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217章 顺水推舟
    太后说着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却被承恩公一把拦下:“娘娘,不可冲动。熠王如今事事都在给那女子撑腰,又在彻查下毒之事,娘娘若一怒之下贸然动了她,熠王定不会罢休,更何况……圣人还仰仗她的血来续命,正如当年白信一样,动不得啊!”

    太后听见这话,更是怒极攻心。

    “哀家此生最恨听见‘动不得’三个字,尤其是对白信……哀家从坐上太后位子的那天开始,就没什么‘动不得’!”

    承恩公恳切低语:“娘娘,就算您不为承恩公府着想,也该为瑞王和小王爷着想。我们理亏在前,熠王手里本就捏着证物,又深知“国师”之事,若只为了晴初一点点委屈,同熠王闹僵开来,怕是就算闹到圣人跟前,也……也如当年一样,咱们是自找苦吃啊!”

    这一次,太后听他提到“当年”,满目的怒火,顷刻之间化作忌惮。

    她何曾想过,有朝一日,她还会被白信的孙女这般掣肘。

    太后目光冷肃,布满丝丝寒意,暗藏着杀机。

    “熠王与哀家约定,后日便是最后期限,若哀家不给他答复,他便会禀了皇帝亲自来查。

    事情总要走到那步,哀家倒不如直接将那女子捏在手里,她不过是个小小县主,哀家要如何她,便就如何她,若熠王果真看重她……”

    话还没说完,就被承恩公急匆匆打断。

    “娘娘小看了熠王殿下的性子,这所有的皇子里,他最肖先帝……先帝能做的事,他必也能做得。”

    他顿了顿,迟疑地道:“我有一个法子,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我兄妹之间,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还有什么不当讲的。”

    承恩公犹豫几息,似鼓足勇气,附在太后耳侧,如此低语一番。

    太后听完,眉头拧得极紧,脸色已是煞白。

    “大哥怎会有如此想法?”她断然拒绝道:“万万不可!”

    承恩公颤颤跪在地上。

    “不过是权宜之计,娘娘久居后宫,当知道,在这‘皇权’二字前头,本无情分可讲,无非是赌一个九五之尊的善心罢了。我们这么做,不过是要把那份善心捏在自己手里……

    除非,太后有更好的法子,能让大家都能安好,否则……就只能像当年一样,搏上一搏。总归,最后的赢家唯有太后。届时,大家都会安然无恙,咱们府上也必不会再如此憋屈。”

    太后蹙眉看着他,再看看一旁不明所以,却眼眶通红的侄儿萧敬成。

    她心乱如麻地道:“让哀家回宫想想,好好想想……”

    说完这话,她踉跄朝屋外走去。

    待她离开,萧敬成拭去眼角的泪,周身那股在太后面前羸弱的气质,瞬间消散。

    他低声朝承恩公问道:“父亲,同姑母说了什么?为何不让姑母直接拿下那女子,与熠王殿下杠上?”

    承恩公叹息一声,整个人顷刻间仿佛老了很多。

    “能说什么,无非是顺着那位的心意行事罢了。如今情势,拿下那女子,只会惊动皇帝,说不定还有可能坏了那位的筹谋,于我们阖府,没有半点好处,倒不如顺水推舟,助那位一把。”

    萧敬成脸色微变。

    他一直守在门外,自是听完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也当然明白,“那位”要做什么。

    “姑母……真的会做吗?”萧敬成担忧地问。

    承恩公昏黄的老眼,无比幽深看向太后消失的方向。

    “你姑母会想明白,眼下只有这一条路可选,咱们阖府也只剩下这一条路可以走。你即刻走暗道将此事告诉那位,为父只求他,将来想到今日之事,能善待咱们。去吧。”

    萧敬成拱手告辞,转身欲走——

    “等等。”承恩公唤住他:“去知会你母亲一声,亲自去长公主府登门,把晴雪接回来。晴雪与外男私通,又被人撞见,这是家丑,即便她是二房女儿,关乎到两府声誉,咱们府上也万没有坐视不理的道理。”

    萧敬成意会,点头转身走出了书房。

    *

    沈姝回到县主府,换了身胡服,就直奔隔壁的永宁长公主府。

    许是云灵郡主事先有交代,门房面色古怪地,把沈姝,直接带到位于长公主府前院的小校场。

    刚进校场院门,沈姝便听见一阵鸡飞狗跳的声音。

    “咯咯……咯咯……咯咯……”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沈姝诧异抬眸,看着眼前的情景,一阵眼晕。

    只见原本整齐干净的小校场,此刻仿佛变成了养鸡场。

    十几只大公鸡,被一个身穿胡服、拿着短匕的柔弱女子,和一只西施犬追得满场乱跳。

    不用想,这必然是云灵郡主昨晚所谓的——对萧晴雪“授之以渔的实战训练”。

    “哎呀,扑啊!你扑上去抓住翅膀,一刀下去,不就结了吗?你怎地还不如小蝴蝶胆子大!”

    云灵郡主站在一边看着,急的直跳脚,恨不得上去帮萧晴雪来一刀。

    小蝴蝶正是那只跟在萧晴雪身后的西施犬。

    听见“扑啊”两个字——

    它“嗷呜”叫一声,对准个子最大的那只公鸡,跳起来狠狠扑上去,按着鸡头,把鸡牢牢按在地上。

    沈姝:……

    一身鸡毛,狼狈喘气的萧晴雪:……

    “快!快!快!上!小蝴蝶都帮你把鸡逮住了,你快上!”云灵郡主催促道。

    萧晴雪紧了紧手,惊恐地张大双眼,两腿战战,几乎是用挪的,挪到小蝴蝶和扑倒的公鸡跟前。

    她浑身发颤,连攥紧匕首的手都在颤抖。

    这阵仗看得沈姝眉心直跳。

    她轻步走到云灵郡主身边,随口说道:“你这么做没用,那只鸡寿数长着呢,保管它今日死不了。”

    就像是在回应沈姝的话——

    “哐当——”

    萧晴雪手一松,匕首重重跌在地上,直接把小蝴蝶吓得跳起来,连它爪子下按着的公鸡,也奋力挣扎着,匆忙逃开。

    “我……我不行……我下不了手,我……我……”

    萧晴雪紧攥着自己的衣襟,眼眶红通通朝她们看过来,神色间尽是紧张和不安。

    看着就像一只,害怕因此被人抛弃的小狗……

    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