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应当报官
    “三小姐,前面似乎是我们府里的马车。”赶车的家丁出声道。

    言蓁蓁探头看了一眼,迎面来的林嫲嫲一眼就看到了她:“三小姐哟,你们可算是回来了。再不回来,夫人都要报官寻人了。”

    林嫲嫲立刻要车夫调了车头,与大马车并驾齐驱。

    “林嫲嫲,大姐姐和二姐姐在车上睡着了,马车走的慢了些。你那里有没有带吃的,我好饿。”言蓁蓁朝林嫲嫲伸手,马车里带的点心能吃的,都叫她吃完了。

    “老奴就想着小姐们会饿了。”林嫲嫲直接从车里拿出了食盒。

    春云接过来,一摸那食盒还是热的:“林嫲嫲就是会心疼小姐,一路上我被小姐责怪了许久,说带的点心少了,都不够她塞牙缝,幸好大小姐和二小姐睡着了,没跟她抢吃的。”

    言婷婷迷迷糊糊醒来,把言蓁蓁与林嫲嫲说的话听了大半:“现在有人跟你抢吃的了。”

    她犹记得马车似乎撞上了什么,她和二妹妹三妹妹被颠的七晕八素,后来……她有些不敢想,只看了一眼言嘉嘉,又看了一眼言蓁蓁,满眼都是疑问。

    之前不是有绑匪吗?

    她们三个好端端的睡在马车里。

    林嫲嫲还送来了吃食。

    “用不着抢,多的很,老奴带了三份的。老奴寻摸着三个小姐也该饿了。”林嫲嫲不动声色的打量大马车外的跟从。三小姐只带了春云,大小姐的素梅,二小姐青栀和翠竹,四个人中除了春云毫无异常,其余的有些蔫头耷脑的。

    跟去的家丁少了一个。

    原本该是车夫赶车的,现在赶车的是个家丁。

    许是闻到了食物的香气,言嘉嘉嘤咛一声醒转:“我怎么睡到了天黑?”

    “饿晕了吧?”言蓁蓁从食盒里挑了一小碟子蒸饺拿在手里,把食盒给了言婷婷:“你们两个就是娇嫩,”

    她捏了两个蒸饺放进嘴里,把小碟子连同剩下的蒸饺递出去:“你们一个人一个分了。”

    剩下六只蒸饺,也就是一人一口。

    家丁面目含笑的接了:“多谢三小姐。”

    青栀等几人饥肠辘辘的,哪敢接言蓁蓁的吃食?只要春云和家丁两个分了。言嘉嘉动作秀气的吃了几口就不吃了,她茫然无措的道:“那我们是去上了香,还是根本没有?”

    “当然是没有了,谁见了那种血腥场面还能悠闲的去上香?”言蓁蓁微微挑起帘子,似乎是对言婷婷和言嘉嘉说话,又好似在和林嫲嫲隔车对望。

    “路遇两伙子绑匪,都想劫掠言府的马车,分赃不均打了起来,我打倒了匪首,这才逃了出来。那匪首还在那岔路的小院子里,不知道死的还是活的,两伙匪徒自杀残杀,是不是得报官啊?”

    言蓁蓁说的是轻描淡写,林嫲嫲的听的胆战心惊,她惊疑不定的望着言蓁蓁,见言蓁蓁对她微微点头,当即对车旁两个家丁努了努嘴:“既是匪徒,理当报官,你们两个拿了言府的帖子去衙门。”

    “我怎么一点子印象也没有了?”言嘉嘉捏着眉心,皱眉冥思苦想。心里对言蓁蓁和林嫲嫲说要报官,着急的火烧火燎的,如果真的报官,两厢里一对,就把她抖出来了。她偷眼朝车外瞄了一眼,只见家丁云途,不见另一个,心里更是着急。

    言婷婷与言蓁蓁的目光一触即分:“我也毫无印象,只觉得睡了一路。三妹妹可知道些什么,一定要告诉姐姐们啊。”

    “懒得同你们说话,一个个娇柔的,风吹就倒,见血就晕。”言蓁蓁无比嫌弃的撇撇嘴,末了使劲敲车厢:“停车,我要去跟林嫲嫲挤一挤。”

    家丁赶紧停下马车。

    那厢林嫲嫲也叫马车停了:“三小姐使不得啊,老奴这马车逼仄的紧,恐委屈——”

    言蓁蓁直接踩着车辕,跃到小马车的车辕上:“委屈什么?我看她们两娇滴滴扭扭捏捏的,我才委屈。”

    她往车厢里一钻。

    林嫲嫲立刻拉住了言蓁蓁的手,双目满是殷殷关切:“早知道,老奴就套大马车来了。”

    言蓁蓁对着林嫲嫲笑了笑,发现林嫲嫲眼圈里泛着泪光,使劲捏了捏林嫲嫲的手:“林嫲嫲嫌挤可以去和二姐姐大姐姐同乘,我也落的清静。”

    两辆马车重新走起。

    “大姐姐,三妹妹这是闹什么脾气呢?”言嘉嘉扬声问车外的丫鬟:“到底发生了什么?”

    素梅牙齿打颤:“奴婢们也只比小姐们先醒来片刻,三小姐说遇到匪徒了,奴婢却不曾有印象。”

    言嘉嘉又叫青栀和翠竹,那两个结结巴巴的,半天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言婷婷只好和言嘉嘉拉呱了闲话:“不知道绣娘有没有把我们的新衣服做出来,我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成品了。”

    “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快同老奴说说,老奴心里也好有个底,不然虽是报了官,那厢一问三不知。”林嫲嫲的声音压的极低,外有车轮声,马蹄声,脚步声,绝不会听到她说话。

    “有匪徒假作绑匪想绑我,安叔同那瘸子想英雄救美,匪徒那一伙子与安叔同的人火并,只剩一个安叔同,我假装没认出他来,把他揍了个半死。”言蓁蓁的声音同样很小,半真半假的说了事情过程。

    绝口没提四云把安叔同的人都杀了。

    林嫲嫲一听,恨声道:“小姐就是同夫人一样心善,怎的才半死?应该打死的。这种时候打死了就打死了,谁也没话说。”

    “没打死,留了一口气。我恶名昭著的话,百花宴上应该没人想要娶我了吧。”言蓁蓁笑的格外欢快。

    “我的小姐啊,哪里有自堕名声的?你要是坏了名声,以后可怎么办?”林嫲嫲心疼的眼泪都快滚下来了。

    言蓁蓁眨了眨眼睛,她又不嫁人,名声好不好有什么打紧?“事到如今,就算是想隐瞒也瞒不了,我又不可能真的杀人。到时候嘴在别人鼻子下边,也由不得我啊。”

    “现在阻止报官还来得及。”林嫲嫲提高了声音:“不知道大小姐,二小姐意下如何?”

    言婷婷回道:“这可是天子脚下,怎能容许盗匪猖獗?必须报官,这是我们姐妹没有事情,如果是有事了呢?”

    言嘉嘉还没来得急说不报官,就被言婷婷堵了话,只好细声细气的附和道:“大姐姐说的极是,这种事还是要杜绝的好。”

    她语气里的言不由衷,言蓁蓁听的差点笑出来:“这才像话,我还怕你们吓的糊涂了,要阻止报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