眉毛一挑饶有兴趣道。

    “哼!让你少见的还在后面呢!”

    鄂宁说着便直接欺身而来,左手太刀在前,右手太剑在后,对着啸轩在数十米之外就发出两道刀气与剑气,两道劲气犹如弯月与星点一般对着啸轩飞速侵袭而来。

    “不错,有点东西!”

    啸轩话音未落,手中黑鳞朝凤枪骤然出现,旋即手中的长枪,对着凌空一点。正是啸轩后来领悟的奥义发出。

    三道银色枪影瞬间幻化而出,对着前方快速而上。

    “砰砰!”

    其中一道枪影撞击在那星点之上,而另外两道却是一上一下,分别撞击到那月形劲气的两面。

    下一秒随着三生碰撞,双方的攻击都是消散于半空。

    紧随着,鄂宁的攻击已是近前。

    “哦?想近身搏斗?乐意奉陪!”

    啸轩笑了笑,脚下施展自己九步,利用对奥义的一丝领悟,作用的枪法之中

    开始与鄂宁近身对战。

    一时间刀剑与长枪对撞,发出阵阵刺耳的金铁之声。

    不仅如此,二人此时的实力都是灵玄境界,每一次的碰撞都最少是有着数千斤甚至上万斤的力道,更何况二人的对撞。

    一声声闷雷般的声音在半空中不断地响起。

    在这一刻,周边不管是花草还是树木,尽皆化作灰飞。

    二人对战的速度越来越快,手中的力量也是在不知不觉中不断地上升着。二人都是进退有功,尽管啸轩手持长枪,但是如此近战却是毫不示弱,尤其是领悟了那种玄而又玄的奥义的门槛之后更是对于战斗越发熟练。

    忽然对战团之中,那鄂宁的身影却是犹如陀螺一般飞转而起。紧接着一股强大的风暴在其周身幡然升起,将其周身护得铁桶一般。

    啸轩冷笑一声,长枪狠狠地坎在上面,却是被其上面的恐怖力道直接弹开数十米。

    啸轩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然,紧接着,其身形瞬间犹如钻地龙一般在半空中长枪一横,同样还是旋转,而与鄂宁不同,啸轩这边却是犹如金刚钻一般以黑鳞朝凤枪为钻头,直接对着鄂宁形成的风暴钻了过去。

    “轰轰!”

    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声音不断响起。

    不久,在啸轩以身为钻的攻击下,那风暴竟然被啸轩硬生生地钻出一个窟窿。

    “给我破!”

    啸轩暴喝一声。

    旋即那风暴瞬间涣散,而啸轩的长枪更是狠狠地冲击到鄂宁胸口。要不是用太刀直接横跨与胸口,挡住了啸轩的长枪,恐怕在这一刻,鄂宁的胸口都要被刺出一个窟窿。

    可饶是如此,鄂宁的身影已是以一种飞快的速度倒飞而出。

    一声闷哼自鄂宁嘴中传出。紧接着其身形在半空瞬间滑出数十丈的距离。旋即在半空一个前府在稳住了身形。

    右手持刀捂着胸口,身形不由得起伏不已。甚至其脸色都显得略显苍白。

    “好强的力量!”

    鄂宁眉宇紧锁,双目凝重地望着一边轻笑的啸轩。

    “怎么?还不相信,我能斩杀你吗?”

    啸轩轻笑一声道。

    “哼!旁门左道。”

    旋即话音一落,手中的太刀,骤然发出一阵嗡鸣。下一秒鄂宁直接自下而上划出一道。

    之间犹如恶龙一般刀气,划破空间,发出阵阵炸裂之声,直攻啸轩正面。

    啸轩看着那凌厉的攻击,不由得冷哼一声,直接运转紫极九步闪身躲开,与此同时手中的长枪一挥,朱雀骤然出现,此时的朱雀足有二十丈之巨。

    旋即拍打着火翅,对着鄂宁快速袭来。

    “地阶上品玄技也敢拿来攻击?”

    话音一落,其手中的太剑却是幡然一动,幻化出数十道剑影,直接挽出一道剑花,对着朱雀侵袭而来。

    眨眼间,数十道剑影直接穿透朱雀,下一秒朱雀的身形直接涣散于半空。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