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1章 道歉的常识
    “嗯……先去找芽衣子吧。”

    「栗原万里」强作镇定,然而略显急促的呼吸在这安静的房间内就仿佛风箱般粗重。

    该死!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男人做出如此亲近的举动?

    明明才是第二次见面,怎么感觉好像认识了很久似的……

    这已经不是“吊桥效应”可以解释了。

    完全不科学!

    ……

    看着「栗原万里」那明显想要逃开的背影,罗戒的神情若有所思。

    因为父亲那喜欢后面的变态嗜好,「栗原万里」对男性的厌恶不是一般的强烈。

    在原著中,即便是主角光环附体的「藤野清志」,与「栗原万里」摆出过衔尾蛇姿势,最终也没能获得这位大小姐青睐。

    正因如此,「栗原万里」的好感度不是一般的难刷。

    而刚刚那一瞬间,罗戒从对方那完全下意识的动作中明显感觉到了一种亲近感。

    如果好感度可以直接观测到,他估计「栗原万里」对他的好感度很可能已经达到了40以上,超越普通朋友,开始向60点好友这一程度稳步迈进。

    是因为【姐妹丼】这个称号么?

    ——当攻略姐妹系角色时,当其中一方好感度增加,另一方好感度也会随之增加。反之则会同时降低。

    他这时才忽然意识到,「栗原千代」和「栗原万里」两人刚好满足了【姐妹丼】这个称号的触发条件。

    而他与「栗原千代」的交好,恰恰间接把其姐「栗原万里」的好感度也给作弊般的带了上去。

    心有灵犀的姐妹同时喜欢一个类型——这特么简直就像是某些不可描述影片中才会出现的狗血设定。

    不得不说,【姐妹丼】这称号发动条件虽然苛刻,可一旦满足,效果简直强到爆表。

    只要从现在开始,他尽量与「栗原万里」保持距离,不去触这位极度厌恶男人的大小姐的霉头,专心刷「栗原千代」这个傻白甜小天使的好感度,到时候自然而然就会收获双倍的快……嗯,是好感度。

    ……

    4017寝室门口。

    罗戒将手按在【妖刀·幡门场】的刀柄上,向一脸凝重的「栗原万里」投去一个肯定的眼神。

    咚咚——

    沉闷的敲门声在走廊里不断回荡。

    “芽衣子,我是万里,你在里面吗?”

    里面迅速传来开锁的声音,数秒后房门猛的被拉开,身材高挑火爆的「白木芽衣子」汗流狭背的站在门口,又惊又喜的望着眼前的「栗原万里」。

    “会长,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别激动,不然你又要出汗了。”「栗原万里」对这个小学时就在一起的玩伴那特殊体质可谓非常了解。

    “非常抱歉。”

    别看「白木芽衣子」平日里一副气场十足的女王模样,但在「栗原万里」面前规矩得就像等待老师训话的好学生。

    对于她来说,「栗原万里」不仅是她最好的朋友,更是她的心灵导师,引领她走出自卑这片阴霾的一道光。

    “咦?你不是那个……”

    确认了「栗原万里」无事后,「白木芽衣子」这才注意到旁边的罗戒,一张冷艳的面庞瞬间挂起寒霜。

    她平时很少会去认真记忆一个人的容貌,但她怎么也忘不了眼前这幅面孔,毕竟这是唯一一个曾在力量方面胜过她的男人。

    还让她在「栗原万里」的面前丢了那么大的丑。

    「栗原万里」一看这剑拔弩张的气势就知道要遭,当即呵斥道:“芽衣子,不得无礼!刚才是夜魇老师救了我,而且整个走廊的那些怪物也都是他一人消灭的,如若不然,我们现在也不可能见面。”

    “抱歉,刚才是我失礼了!”「白木芽衣子」对「栗原万里」的话自然是绝对信任,毫不犹豫的当场扑通一个标准的土下座,额头贴地道:“万分感谢您对会长大人的出手相救!”

    罗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这「白木芽衣子」真不愧是「栗原万里」手下的头号忠犬,这种忠心简直堪比洗脑了。

    “起来吧,白木同学。”

    看着那被挤压得快要跳出领口的两只大免子,罗戒决定接受对方这充满常识和诚意的道歉。

    或许是因为救了「栗原万里」,「白木芽衣子」对于罗戒的态度好转了许多,眼中的敌视和厌恶已然消失。

    虽依旧保持着明显的疏离感,但好感度应该已经不再是负数了。

    “叙旧的事留到以后再说,我们该去找绿川同学了。”

    视觉投影中的倒计时还有十五分钟,罗戒不禁开口催促道。

    “夜魇老师说得没错,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外面发生了什么还不知道,我们必须尽可能多的汇合其他幸存者。”

    「白木芽衣子」意外的看了「栗原万里」一眼,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自己这位好友主动附和一个男人的观点,视线不由得在两人身上停留了数秒。

    “好的,会长。”

    片刻后,罗戒一行三人如法炮制叫开了4021寝室的大门。

    “万里学姐,芽衣子学姐……啊!是你!”

    「绿川花」见到罗戒时的反应,要比之前的「白木芽衣子」更加剧烈,若不是顾忌着另外两人在场,只怕早已飞身一脚踹过来了。

    “怎么?小花你认识夜魇老师吗?”「栗原万里」似乎看出了「绿川花」情绪的反常。

    “呃,万里学姐你忘了?我们曾经跟夜魇老师在理事长办公室见过面。”

    「绿川花」急中生智解释道,并暗中向罗戒偷偷做了个威胁的手势,示意他不许把上次那件丢人的事情说出去。

    “哦,是了。”这个解释合情合理,「栗原万里」只当是「绿川花」还在记当时的仇,淡淡一笑道:“那次的事只是个意外,而且主要责任在芽衣子,小花你就不要和夜魇老师计较了。”

    和之前「白木芽衣子」的反应一样,「绿川花」闻言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我的天哪哦买疙瘩!

    一向对男人不假辞色的会长大人,居然在帮一个男人说话?

    难道是世界末日到了?

    「绿川花」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那仿佛没有尽头的浓雾,忽然觉得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