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0章 怀疑
    “京兆府府尹陈雪光失察,现夺职查办,书判杨桐亮...”

    “京都府五城提督韩任渎职,入狱待审,一门提司高培、二门提司杨保国、三门提司...”

    “军部尚书申饬、暂解职务闭门思过,左侍郎...吏部尚书申饬,侍郎...刑部...”

    “礼部书记姚远失察,贬谪甘州...”

    “等等。”封知平抬手打断,“礼部?怎么连礼部都扯进来了?”

    牛春寒说得口干舌燥,看着面前的茶水不敢喝,擦了把汗苦哈哈的道:“少爷,属下也不知道,属下只听说这次闹得很大,从中枢到六部再到下级各部司都有牵扯,几乎一个没落下,这两天落马的官员跟秋风扫落叶似的,不仅京城,地方上也是,特别是刘不得入京经过的地区,一个不落,全部夺职查办。”

    封知平默然,深深看了牛春寒一眼,牛春寒回望,眼神纯净的让人想揍他。

    扔了个白眼,封知平低头沉思。

    朝野动荡,如此多的官员落马,连他这么点政治头脑的家伙都看出来了,有人借题发挥,在搞大清洗。

    这个人嘛,貌似他老爹,细想是他外曾祖盛老爷子,但真正的主使另有其人,必然是双儿他爹,自己那位还没过门的皇子头准岳父。

    至于这场风暴的起因,那个“在逃犯”刘不得,别人不清楚,他和牛春寒哪能不清楚,那人压根儿就没出现。

    然而菜市口真的砍了颗脑袋,那人是不是刘不得不重要,重点是证据坐实了,而他这个“罪魁祸首”则被巧妙的摘了出来,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哪怕那些知道的人也全部失忆,三缄其口。

    为什么呢?

    封知平想不通。

    皇帝的用意他能猜到一二,看看“落叶”们行了,哪颗树掉得多哪颗树掉得少,一目了然。

    问题是为什么要把自己摘出来呢?

    又为何连方虎和燕春放两大上将军都牵扯了进来?

    方虎可以理解,方锐是他儿子,同为祸首之一,方虎纵容儿子擅离封地私自入境难辞其咎,可燕春放完全是无妄之灾,为何连他也要申饬一通,勒令思过?

    仅仅因为他是京都府的上官?

    封知平凝思良久,神情一动:“方锐还管着呢?”

    “回少爷,是的,方锐暂押刑部大牢一直没出来,方将军的请罪折子已经递进了宫里,但陛下依然没有表态,似乎想一直晾着他。”

    “刑部大牢?”封知平皱眉,这很奇怪,大有古怪。

    方锐不是普通人,他是方虎的嫡子,生母是琨王的嫡女,身负皇室血统,是标准的皇戚,同时他又身负军职,私离封地擅自入京,要关的话应该扣在宗正府、军部、天听监三方之一,亦或关入天牢候审,怎么算也不该关在刑部的牢房,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用这种方实向方虎表态,他老人家不喜欢这个孩子,不愿他成为世子,甚至暗示方虎将其革出宗族?

    封知平一惊。

    不会吧?

    干涉世子之选就罢了,还要革出宗族,有必要这么绝吗?

    牛春寒一直观察着封知平的脸色,此时轻声道:“少爷,属下愚见,陛下此举会不会醉翁之意不在酒,另有所指?”

    封知平眯着眼,没吭声

    牛春寒顿了顿,探过身用更低的声音说:“您说,方锐他会不会自作主张,又或者方家已经暗中...”

    话止于此,牛春寒适时打住,而封知平已经听明白了,只看了他一眼,垂下眼睑后依旧默不作声。

    他也是这么想的。

    仔细回忆与方锐见面的点点滴滴,从最开始的相遇一直到最后,看似简单的“冲冠一怒为红颜”,越想越能发现里面透着许多古怪。

    比如说,方锐怎么进得城?

    是,他手持琨王府的腰牌,皇亲国戚城门卫不敢招惹,放行可以理解,但别忘了,他不是便装出行,这家伙带着六个亲兵全副武装明火执仗,城门卫都瞎了吗,这都敢放进城?

    尊如太子睿王,身边的侍卫随从携带利器也得有报备文书并且要随身携带,天元大比大批江湖人士入城,为了方便朝廷特派了专员于一城各门设临时办公点办理通行和利器报备等相关手续,方锐何德何能能免除这套手续大摇大摆的进城?

    你说他嚣张跋扈,恃宠而骄,目无法纪,强闯城门,门卫见他皇亲国戚亦或还认出了他的身份不敢阻拦,行,我算你是个理由,但卫兵不敢,上官也不敢吗?

    根本解释不通!

    唯一的解释,肯定有人打过招呼,有意纵容,甚至提供了某些便利,而这便利不止于进成一样,还有自己的行踪!

    别忘了这家伙一进门歪都没拐,奔着自己就来了,要没人通风报信,可能吗?

    这又说明什么?

    有人在盯着自己!

    封知平心寒,直想甩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太大意了!

    他知道有人在盯着自己,而且不止一批,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别人眼中,这些人包括皇帝、太子、睿王、六皇子、自家乃至诸多自己知道不知道的势力,这些人目的不同,手段不同,唯有一点是相同的,在经历过绿荷坊的事件,再没有人敢在京城里对自己出手。

    他一度这样以为,可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绿荷坊的事件后他渐渐放松了警惕,自大的以为自己安全了,却忘记了两句成语——贼心不死,贼胆包天。

    敢放黄泉余孽进城刺杀自己的人,岂会因为一次失败就罢手?

    暗渡沉重,借刀杀人,计谋老套却十分实用。

    黄泉余孽是头一把刀,方锐便是那第二把,不同的是第一把想置他于死地,而第二把,似乎只想把他刺伤。

    封知平饮了口茶,没有放下,端着茶杯,看着露在杯口上的两根手指陷入沉思。

    第一把刀如同拇指,粗而有力,想一下把他摁死,而第二把刀则像食指,不如拇指有力,却最是灵活,可伤人,亦可撩拨。

    观方锐言行,一腔愤懑,看上去真的只为詹千舞抱不平,想教训在自己一顿替她出口恶气,封知平相信方锐真的是这么想的。

    他是公爵嫡子,自己是侯爵世子,他爹是镇边大将,自己的老爹是当朝红人,拼爹两人半斤八两,论身份两人不相上下,方锐鲁莽归鲁莽,却不是傻瓜,他清楚杀了自己的后果,所以他不会动手。

    而激化矛盾,惹起他杀心的不是旁人,正是自己,自己杀了他的亲兵,异地而处,自己也不会善罢甘休。

    这恰恰是最矛盾的地方。

    方锐是领兵的人,据说经历过不少沙场,作为方家的准接班人,作为一军之将,他难道不知道情报的重要性?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冲冠一怒为红颜,要教训自己这个伤风败俗的纨绔,没问题,但他为何只知道自己身份,却不知自己的深浅?

    要说以前不知道情有可原,如今天元大比举行了一个多月,自己的实力早就曝光了,他连自己和詹千舞的那些传闻都听到了,怎会一点不知道自己是个先天?

    这很奇怪,十分奇怪。

    他掌握到的信息已经不是滞后了,而是有选择性的,是被人筛过的。

    所以他见到自己时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全无顾忌,嚣张到只三个先天境都不到的侍卫就想把自己拿下。

    他算到了自己身边会有先天高手守护,算到了守护者的修为不超过灵识期,却不知道自己也是先天,实力比老牛还强,如果知道,他绝不会出此昏招让自己的亲卫白白送命。

    自己这边呢,事发突然,满腔怒火根本没多想,一剑结果了那个侍卫,结下了血仇令场面趋向失控,进而勾起了他的杀心,使得场面彻底失控。

    如果不是最后突发奇想的那招让两人被迫进入僵持状态,你看我我看你谁都动不了,封知平相信,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他和方锐必须要躺下一个,他们俩可都不是忍气吞声的人,动了真火什么都干得出来。

    看着食指,封知平后背涌起一股寒意。

    太准了!

    背后那人算得太准了!

    那人不但准确的影响了方锐的判断控制了他的行动,还算住了自己的反应,悄无声息的将矛盾扩大,让一场普通的殴斗升级为死斗,自己和方锐都被那厮玩弄于股掌之中。

    不仅如此,那人很可能还知道双儿的存在。

    如果双儿不在马车里并且险些被误伤,自己不会愤怒到发狂的程度,如果没遇到双儿,自己压根儿就不会去三城,而会直接回家,如果自己愚到双儿但没认出来...

    封知平越想越心寒,转动茶杯,看向拖住杯底的中指。

    这个家伙隐藏得很深,但只要冷静下来换个角度去看,就不难发现他的身份。

    太子,睿王,必是其一。

    双儿是公主,她的行踪岂是一般人能打探得到的?

    方锐堂堂上将军之嫡子,备选的世子之一,能洞悉他的性格,知悉他对詹千舞的情意,由此布置手段促成这场大戏的人,必定位高权重。

    综上所述,只能是太子或睿王。

    这点从最近的大清洗也能看得出来,陛下不是暴君更不是昏君,若师出无名,怎会搞这么大动作?

    别忘了国战在即啊,现如今天元大比正在进行,空玄、太始两国使臣俱在京中,如果不是有令他无法容忍的原因,他怎会值此之际,当着敌国和盟友的面搞血洗?

    放下杯子,手攥起来只竖起中指,封知平静静的看着它。

    你是谁呢?

    绿荷坊那次以为是太子,但经游景涟一说,又更像是睿王。

    而上一次分明想搞死自己,这一次危险归危险,却没有上次那么明显和坚决,封知平也不相信有人能把局推算得那么细致精准,所以这次的风格和上次是不同的,也就意味着主谋很可能不是一个人。

    照此说来,上次如果是睿王搞鬼,那这一次就是太子。

    手举到胸前,封知平皱眉的看着中指。

    你,会是太子吗?

    如果是,为什么呢?

    我伤了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祸水东易,嫁祸给睿王?

    没道理啊!

    封知平呆呆出神,牛春寒低着头,心有戚戚。

    妈呀,少爷生气了,骂我都不肯动嘴了,我哪错了?

    说错话了?

    没有吧?

    唉,伴君如伴虎,太折磨人了,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