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需要对策
    楚铮觉得,他媳妇儿这番话说的他,心弦都快要被弹到良心作痛咯。

    “我怎么可能会有那么没良心的想法儿!”

    盘坐在韩子禾面前,楚铮就差将两只脚也举起来保证了。

    “是,我承认我不赞成你千里万里追寻过来,可是凭良心说,我当时都没想到孩子,我就是担心你!我怕你不安全!”

    楚铮说的很认真啊,甚至,生怕他媳妇儿不信,还特意解释说:“对于孩子,我是个不够尽责、甚至还有那么些个失责的父亲,但是我对你,媳妇儿,我那颗心真是能够发誓,我就没有半点儿偏差!”

    他说着话还使劲儿抓脑袋,好像恨不能立刻找到强有力的证据一样。

    “你不要着急啊,你想说什么话,我也都能想到。”韩子禾拍拍他肩膀,示意他可以放松下来。

    他媳妇儿的手对于他,就好像有安抚作用,只要轻轻拍触他啊,他就能立刻冷静放松下来。

    “至于孩子们,想来也能知道你那片苦心,当然理解不理解呢,咱不能强求,但是要说欠,那肯定是不欠他们的!”

    说到最后,其实楚铮也有那么点儿心虚。

    他真做不到因为自己生了他们,就认为在陪伴方面有所失职的他们,对孩子无亏欠。

    可是要说欠,他可以把这份亏欠算到自己身上,也不想让他媳妇儿理亏丁点。

    “说句现实的话,最不济不是还有韩品湛湛和老幺他们可以塑造?再说了,就算孩子们都不待见你我,咱不是还有干休所作为后路?”

    韩子禾:“……”

    她自认为自己是想的较长远的,可是没想到楚铮能比她想的还远啊!说真的,刚刚跟楚铮那番好像自我剖析的话,其实还是些表演成分的。当然,这不是说就完全不是她的心里话了。怎么说呢,她之所以说那般多,也就是想丑话说前头。

    她不想等到许久之后,因为有孩子长歪了,他们用这段经历来作为抵制她教育他们的借口,也不想若是有孩子教育不过来,让楚铮以此为迁怒她的理由。

    当然,就算楚铮敢因此儿迁怒她,她也不怕啊!大不了打过之后利落分手,谁怕谁?!

    韩子禾虽然不太清楚国内俩孩子的具体情况,但是,她已经做好回国之后找机会收拾熊孩子的心理准备了。

    孩子变熊,这样的过程好像很容易,但是想把熊孩子矫正过来,这里面的辛酸,就不是一言两语能够说的。

    要说不后悔,韩子禾也不能肯定,可是万一孩子真不好管了,她想她也不会委屈自己,到时候怎么办,还是看着来吧!

    其实不怕孩子将自己的情绪外放出来,怕就怕这孩子全都憋在心里,等到长大之后,彻底放飞自我。

    韩子禾想,国内的俩孩子应该不至于这样吧?

    要是真这样,那等到孩子长大以后,可就……真有的头疼啦!

    ……

    “禾禾,我感觉你咋这么理智呢?”趁楚铮出去给媳妇儿订饮料的时候,展羽又蹦出来,小声跟韩子禾说话,“你咋都不唏嘘?”

    “那我要是唏嘘,国内的俩孩子……就能不受楚铮他爹的影响啊?”

    展羽:“……那不太可能啊!”

    “那我要是唏嘘,我现在就可以立刻回到他们身边?”

    展羽:“……这根本不现实!”比上一个还不可能呢!

    “那我要是唏嘘,楚铮他那位爹和身后的妻女,就能够不撺掇?”

    展羽:“……这和期盼对方能够良心发现,有啥区别呢?”

    “那我要是唏嘘,国内的俩孩子就能够理解我的苦心,从我的角度考虑问题?”

    展羽:“……话说就你那俩孩子,他们现在好像还不到拥有共情能力的时候……吧?”

    “那我要是唏嘘,自从我离开他们赶赴楚铮身边儿至今,对他们造成的所有显着或者不显着的影响都会立刻消散?”

    展羽:“……能有这办好事?”

    “对啊!你说的这句话,就是我回答你,为啥子我情绪波动不大之回答,谢谢!”韩子禾拍拍展羽翅膀,“还有,你现在可以回去啦!楚铮可就要进来咯!”

    “他进来就进来,难不成……我还怕他啊!”展羽扑棱翅膀,让自己看起来可以更强大,好像这样就可以让自己显得对楚铮毫无畏惧了一般。

    “那好吧,你高兴就好啊!”韩子禾耸耸肩,让展羽随意咯。

    展羽:“……”

    嗯,韩子禾说的也很对啊,它可以当成是战略转移,对!就是有智慧的保存实力,它才不是害怕楚铮呢!

    ……

    “我怎么好像看到展羽的影子了?”楚铮刚端着餐盘走进来,就看向窗前,问。

    “嗯,展羽刚才给我建议,让我好好想想,怎么拿你出气比较好。”韩子禾说的语气让谁都能听出是玩笑话。

    于是楚铮以为这是自己媳妇儿没好气儿的损他呢。

    所以也就不以为意了。

    “媳妇儿,我刚刚点酒时,仔细琢磨了下,还是觉得不能对那俩孩子听之任之,怎么也要想个办法啊!”楚铮不甘心放任自己孩子让别人宠坏。

    要是不知道也就算了,这不是提前被人告知了,那还能被动啊?

    显然,韩子禾也是这样想的:“还算你有脑子!”

    别看这不是啥好话,可是听到楚铮耳朵里啊,那真叫他心花怒放啊!

    所以他眼睛炯炯有光的看向韩子禾,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地向他媳妇儿跟前凑:“媳妇儿,你是不是已经有所打算?”

    “当然不可能放任他们胡闹,虽然我不清楚他们究竟可以胡闹到怎样的程度。”

    “那我问问老郑!他肯定知道啊!”楚铮这说着话,就要去喊郑源。

    韩子禾一把将其拽过来,很是无语的拍他好几下,然后才问他:“你不是说人家老郑休息了?你怎么好意思折腾人家?”

    “怎么说也是孩子默认的干爸,怎么就不能被折腾?又不是为了别人,不是事关自己孩子么!”楚铮说的理所当然,韩子禾都不知自己应该怎么跟他说理。

    “那你认为你能问出什么来?”韩子禾放开他,问,“你以为人家郑源平时没有别的事儿了,就是关注你儿子闺女呢!”

    “就算不总盯着孩子,那他也应该比咱俩知道的多啊!”

    “你以为再多又能有多少?更何况,作为情商在线之人,你以为人家老郑真会把你儿子闺女所有的差劲儿之处一一点明?”

    楚铮抿抿嘴后,就默不吭声了。

    见他不说话,韩子禾才继续跟其说:“怎么可能呢!对不对!你要是不能理解呢,就让自己换位,想想你和老郑彼此换个位置,要是他儿子熊到让人恨不能直接诉诸武力,你知道他却一无所知,你会不会原原本本都跟他说?”

    “要是郑源的孩子完全不听管教,还在法律或者是道德的边界线上疯狂试探,我想我会和郑源说清楚!”楚铮还真认真琢磨他媳妇儿的建议,然后特别认真严肃的说。

    韩子禾:“……”

    好吧,他这样做也没有问题。

    只是这样说话,她想让他考虑到老郑的不容易,也很不容易了。

    “我想那俩孩子应该还不至于长到那般地步,所以,你若是再想想,小孩子熊,但是还没有特别过分,只是看起来,隐隐的有向不太讨喜的样子成长。

    你虽然也算是知情人,但很多事情不是你听说的、就是你推测的,反正亲眼目睹到的情境不过,而孩子的双亲却在这段时间都不曾和孩子接触过。

    作为你好友的夫妻俩,对孩子所有的认知,全都保持在……保持在他们和孩子分别前听话可爱的时候。那么,这时候的你呢,当真确定会毫无保留都说给你最好的友人听?”

    楚铮:“……”

    他想,他要是真的那么做啦,那和傻子有啥区别?

    虽然和好友应该要坦诚,可是,坦诚不代表毫无智慧的直言。

    不能说任何时候吧,那也要说大多数时候,直谏都是不怎么让人喜欢的。

    要不然世上也不能有“忠言逆耳利于行”这样的劝言存在了不是?

    可见大多数人还是不喜欢听逆耳忠言的,哪怕对方很清楚说着话之人是好意。

    想到这儿,楚铮微微停顿片刻之后,不禁怅然慨叹:“看来管教孩子这事儿,还只能咱俩来。”

    “本就该你我亲自动手的!”对于教育孩子这件事儿,韩子禾从来都不打算假托人手。

    之前把孩子撂国内时,她就做好了归来后好好扳孩子的准备。

    “媳妇儿,你还是说说想怎么做吧,我都听你的!”让他媳妇儿这么通分析,就算之前有啥想法的楚铮,这会儿也啥想法都没有了。

    既然自己没有媳妇儿通透,那还是听媳妇儿说好啦!

    楚铮想的很开,而且,他也很信任韩子禾!

    “我是这样想的,你联系国内的战友,看看能不能把这里孩子给放到大院儿的幼儿园里去,只要能放进去,最起码可以让你那位爹接触不到孩子,这样一来,先让那俩娃儿找不到靠山。可以让他们不向那熊孩子方面进展。”

    “这不是难事儿。”楚铮想了想说,“我记得还真有地方可以安排,只是不是咱军属大院儿的……”

    “这不要紧啊!”韩子禾摆摆手,跟楚铮表示不用介意这点儿问题。

    “只是,关键问题是会不会太远?你清楚的啊,要是特别远呢,可能会有阻力。”韩子禾提醒楚铮说,“就那俩娃可不仅是咱俩人的闺女儿子啊!他们还是你岳家外孙呢!”

    “你放心,指定让俩孩子都在京城读书!”楚铮跟韩子禾详细说好半晌,最后才又说,“那里正好是军事化管理的幼儿园,还能直上重点小学,是很不错的地方呢!”

    “听你这般描述……好像你以前没少去吧?”

    楚铮:“……好像也不多啊!我就是看看以前战友留下的遗孤。”

    听到这儿,韩子禾反应了过来:“不对!你说的地方该……不会是专程照顾战士遗孤的地方吧?”

    这刚说完,韩子禾不等楚铮说话,自己就先摆手:“那可不行啊!我跟你说,可不能让孩子到那里去!”

    “媳妇儿,你仔细想想呢,其实到那里暂时学习,也真没啥不可以啊!对不对?再说了,这也只是暂时而已,等到咱俩回去,就算你想让孩子继续就读,人家那里也不答应啊!那不是占用资源啊!到时候你通过你所在高校的关系,把孩子转到A大附小多容易?”

    韩子禾仍旧摇头说:“你和我现在可都是活的好好儿的,你让孩子们到那里就读,就不是占用人家资源啦?”

    “我找领导帮忙,他们会先替我划拨资源补上,等咱回去之后,自然要从酬劳福利里扣除了,肯定不能拖欠那里啊!”

    “你很清楚我说这许久根本不是你想解释的意思!”韩子禾让楚铮纠结的烦闷起来,“你说俩孩子忽然换环境也就算啦,亲人都不在身边儿,所以就必须要让环境和气氛跟得上,可是你安排的好地方是哪里?那里的人再好,里面的环境也会告诉孩子们,到那里意味着他们只有彼此了!这对孩子们而言是莫大的谎言!而这样的谎言会给他们带去怎样的痛苦,你有没有想过?!”

    要不是考虑到楚铮之后要和郑源以及沈亮和见面,韩子禾这会儿都有心揍他。

    楚铮:“……”

    好吧,他承认媳妇儿说服了他。

    “可是要是不去那里,我可以清楚的跟你说,不会有地方像你说的那样可以规矩孩子们。”

    “呼~~”韩子禾刚刚跟他争辩半晌,正好憋了一肚子气呢,这会儿话说透,还挺管用的,韩子禾心情也好很多,“你不清楚一句话啊?说是‘有条件需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啊’!”

    “你,是说……”楚铮听闻之后,不由心里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