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45章 新人王
    武林中文网 ,最快更新重生都市仙帝最新章节!

    一招,我张逸风将你踩在脚下!

    张逸风的声音不停回荡,惊愣了所有人。

    笑话!这绝对是天大的笑话。

    “新鸟,你脑袋秀逗了吧?你以为赢了张大全师兄,就能是田七师兄的对手,田师兄可不是辟谷期,而是步入了心动期的强者。”

    “嫩头青,你若是能赢了田七师兄,我干脆找块豆腐将自己撞死得了。”

    弟子们哈哈大笑,却不知道刚才张逸风说挑战张大全的时候,他们也是这种反应。

    “你一招败我?好,我就看看你要如何一招打败我。你出招吧,到时候别说我没给你机会。”

    田七显得非常淡然。

    张逸风冷笑道:“你还是做好准备,败了别说我没提醒你。”

    “哈哈,如果面对一位辟谷期的武者,我还需要准备,这些年的修炼不都白修了?”

    田七冷笑。

    ,)0zh

    四周的老弟子也笑了,纷纷道:“小子,你怕是不知道心动期修者有多强,心动期的修真者,哪怕是一百位辟谷巅峰强者联手,也伤不了。”

    “你小子,死定了!”

    闻言,张逸风摇了摇头,道:“既然听不进去,那就跪下吧!”

    张逸风不再废话,忽然,他的身体动了。

    同样没有施展武技,同样是凭借肉体的力量。但这一次,张逸风动用了金穴的力量。

    嘭!

    只听一声闷响,张逸风一脚踢在了田七小腿上。

    田七原本不屑一顾,甚至躲都没有躲。但当张逸风这一脚踢中他后,他整个瞬间跪在地上。

    甚至,他的小腿隐隐传来骨裂的声音。

    张逸风只是随意一腿,就将他踢得跪在了地上。

    就在田七跪下的那一瞬间,张逸风又有了动作,他右腿高高抬起,一个下劈腿,狠狠击在田七的后脑袋。

    轰!

    一声闷响,田七的身体重重摔在地上,随后张逸风踩住了田七的脑袋。

    哗!

    安静。

    整个院落,鸦雀无声。

    这一切说来迟,做起来却只在一瞬间。

    一招,张逸风真的一招便打败了田七,所有人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如果说张逸风能打败张大全,他们还能勉强接受,但田七可是心动期的强者啊。

    什么时候,心动期的强者这么脆弱了,能被辟谷期的修者一脚踢得跪在地上了?

    从古至今,从未有辟谷期的修者,击败过心动期啊。

    可为什么?为什么张逸风真的一招打败了田七师兄?!

    “你败了。”

    张逸风平淡的声音传来,他移开了踩在田七头上的脚,田七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现在他给了田七一个教训,这已经够了。

    “我败了,我居然败给了辟谷期修为的新人!”

    田七瞳孔有些涣散,他同样不敢相信他败了。而且是败给辟谷期修为的新鸟。

    这事情就算说出去,也没有几个人会信。

    “田七师兄,这小子是偷袭,所以才败了你。”

    “对,他就是偷袭,实在太无耻了。”

    老弟子的声音传来,替田七找到了失败的借口。

    田七身体一颤,随后摇了摇头道:“败了就是败了,没有偷袭不偷袭一说。我田七还要谢谢师弟给我上了这一课,从今天开始,我不会轻视任何一个对手,哪怕对方的修为远不如我。这一次大意,我被师弟踩在脚下,但下一次,我的对手就可能会要了我的命。”

    田七倒也算是个爷们,居然没有因此对张逸风生出恨意,反而很感谢张逸风,是张逸风让他彻底明白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的道理。

    田七的话让张逸风微微点了点头,他能明显感觉到,田七的心态从今天开始发生蜕变,他的前途变得更加广阔,这个人值得结交。

    “都让开吧,这堂服张逸风师弟有资格得到。”

    田七的声音再次传来,说着,他主动上前拿起衣服,递到张逸风手中。

    这一刻,没有人不服。

    “堂服你们已经得到,表明你们真正成为清风院的弟子,去找执事大人吧,她会安排你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还要去找执事?”

    张逸风当时就皱起了眉头。

    “嗯?你好像很怕蓝执事。”田七有些不解,“别的弟子可是想尽办法想要同执事大人对话,你居然还不珍惜。”

    “你的意思是,蓝香寒在你们心中很不错?”张逸风疑惑了,这种高傲,冷眼看人的女子,像个母夜叉似的,还有人觉得好?

    “蓝执事虽然为人冷傲了一点,但对我们还都不错的,平常也经常鼓励我们,让我们刻苦修炼。”

    “什么,这个母夜叉经常鼓励你们?”张逸风实在惊愕,这么说来,蓝香寒只是对他不好,但他实在想不通,他没有偷看过蓝香寒洗澡,也没有偷过蓝香寒内衣,蓝香寒犯得着对他整天嘲讽来嘲讽去吗?

    “原来蓝执事在你心里是母夜叉的形象。那你可就要注意了,我听说只有蓝执事真正关注某个弟子,才会变得这样,就如同恨铁不成钢一样,要让弟子受到千锤百炼。”

    张逸风哭笑不得,开口问道:“千锤百炼?那万一炼死了怎么办?”

    田七洒脱一笑:“死了当然就死了呗,修炼道路上谁能保证自己不被杀死。”

    张逸风无语:“那这算是被她看重,还是被她记恨?”

    “我也不清楚,反正,你自己小心,今后你的日子估计不会好过。好了,今日还有事情,改日再同你聊几句,你这个师弟,我认定了,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

    “那就承蒙师兄关照了,师兄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也尽管说。”

    一旁,苏柔看着两人奉承来奉承去,白了两人一眼,道:“好了,都别互相奉承了,我们去蓝执事那里吧。”

    两人告别了田七,这才离开院子。

    “张逸风,你干嘛总板着脸,好像别人欠你钱似得。”

    路上,苏柔见张逸风脸色不好,询问开口。

    张逸风淡淡道:“我本来就是这样的。”

    “我看不是吧,你是在担心蓝执事羞辱你?”

    张逸风的声音依旧平淡:“蓝执事我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她的羞辱对我来讲,并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