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西洲,中央,南蛮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亟雷阵图
    “别问我的情况了。”

    赵毅看了看他面色苍白的老脸,满是沟壑纵横,低声道:“倒是老先生你是如何成了这般模样?听之前所言,你们是逃难到这里的?”

    斐元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摸了摸男孩的脑袋,缓缓道:“自从那川天城与小友一别,我就星夜赶路,回了暗影山庄。但我却不曾想到,昔日老主人打下的一片江山全被一群白眼狼给吞下去了,我拼死才救出了小主人,途中被又被人追杀,再次伤了本源……”

    斐元向赵毅大概讲述了事情的大致经过,叹息道:“人终有一死,老夫早就想过自己是怎么死的,但不曾想过会死得这么憋屈,此生的遗憾莫过于此啊。”

    “不,不,斐爷爷不会死的,斐爷爷说过:你要看着我长大,看着我娶妻生子的。”

    斐元脸色益发枯槁、衰败,被他称作小主人的吕轩,凄然道:“轩儿不许你食言,不许你离我而去,你要是走了,就只剩下我孤独于世了!”

    床上的虚弱人影心中苦涩,宠溺地抚摸着床沿边男孩的脑袋。赵毅默默看着,心底亦有些压抑,正欲要开口言语,却见对方先一步开口说道:“小友,老夫有一件事情相求,不知你可否答应我?当然,你也可以拒绝。”

    “老先生有何事情相求?但说无妨。”赵毅沉声道。

    斐元攥着吕轩的手,正色道:“老夫自知自己的寿元无多,虽然报不了老主人的大仇,但还有一事牵挂在心上。”

    他看吕轩一眼,道:“小主人自出世以来一直顺风顺水,没有遭遇过什么大的灾难,虽然他的境界比你高,但心智还不成熟。我担心我走了,没有人能照顾他,孤苦伶仃,希望…希望小友你……”

    斐元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赵毅打断道:“这个我是不会同意的!”

    斐元身子微微一震,双眼越发暗淡,想来赵毅拒绝他照顾吕轩也是正常的,毕竟两者之间又没有太大的交情。只不过他心有不甘呐,老主人的仇报不了,今后的小主人又照顾不到,他担心他的未来,甚至是安全!

    想道这里他不禁剧烈咳嗽起来,最后竟咳出了一口血来,苍白的脸上失去了最后一丝血色。

    “斐爷爷!”

    “老先生!”

    赵毅与那男孩同时惊呼,斐元抬手示意,道:“小友拒绝也是应该的,毕竟我们才话不过数尔,面仅两次而已。”

    “不,老先生你误会了,我并不是拒绝你,而是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你自己来得好。”

    赵毅看了吕轩一眼,道:“他也说了,他要让你看着他长大,看着他娶妻生子。还有,老先生想报仇对吧,你别把这个遗憾带走,就留在这一世解决!”

    “小友什么意思?”斐元心中一动,重新振了振精神。

    “人有三大本源,我想知道老先生是哪一源受到了损伤,是识海,还是灵源,亦或是魂源?我可以为你去丹门求药,而且几率很大!”赵毅道。

    “并不是我小瞧小友,你不定能寻到我所需要的药草。就算寻到了,这里的炼丹师也不一定能炼制出来,希望并不是很大!”

    斐元说出了心中顾虑,转念道:“如果小友真的想帮老夫的忙,就答应我先前的请求,而且我还会有厚礼相送!”

    “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何以照顾他。所以这种事情我是断然不会答应的,劳请老先生告诉我,你究竟是哪一源受到创伤,我为你想办法求药!”

    赵毅要帮就帮全部,绝不会收拾后面的烂摊子!

    “在与小友第一次会面时,我的元丹就已经裂开了十道裂纹,那时我没死已经是好运了。然而现在…”

    斐元顿了顿,低头道:“现在又多了七道裂纹,待元丹完全裂开之时,就是我命休之刻。”

    “这多出来的裂缝是为了救小主人,和逃亡的时候弄出来的吧。”赵毅猜测道。

    斐元微微点头,赵毅笑道:“像老先生这样的忠义之人,是小辈最敬仰之人,丹药的事情就包在了小辈的身上,我一定会为老先生寻来的。”

    尽管赵毅说得铿锵有力,斐元心中还是有些失望,声色不变道:“那多谢小友了!”

    吕轩拽了拽赵毅的衣袖,感激道:“多谢大哥哥,但是大哥哥一定要在三……”

    忽然屋外传来嘈杂声:“老不死的,识相的赶紧滚出来,不然我烧了你的茅屋!”

    “你们的仇人追到这里来了?”赵毅恐然道。如果真是他们仇人的话,自己非但帮不了,而且此时的他也会丧命于此。

    “不是仇人。”

    吕轩解释道:“我们来这里歇脚的第一日就遇到了外面的那些人,自称是这里的岛主,驱赶我们出去。斐爷爷为了让我不露天野营,与他们动了手,斐爷爷伤上加伤,而对方也不好过被我斐爷爷打得伤筋动骨。我们其实只是想要待上几日,没有恶意的。”

    “小轩,你还是太善良了!”

    赵毅叹了口气,看了看床上的虚弱人影,没有明言出来,而是心道:“如果真是驱赶就不会打起来了,明明是觊觎斐老先生这等强者身上的宝物,譬如他所修炼的功法,神通,武技,以及其他。知道斐老有伤,所以强行留他下来,等到斐老先生没有招架之力时,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取宝了。”

    “毕竟这等强者的死前反扑可不是谁都能承受的!斐老先生为了让小轩安心,才会说出那些话吧,实则他是被强行扣留在了这里。嗯……那之前护送小轩出岛时,他们也交过手了?”

    赵毅看了看斐元的身上,果然有不少新伤!叹息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不过年迈的老虎也不是誰都能欺负的。小轩,你知道那岛主是什么实力吗?”

    “凡离境巅峰。”

    小轩道:“还有她还有许多手下,都是凡离中期和前期的,我大概留意了一下,有三十多个人!”

    “才凡离境?”

    赵毅有些意外,他还以为岛主是一个幻灭境的强者,毕竟只有达到了至少幻境的修为才能占据一座岛,成为岛主吧。

    “也是,这里处在边缘,离中心太远,又没有什么资源,基本上没人看得上这座岛的。这倒省了他再次祭出火云剑的次数。”

    吕轩毕竟心智不熟,直直问道:“大哥哥你为什么说‘才’,他们可比你厉害多了,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斐元哼道:“轩儿,不可无礼。”

    吕轩低头认错,赵毅摆手道:“没事没事,我境界本来就低,小轩说的是实话。但是,有时候境界低,不代表那个人一定弱。想要安然离去,那是不可能的了,只有逼他们退走,为我们自己争取时间。”

    斐元皱着眉头,疑惑地看向赵毅,低声道:“小友你?”

    赵毅不再言语,只是抬手让他看到了右手中所铭刻的东西,随后走了出去,吕轩急忙跟去,而斐元则是呐呐道:“已经会三阶阵法了吗?”

    他手中所铭刻的正是三阶大阵亟雷阵图,是赵毅前不久在大山里历练的时候,怕遇到不可逆转的危险而提前铭刻下的。也是斐元所见过的大阵,如果赵毅真得能将它的威力施展出来,那也许能解眼前的困局。

    斐元将精神力观向外边,看着赵毅缓缓走向对方数十人,缓缓道:“你们哪位是这里的岛主?”

    “是我!”

    一个女子走了出来,她一脸的胭脂水粉,将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低笑道:“我说那个小鬼怎么跑回来了,原来是搬救兵去了,只过是这救兵也太弱了吧。沧海境?十个你都不是我的对手,要不姐姐我带你快活快活,看看你的小身子骨行不行?”

    旁边的数十人连连大笑,其中又一人攀附道:“花姐看上这个小子了?看这小子走路一瘸一拐地能有什么用,倒不如让小弟陪你快活快活?”

    “多嘴!”

    花岛主一脸娇羞之状,摆弄身姿,看得旁边之人双眼放光,险些流下口水,娇媚道:“我心仪最强大的男人,谁能帮我把那个老头子所藏匿的东西取给我,我就让那人成为我的入幕之宾。”

    “花姐此话当真?”

    “还问什么,这人一定是我!”

    “什么你,我才是花姐的以后的男人!”

    众人你一言我一样语,将赵毅置若空气,争抢身边美人的开心。

    “摆首弄姿,用美色聚集一群乌合之众,你的这个岛主当得一点价值都没有。”

    赵毅疯狂往嘴中塞灵草,冷笑道:“随便一点小劫难,你的这些土崩瓦狗之辈耳就会离你而去,而你始终只是孤家寡人而已!”

    花岛主脸色阴冷起来,赵毅一言戳中她的现在处境,而旁边所有人都气冲斗牛,在这样好的机会下当然是为博美人心悦。

    当即有人站出来道:“小小一个沧海境的雏儿,还敢以偏概全?我们中随便一个人就能将你给碾死,不管你与那老头子是什么关系,你出言冒犯了花姐,你现在就得死!”

    “你们全部一起上吧,不然我一个个解决太麻烦了!”赵毅冷冷道。

    “狂妄,我看你这小子是没死过。”

    “嚣张,敢如此大言不惭,我现在就送你下地狱。”

    “无知,我看你这小子的脑袋只怕是坏了!”

    一个个凡离境的修士向赵毅逼来,赵毅屹然不惧,不退反进,大步走向他们所有人,抬手印在虚空之中,右手中的阵图徐徐转动起来,飘离手掌,悬浮在手掌前方三寸之处,越变越大。

    在赵毅疯狂灌输灵力之下,这阵图闪出一道道蓝色的微光,仿佛看到一丝丝雷丝游弋在其上。

    在对方冲至眼前的一瞬,猛地拍下地面。

    轰隆——

    一声巨响传来,拍击而下的气浪如海浪一般四下涌动,仿佛一双无形的大手将所有人往后推去一步。在地面以下,一道巨大无比的阵图将半座岛给笼罩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