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西洲,中央,南蛮 第一百二十九章 痴心妄想
    这一瞬间,下方的十几个强者都嗅到了死亡的味道,这一击若是施展下来,绝对能要了他们的身家性命!

    “杀了他!快杀了他!”

    数人惊恐大吼,快速挥洒神通,各种杀招迭起,顷刻只见半空全是他们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而赵毅也在此刻,抡动巨大的雷树奋力刷了下来,枝枝叉叉的雷丝游走如蛇,密布方圆数十丈的半空。

    纵眼望去,便见参差不齐的粗壮雷枝扫碎了一道道袭来的风刃、冰刺、飞蟒等。嘭嘭嘭,随后一路速推而去,抵灭所有的神通,朝着对方第一个人惊速刷下。

    那人胆战心惊,喝:“大岳之力,龟山盾!”

    喝声之中,他脚下的大地剧烈抖动,竟然有一座座小山头拔地而起,重重叠叠耸立前方,如同一面坚硬无比的堡垒壁盾。更有半山大小的巨石自地下抬升而起,山石滚动,化为一只巨大的锯缘龟,背着异常沉重的龟壳迎身挡向赵毅这凶猛一击。

    但是下一刻,他的堡垒壁盾轰然炸开,乱石四处激射,同时雷光迸溅,宛如末日降临。而后雷树枝条抖动,齐齐抽爆了看似异常坚硬的龟壳,径直落下了石龟后面的人影。

    刺啦——

    雷击声轰隆响起,那人只来得及惨叫一声,便被雷光淹没,浑身上下的皮肉悉数绽开,焦黑的血肉翻卷,其内已经没有任何血液了,被那一瞬间涌入的雷电蒸干了。

    轻飘飘的躯体,带着黑烟倒在地上。

    交战到这,终于有一人死在了赵毅手中,这一击是赵毅的全力一击,威力之强已然远远超过了未能完整凝出的亟雷阵灵。

    这一击也是扭转局面的最后一击,它还没结束!赵毅又抓了一把灵草往嘴里塞去,忍着脑中传来的剧痛,抡动雷树赓续向下面那些人砸去。

    赵毅刚要露出一丝微笑,突然心生不妙,只见地底深处的另外一片战场中,数人控制住了磐蛟,数道巨力轰炸在绚丽的阵图上,咔咔咔,一道道巨大的裂纹爬满整个阵图,不过半息,亟雷阵图就轰然暴开。

    与此同时,抡动的雷树也嘭地一声忽然爆碎,化为点点晶莹蓝光在双手之中消失不见。赵毅怔了怔,怒急攻心之下喷了一口血,从半空之中坠了下去,将地面砸凹下去半丈之深。

    “这件事情我到底应不应该管?我的实力根本就不够,但是我又不能坐视不理。我最后还有招吗?”

    赵毅恍惚起来,可是他已经做了。

    从半空径直摔下,伤上加伤,伤更伤,现在的他只觉得浑身散了架,难以动弹分毫,微微睁眼道:“白莲,你为何不帮我?”

    三界空间内,莲莲急得团团转,几次出手都被白莲有意拦下,莲莲疑惑道:“大哥哥好几次遇到危险时,都向主人求救,主人为何不理他?”

    “这段时间里,我与他相处得太融洽,我发现他对我产生了一些依赖之心,我就快进入魂修状态了,到时候他再自不量力的逞能,早晚有一日会死掉的,我这是在让他清醒一下。”

    白莲一脸平静之相,少了以往的活泼,仿佛换了一种人格,冷冷道:“实力不够的情况之下,应该理智的去判断,聪明的去作为,而不是遇到事情就一股脑地冲上去,这是莽夫之径。这都不像他之前的聪明作风,看来他还是避不开人性的弱点,这一点会害了他的。”

    “可是现在大哥哥有危险,我们不管他吗?”莲莲还是想帮赵毅打跑这些坏人。

    “不管,让他多多体验一下,虽然他经历过好几次生死,但是那些都没有真正打开他那颗成为强者的心。等他正真遭受生命危险的时候,我再出手救他!”

    白莲继续道:“莲莲我也叮嘱你一句,往后他的历练,你不许插手。你若是出手帮他,就是将他推向地狱,知道吗?”

    “主人,我明白了。”

    “白莲,莲莲,你们为何不说话?难道你们都听不到我的声音吗?”

    赵毅躺在坑中,有心凝成精神体去寻她们,可发现精神体再也凝造不成,识海地界的精神海水已渐渐枯竭。吕轩焦急的跑到坑里,守护着赵毅,双眼满是愧疚之意。

    茅屋之中的斐元知道他们两人败了,面色丝毫不意外,尽管先前赵毅展露了强大的实力,但是对方足足有三十多人呐!而且清一色全在凡离境以上!

    “不行!就算拼了我这条老命,我也要送他们两人离去!希望这次轩儿别在傻乎乎地跑回来了!”

    他翻了翻身子,虚弱的倒在了地上,双眼再次暗淡一分,别说是出手帮赵毅他们了,现在连路他都走不动,气息弱如游丝,嘶吼道:“我不甘心哪,风风光光大半辈子,到头来竟要死在这个小地方,死在一群犬辈之手!”

    “折腾到现在,终于破了这小子的大阵了!”

    地底下,轰碎亟雷阵图的十几人跃上地面,看了看周围破碎的大地,到处都是烧焦的痕迹,喃喃道:“你们地面上的十几人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个这般惨态,该不会是被那个凡离境的小子给揍得吧!哈哈哈……对方才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子呀!”

    那黑炭般的十几人闻言心中不悦,其中一个人面容冷峻,沉声道:“那个凡离境的小娃娃畏手畏脚,施展的神通根本就不强,我们十几人身上的伤,全是这个沧海境的小子弄得。”

    “真得假的?他才沧海境,就算御动三阶大阵,也不可能短短片时,就同时让你们十几人受此大伤吧!”

    那人见这十几个焦黑人影一脸冷意,也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了,转眼便看到前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影,心中又是一惊:“老杨死了!也是他杀得?”

    这三十来人心中皆处在惊愕之中,特别是从地底上来的十几人已经不知该如何去言述了,纷纷惊叹赵毅的天赋,以及潜能。

    他们正欲大步上前,夺取赵毅的性命来取悦花魅娘时,一声娇喝响起。

    “你们停一下,先别忙着杀他们,待我问他们几句话,再作决定。哦不,只问那个出色的小弟弟。”

    花魅娘扭动腰肢,向赵毅的凹坑迈起步子来,美臀摆来摆去,惹得周围一众男子血脉偾张,其胸前的傲人双峰更是让人把持不住。

    她走到赵毅的身前,看都没看吕轩,向赵毅接近,上下打量着赵毅。

    “你这恶人,离我们远一些!”

    吕轩的身躯上下弥漫雷丝,抬手向花魅娘狠狠轰去,花魅娘不以为意,身后有一株青藤疯涨,一片青叶子伸来,横挡而下。嗖嗖嗖,三根长开的藤蔓射来,将吕轩倒卷在半空中,动弹不得。

    这株青藤是她最强大的一种神通,因为没有将灵力海外显,所以只能看到部分青藤浮在虚空中。

    “ 你这个小子,怎么敢一个人面对十几个凡离境的强者! ”

    花魅娘蹲在赵毅身旁,咯咯笑道:“如今你败在我手中,说说看,这两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赵毅正在努力和白莲她们取得精神联系,闻言不由冷哼道:“我为何要告知你?而且我赵毅并不是败在了你的手里,而是败在了一帮色迷心窍的恶寇手中,这帮人连最基本的男人尊严都没有,竟然被你呼来喝去。”

    “你这小子真是找死!”

    后方的狂热追求者们喝道:“我们甘愿为花姐做事,怎么就没男人的尊严了。”

    “真是一帮无药可救的废物!”

    赵毅摇了摇头,对花魅娘冷道:“你真是好手段,能让他们甘愿作狗,想必没少花‘功夫’吧。”

    花魅娘看了看赵毅一脸厌恶的样子,心中暴怒,但又按捺了下来,呵呵笑道:“那小弟弟愿不愿尝试姐姐的功夫呢?只要你今后愿意跟随我,姐姐不但为你寻资源,治好你的双腿,并且还认你作义弟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我的话?”

    说完还趁赵毅不注意,在他脸上摸了一下。

    “不用考虑了,你这样的女人只叫我恶心,发自内心地叫人恶心。”

    赵毅一手呼去,手中出现一枚月华,陡然切向对方的脖子,于此同时,一枚月华从花魅娘背后的土壤里激射而出,斩向她的心脏部位。

    坑外的数十位凡离强者见状惊呼小心。花魅娘却置若罔闻,一根藤蔓抽飞背后激斩而来的月华。

    抬手作爪,挡下面前呼啸而来的月华,硬生生地抓住了月华,欲要捏爆这一兵器,恐怖的爪力吱吱咯咯回荡在月华的刃身上,片刻后竟没捏爆,她惊异道:“好坚硬的兵器!”

    “不只坚硬,它还很锋利!”

    赵毅冷哼,另外一只手携着月华突袭而来,再次被挡下。花魅娘娇笑道:“小弟弟你真爱偷袭,这样姐姐可不喜欢你哦,你的潜能很不错,很招我喜爱,作我义弟一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说话间,她掀飞两枚月华,抓住了赵毅的手往自己的胸前按去,娇媚道:“答应我,我不会亏待你的。”

    身后三十多人骚动起来,有人叫嚷道:“跟了花姐这么久了,连花姐的一根发丝都没碰到,凭什么让这小子抢先了?”

    “他还一脸不情愿的样子,真是气死我了!”

    “估计花姐真是看上他的潜能了,以一个人抵我们这么多的人,还杀死了老杨,最关键的一点是,他竟然越阶开启了三阶大阵!古史以来,有几人能做到?”

    ……

    花魅娘一脸魅惑之态,将赵毅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前,压得都变形了,甜甜笑道:“小弟弟你就答应姐姐嘛,姐姐今晚就不会亏待你的!”

    “恶心至极,只有你这样不要脸的肮脏女人才会说出如此不知羞耻之话!”

    赵毅双手成爪,用力捏紧乳体,花魅娘突然脸色巨变,急忙站起甩开赵毅的双手,轻揉着自己的双乳,双眸露出吃痛之色。

    方才赵毅双爪上的巨力,险些捏爆了她作为女人的资本!

    “给脸不要脸!”

    花魅娘一掌扇了过去,啪得一声,在赵毅的脸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掌印,冷声道:“姐姐我给你机会,你却不知珍惜,殊不知天下有天赋的人多的是,但是有天赋却没实力的人也是最容易死的,因为那种人最遭别人的嫉妒。你不想为我所用,那姐姐我就只好下狠手了!”

    顿了顿,她还是不放弃道:“罢了,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说完,她又蹲了下来,怜爱的抚摸了赵毅那被她扇红了的脸颊,一副心疼与后悔的样子。

    “呸!”

    赵毅毫不领情,知道她这是故意装出来的样貌,一口血吐沫喷在她脸上,碎道:“让我认一个你这样的女子作义姐?真是痴心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