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47章 真理之门内的人!
    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何不凡。”

    看向真理之门,林君河在恍惚中,突然看到了一片幻象。

    在幻象中,他看到了山川,河流,还有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

    一位农夫正在草原上牧羊,微风拂过,惹得草地一阵摇曳。

    远处,夕阳正洒入在黄昏的小镇中,拉出了一家三口充满了欢笑的影子。

    这是一个王国。

    一个不大的国家。

    这个国家,只有寥寥数百万的人口。

    但,在仁慈而又英明的老国王的治理下,每个人都过着安定,而又井井有条的日子。

    虽然算不上富足,但很少有人会因为饥饿与寒冷而烦恼。

    在幻象中,林君河看到的,是一幅幅脸上发自内心的笑容,还有那平淡却又温馨的每一天。

    但……

    在某一天,在夜幕降临之后。

    光明,再也没有光临过这个国家。

    那是一个静谧的夜晚。

    顽皮的孩子在院中三三两两的玩闹着,精明的商人在昏黄的油灯下对着羊皮纸苦思冥想。

    男人在屋里喝着刚酿好的葡萄酒。

    女人,则一边慈爱的看着院中的孩子,一边修补着破损的衣物。

    一切的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寻常,那么的平凡。

    但……

    就在这静谧而又平凡的夜空中。

    一扇巨大的门扉,突然降临了!

    血色闪电,肆虐过城内的每一寸土地。

    鲜血,与惨叫,交织成了一场悲惨绝伦的交响乐。

    死亡,在城内狂舞,而后朝着四面八方扩散,直到整个国家都变成了人间炼狱!

    哀嚎遍野。

    院落里洒落着孩童的玩物,母亲护着怀中幼小的孩童,被倒塌的房屋砸得不成人形,却依旧没能保护住她挚爱的孩子。

    阔绰的二层小楼内,煤油灯早已翻倒在地,整座房子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富商在哀嚎着,挣扎着,最后只留下一枚金币,从他化为飞灰的掌心滑落……

    死亡,没有放过任何一个人,平等的光顾了每一个人。

    属于死亡的永夜,降临了!

    所有人,都在痛苦的祈求着神,祈求着他们伟大国王的拯救。

    殊不知。

    他们伟大的王,刚刚被割下了头颅。

    那正在流淌温热鲜血的脑袋上,一双不甘瞑目的双眸,正死死的看着一个年轻的男人。

    他的……

    儿子!

    一个眼神阴戾而又疯狂,一个危险的男人!

    他那年轻,而又倨傲,视一切为蝼蚁的模样,跟林君河见过的一个人,一模一样。

    不死大君!

    冷漠的俯视着这原本即将不就就该属于他的王国,不死大君的脸上没有半点波动。

    看着天空中的真理之门,他露出了兴奋而又狂热的笑容。

    “羊皮纸上记载的是真的。”

    “真理之门降临了,我,将成为神!”

    哈哈大笑着,不死大君缓缓升空而起。

    在炼狱的上方,他静静的俯视着下方的火海,平静得有如一个恶魔。

    献祭整个国家的国民,一个名为不死大君的人,诞生了。

    在真理之门中,他,获得了无上的力量,踏上了疯狂而又偏执的成神之路!

    这一夜,斯诺王国彻底灭亡,而一个名为噬神者的组织,在黑暗中,诞生了……

    ……

    “他竟然真的献祭了一整国家的人?”

    “而且,那还是原本属于他的王国。”

    看着眼前疯狂的一幕又一幕,林君河虽然皱了皱眉头,但并没有显得太过惊讶。

    力量,会让人迷失自己这种事情,他早就已经知道了。

    不然,苍龙道人也不会因为苍天之眼而跟他反目成仇,让他差点身死道消。

    “只是……这家伙的残忍程度,就算是比起玄界大陆的那些魔头,也不遑多让了。”

    眼前的幻象差不多快要结束了,林君河便把目光再度转到了真理之门上。

    但。

    就在他想要对这扇神秘的门扉一探究竟的时候。

    突然。

    一股恐怖的气息,没有丝毫预兆的从门内爆发。

    无数漆黑的手掌,有如海啸般从里边爆发,想要将林君河给拉入门内。

    面无表情,面对这突然的袭击,林君河早有预料。

    一声冷哼中,他的身上爆发出了万丈光芒。

    太阳精火,把林君河照耀得比烈日还要璀璨,开始焚烧周围的一切!

    眨眼间,万千黑手,灰飞烟灭。

    漆黑洪流,烟消云散!

    但。

    就在最后一缕黑雾消散的瞬间。

    一支隐藏在洪流最深处的黑色箭矢,竟突然朝着林君河的脑海穿刺而来!

    太阳精火在第一时间便阻挡在了它的面前。

    然而。

    这一次,太阳精火,却没能显威。

    异变突生!

    那黑色箭矢,在触碰到太阳精火后,不仅没有消散,反而加快了速度,继续前行!

    只不过一个呼吸间的功夫,它,便已经突破了火海的包围,而后……

    深深刺入了林君河的额头!

    这一箭,来得太过出乎意料,没给林君河任何的反应时间,便已得逞。

    只是。

    奇怪的是。

    箭矢,在刺入林君河的脑海中后,却并没有在他的脑门上留下丝毫的痕迹。

    仿佛,它是由空气做成的。

    又仿佛,之前的一切,只是一场幻象。

    但,就在这时。

    林君河的额头处,突然冒出了一片黑雾!

    下一刻,一个古老,而又晦涩难懂的符文,突然出现在了林君河的额头处。

    林君河都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一道嘶哑中,带着深深沧桑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了起来。

    “我的本体……败了么?”

    “可惜……你终究还是太年轻了。”

    在这道声音响起过后,在门的后方,那片黑暗的深处,林君河突然看到了一个身影。

    那是一个老者,一副行将就木的模样,头发跟胡子,都随意的披散着,有如杂草般的干枯与凌乱。

    乍一看,这只是一个寻常的老者,随处可见。

    但。

    在他身上的某个部位,林君河却意外的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那就是……

    他的眼睛!

    那双眸子,充满了血丝,眼眸中,写满了疯狂二字。

    很难想象,一名老者,竟然会拥有着这样一双比杀人犯还要恐怖百倍的眼睛。

    而更让林君河感到不可思议的是。

    此时……

    他的身上,遍布着漆黑的锁链,那锁链,比拳头都还要粗,上边纂刻着无数复杂的符文。

    他……

    竟然被真理之门给锁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