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1章 真·欲火焚身
    鹡鸰选择苇牙,究其本质,很像是男女之间的那点事。

    男人在选择女人时,绝大多数倾向于颜好胸大腿长臀翘的女人。

    从心理学角度来讲,是为了遵从自身欲望和满足虚荣心;而从生理学角度来讲,是为了更好的传承基因延续种族而做出的潜意识优选。

    但这只是理想中的最佳选择,并不是说不符合这个标准,男人就会石更不起来。

    反之女人亦是如此。

    06号「篝」的情况更为特殊。

    她只是在心理上偏于男性,但生理上却是女性部分占据了主导,因此比起稀少的女性苇牙来说,她的身体显然更倾向于接受男性苇牙的羽化。

    尽管她从未考虑过「佐桥皆人」,甚至有点看不起这个至今也不敢踏出出云庄的废柴落榜生,可不得不承认的是,「佐桥皆人」却是距离她最近,同时也是接触最多的苇牙。

    身体的欲望并不会因为头脑的理智而消退。

    不管「篝」再怎么暗示自己是男人,可趋于女性化的身体却愈发开始忠实于来自于基因深处的欲望。

    此刻的「篝」就像是一个旷日持久的怨妇,哪怕极度厌恶被男人羽化,依旧不可避免的对身边唯一的苇牙「佐桥皆人」起了最为原始的欲求反应。

    “不……不可能,我怎么会看上「佐桥皆人」这种废柴落榜生,一定是这该死的身体……”

    不得不说,06号「篝」对于自身的状况还有是有着清晰的认知。

    一盆冷水从头浇下去,通红的皮肤上升起成片的白色水雾,因高热而有些混沌的头脑终于清醒了许多。

    “这具身体的变化太大了,熟悉的人一眼就会看出问题,看来工作的地方已经不能再去了……”

    风俗业在倭国算得上是一个高收入职业,作为歌舞伎町的头牌牛郎,「篝」自然是收入不菲,即便是短时间内不去工作,生活方面也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真正的麻烦并不来自经济方面。

    「篝」很清楚,自己性别不稳定的根本原因是鹡鸰基干的不稳定,而鹡鸰基干又与鹡鸰的能力息息相关。

    原本性别的转变,也就意味着她的能力也开始处于极度不稳定的状态,除非能尽快羽化将她的鹡鸰基干稳定下来,否则仅靠意志力压制,身体欲望的反弹也将越来越强,终究会有彻底失控暴走的那一天。

    对于有着「炎之鹡鸰」之称的她来说,那就是——真·欲火焚身。

    估计可能连骨灰都剩不下吧。

    ……

    擦干身体走出浴室,刚开门「篝」便看到了站在走廊中的01号「美哉」。

    「篝」皱起眉头,低头想要从「美哉」身边走过。

    “篝,你的身体恶化了。”

    「美哉」是守护所有鹡鸰的「柱」,也是M.最早唤醒的鹡鸰之一,对于「篝」这个身体状况有些返祖的特殊鹡鸰自然是印象深刻。

    「篝」的面色一变,冷言道:“我的事,不需要任何人来插手。”

    「美哉」突然闪电般的出手,「篝」刚想躲避已然来不及,身上的白衬衫嗤啦被「美哉」从中间撕开,两只没有任何保护的小鸽子在光天化日下瑟瑟发抖。

    “你……你干什么!”「篝」下意识的护住胸口,一张棱角愈发柔和的俏脸涨得通红。

    「美哉」神情凝重的注视着「篝」。

    看来「篝」的身体变化比她预想中的更加严重。

    如果一个男人被裸露上身,第一反应会是护胸吗?肯定不会,这是女性才会有的潜意识动作。

    也就是说,「篝」的女性化转变并非只有外表,她的内心实际上也在不知不觉间逐步开始认同新的性别身份。

    “篝,你的身体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须赶快羽化!”哪怕不是为了与「佐桥高美」的约定,「美哉」也不想看到「篝」出事。

    「篝」甩开「美哉」的手,将衬衣的扣子重新扣起,说道:“美哉,你应该清楚我的想法……在没有找到我认可的苇牙之前,我是不会随随便便羽化的。”

    「美哉」当然清楚「篝」对于自身性别的执念,皱眉轻咬着下唇,有些恨铁不成钢道:“你这种坚持有什么意义吗?难道是男是女,会比你的命还重要?”

    “你以为我真的很在意自己究竟是男是女吗?”「篝」似乎被「美哉」的话触动了心事,突然情绪失控的咆哮起来,“以我这种奇怪身体,有哪个苇牙会喜欢我这种非男非女的怪物!!”

    「美哉」错愕的盯着那歇斯底里的「篝」,她还是第一次听「篝」吐露出内心的真实想法。

    随着情绪的逐渐平复,「篝」的脸上也再次恢复了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刚才的话……就当我从未说过。羽化的事也不要再劝我了,如果找不到一个愿意真心接受我这具身体的苇牙,我宁愿在火焰中烧成灰烬。”

    ……

    新东帝都郊外,雏田庄。

    罗戒叼着一根随手折来的草梗坐在公寓的房梁上,百无聊赖的看着远处08号「秋津」与09号「月海」激战正酣。

    “这个「月海」还真是不消停啊……”

    自打昨天将09号「月海」带回雏田庄,这傲娇金发妹子就如同当初《侏罗纪世界》中的那只暴虐霸王龙,开始在一群鹡鸰中确认自身的所在的生物链等级。

    她先是或利诱或威逼的解决了108号「草野」、38号「蜜羽」、39号「蜜姬」、65号「多姬」和40号「鹀」。

    又十分嚣张的花样吊打了十位数编号中顶尖战力的87号「鹿火」和10号「钿女」。

    今天,她终于赌上正妻的名号,向雏田庄内唯一能与之抗衡的对手,08号「秋津」发出了正式挑战。

    然而,这一次她却遇到了对手。

    「秋津」的“控冰”能力,对「月海」的“控水”能力居然有着天然的克制,「月海」耗费心力聚集起的水源,总会被「秋津」随手冻上,然后掉过头来攻击「月海」,颇有些借力打力的意味。

    虽说现在似乎是不分胜负,但凡明眼人都能看出,「月海」的消耗明显要比「秋津」大得多,不管再怎么强撑,落败都是早晚的事。

    不知何时,几片带着淡淡香气的花瓣随着一股微风在罗戒眼前飘过。

    一个长发飘飘的紫衣女子如随风而来的花瓣般轻轻踏在房顶的瓦片上。

    “夜魇君真的好悠闲啊……怎么样?我送你的礼物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