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201章 不要犹豫,嫁了吧!(求月票)
    到家十点多了,然而除了老爷子和小包子,以及看着小包子的林国栋,其他人执意聚在正堂等他们回来。

    前因后果,陆驰骁在等药物检测出来的期间,已经跟家里知会过了。

    要不是他一再保证孩子妈没事、对方的伎俩没来得及实施就被扼杀在摇篮里,全家人都想冲去现场扬威助阵。陆家官宣的儿媳妇,在外边受人欺负,那还了得!

    “小陆!随随!你们可算是回来了!”

    徐秀媛第一个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走到门口一看,果真是他们回来了。

    “我没事姑,让你们但心了。”徐随珠挽起她姑的胳膊安抚,“瞧,我好着呢,啥事都没有。反而还打了对方一巴掌。”

    “要我说,一个巴掌哪够啊!这么狠毒的主意,亏她想得出来,狠狠甩她几十、上百个都不为过!”

    陆夫人走过来义愤填膺地说,随即安抚地拍拍徐随珠的背,“别怕!别说这件事是陈家母女自个惹出来的,就算我们理亏,也不怕他陈家!”

    陆战锋抽抽嘴角:“这话别到处嘚吧,没得让人以为我们陆家恃强凌弱。”

    “那又怎样!有本事别招惹我们家的人啊。”陆夫人头一昂,愤愤道,“没那实力又想作妖,活该有这下场!”

    “行行,你继续。”陆战锋拿媳妇没办法,扭头问儿子具体情况。

    “……大致就这样,具体的明天再说。”陆驰骁简单说了几句,其实都在电话里说过了,于是起身拉过徐随珠往厨房走,“不早了,你们先去睡,我们晚饭还没吃,这个点吃饭没什么胃口,我去煮两碗汤面。”

    徐随珠提议:“要不多煮点,大家想必都饿了。”

    “年纪大了吃多不好。早睡早起才是养生真谛。”

    “……”

    “臭小子!”陆战锋忍不住笑骂。

    陆夫人倒是挺满意两人的发展进度。这才对嘛,之前说句话都要隔个一两米,看着都让人心焦。恨不得她来替儿子追媳妇。

    “话糙理不糙,那就早点睡,明天再问他们情况也不迟。”陆夫人推推丈夫,让他别杵在这里当蜡烛了。给小俩口腾点空间。

    徐秀媛想想不禁有些好笑。

    带着笑意回到房间,见男人靠坐在床头,认真地给呼呼睡得正香的小包子打着蒲扇。

    “随随回来了?”

    “回来了,人没事就好。”徐秀媛压着声音说,“别的我看亲家他们处理得比我们周全,就没多问。”

    “是这个理。”林国栋点点头。

    “哎,我跟你说啊,”徐秀媛碰碰他,眼底写满笑意,“我看小陆对随随挺好的,两人这个点了还没吃饭,他一回来就去厨房煮面不说,还不让他妈拉着随随多问,怕随随饿到了。”

    “这我早看出来了。”

    “切!那你当时还猛灌人家酒?”

    “那时候不还没看出来嘛。”

    “你就吹吧!”徐秀媛换了睡衣裤上床,“睡觉。”

    那厢,徐随珠发现陆大佬真会煮面。

    像模像样地煎蛋、切菜,不一会儿,两碗葫芦鸡蛋面就热腾腾地出锅了,最上面还铺了两只大虾干。

    “站着干什么?快坐下啊。”他端了一碗先放到她面前,“尝尝我的手艺。”

    徐随珠尝了一口,朝他竖大拇指:“挺好的。”

    “是吧?这也是我的一项优点,徐老师满意就好。”

    “……”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

    两人边吃边聊今天发生的事。

    “魏处说的没错,京都水太深。”徐随珠叹了口气,“我还是回渔村吧!”

    陆大佬被她逗笑了:“我以为徐老师不会惧这些阴谋阳谋。”

    “谁说的?”徐随珠睨他一眼,“我怕死了好嘛。我就一升斗小民,哪斗得过你们这些大佬。”

    陆大佬失笑摇头,主动帮她剥好虾干,还放到米醋碟蘸了蘸,既开胃又杀菌,才夹到她嘴边。

    徐随珠对这样的投喂方式略感羞耻,但还是张嘴吃了,没落他面子。

    大佬给她剥虾,还喂到嘴边,这样的待遇舍她其谁?哦,还有小包子。她不是独一份,嘤!

    他看她吃了,才满意地笑笑,低头扒自己的面。

    两人一前一后吃完,陆驰骁积极地收拾饭桌去刷碗。

    徐随珠倚在厨房门口,看人高马大的他,站在矮矮的水龙头前,得弯下腰才行。

    这一刻,她想起很久以前看到的一句话:要是遇到一个愿意为你洗手作羹汤的男人,不要犹豫,嫁了吧!

    ……

    次日,京都小范围地变天了。

    随着一本暗账的揭露,以陈赫博为首的一串蛀虫被掀开了遮羞布。

    很扯的是,陈赫博之所以走上这条不归路,原因竟是为了满足继妻穿金戴银的心愿。

    “她嫁我时,才二十出头,最美好的年华,却因为我那些个竞争对手的诡计,不得不跟了我这个糟老头。这些年委屈她了。物质上的满足,多少弥补点我对她的亏欠。”

    众人默。

    人说“红颜祸水”,好歹那红颜是真的美、性格也真温柔,可陈阿香……啧!除了嫁给陈赫博时年纪确实轻,但别的嘛,一言难尽。

    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随着深入调查陈阿香手上那份药的来源,发现这不是陈阿香第一次接头购买,前面已经有过一次了。继续追查,一条埋了二十多年的线索被翻了出来——

    原来,陈阿香当年就是利用这款药,耍手段让陈赫博娶了她。

    也就是说,陈赫博的愧疚、亏欠,根本没有意义。

    因为陈阿香本身就是那次事件的主导者,而非无辜的、受迫害的女性。

    “不可能!这不可能!”陈赫博在牢里听说后,震惊得不能自已。

    可事实就是事实。

    也正是这丑陋不堪的事实,让他迷失了自我、步步踏上覆灭之路……

    随着陈家母女腌臜的算计暴露人前,各家有闺女曾对陆驰骁动心的,接二连三被家里长辈耳提面命——赶紧扔掉不该有的念头,人连孩子都有了,而且陆家对这个未过门的媳妇据说很满意,还想咋地?想做陈雪姣第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