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3章 为剑而来
    “当然记得,就你这贼死了心不死的贼子,烧成灰烬我铁老孙也不会忘记,不过话说回来,保养的不错!”

    铁老孙半开玩笑的话语,让墨影听出了一种豁达开朗而又咬牙切齿的韵味,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可是你已经老咯,老铁孙。”

    “老了又怎样李暄楚,老子活着不累,总比有些人好,尽做些伤天害理之事,小心哪天下了地狱,阎王爷不准你投胎!”

    铁老孙话音一落,李暄楚的两位弟子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面具后面的寒光宛如利剑一般死死的盯着铁老孙。

    “无妨,坐下吃饭,只要他答应本尊这次的行事,让他骂上几句又何妨?”

    铁老孙嘴角忽然挂起了不屑的笑容,他看着李暄楚良久才道:“你做梦?销声匿迹这么久,老铁我找了这么久,别忘了,你还欠着我一条命没有偿还!”

    李暄楚仿佛对铁老孙的回答丝毫不意外。他笑呵呵的说道:“命的事情可以慢慢还,也可以一下就还给你。当然你回答的不要太早。”

    铁老孙对李暄楚的这句话显然有些不解?也知道他这话中有话,便不言语。一双眼睛可是一直未离开过,他口中说的保养得不错的脸。

    果然李暄楚顿了顿又说道:“血债的事情先缓缓,咋们先说说你的孙儿。虽然你将你的孙子送到了祭剑山庄,拜在空灵子门下,你以为就没事了么?你以为老夫不知道?抓不着?”

    “你!无耻虚伪小人,少在这里大放厥词,你当你是谁?你胆敢跑去祭剑山庄拿人不成?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铁老孙丝毫不惧,看来他对祭剑山庄的庄主空灵子很是信任。

    李暄楚忽然哈哈大笑道:“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有心而为之的事情就宛如一个贼时刻在惦记着赃物。你家孙子生得眉清目秀,一点都不像个打铁的后代。他也要吃饭睡觉,拉屎放屁。对了,他也得下山行走,总不能常年呆在祭剑山庄不出吧?很不凑巧,被我撞上了。”

    听完李暄楚的说话,铁老孙因爱孙心切,顿时就失了些分寸,他怒吼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你不要这么激动,他好好的,没掉一根毛,不过以后就不知道了。”李暄楚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敢!当年你父亲就为了那宛如魔咒的一句话,威胁老夫相助,老夫拒绝从之,你父亲就拿我儿子做要挟,后来还还得我儿子丢了性命。这仇已是不共戴天,我寻你们多年,毫无踪迹。如今你又找上了我孙子,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阴魂不散,你们到底想要怎样?才肯罢手?”

    “很简单,只要你配合我解开游龙剑的封印,我便放了他!放了他不说,我李暄楚的命你想要,拿去便是,老夫绝不还手!”李暄楚说完,目不转睛的看着铁老孙的眼睛,在等待着他给自己一个回答。

    场面忽然变得静谧了起来,铁老孙犹豫了一会儿,开口说道:“也罢!罢了,既然守不住祖上的遗训那便不守了,总不能叫我老铁家因为这个破祖训断了香火,老子答应你便是,不过请你记得你的话,命你得还。”

    李暄楚听铁老孙说完,显得异常的激动,他双手竟有些颤抖,看来他等这句话等了很久。

    他走上前亲自给铁老孙松了绑,然后说道:“天下第一神器师孙不同的后人说话老夫自是信得过,老夫说还命自然算数,这里这么多人,绝不抵赖。来来来,这边落座。”

    他的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感觉产生了幻觉一般,太不真实了,没想到这老头竟然是天下第一神器师孙不同的后人?还是个铁匠铺的老头?这也太搞了吧?

    就连墨影也不例外,才不久,还跟小玄子在榕树上提到过孙不同,想不到很快便见到了他的后人铁老孙。

    到这里,墨影基本已经明白了,都是为了游小幽家的游龙剑而来,这李暄楚想必就是李敖的后人无错了。可是看他们的样子好像还在等什么人?从李暄楚请铁老孙入座便能看出……

    铁老孙显得有些疲惫,凝重的面容上写满了复杂之意,他开口说道:“即使我知道开启方法,但合你我二人之力,恐怕也难以解开游龙剑的封印,当年不是有试过吗?”

    “这个本尊自然知道,人我都为你准备好了,带上来吧!”李暄楚命令道。

    命令一出,门口又走进来两个戴着面具的年轻人,他们的服饰与李暄楚另外两个弟子如出一撤。他们站在门占得笔直,像是在恭迎什么贵重的客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的看向了门口,在等待着这个重要的人物出现。

    墨影也不例外,他此刻的心都提到了嗓子口,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极为强烈,他很是担心这个人会不会就是游小幽?

    只是一秒的等待在此刻都显得很是漫长。当一个一身紫衣,一个美丽的女子出现在门口时,墨影的心突然狂跳了下,来者不是游小幽又是何人?

    她换下了士兵的衣物,穿上了自己的衣衫,显得愈发的漂亮了,可此刻却无心欣赏。墨影快速的打量了下,目测没有受伤的痕迹,才稍稍放下心来。

    游小幽显然看见了师兄墨影在注视着自己,她的目光中没有一丝的波澜,倒显得格外的平静。

    墨影此刻正站在李暄楚的身后,思绪飞转,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是否暴露?是否李暄楚已经知道他与游小幽的关系?是否知道他们都是别山的弟子?是否还知道自己的背后背了把兽腾剑?

    仅仅靠着那士兵有些大了的衣服,真能掩藏的住?虽不仔细很难察觉,让人以为是墨影健壮的体魄。但只要想起李暄楚看自己第一眼时,就将自己留下的时候,墨影就感觉出错了,但哪里出了错,他一时半会儿也没有找到个头绪……

    游小幽平静的走上前,铁老孙开口问道:“你找来一个小丫头作甚?”

    李暄楚哈哈大笑道:“这丫头可不得了,她可是游龙山庄未来的少庄主!”

    “你确定?”铁老孙只所以问了句废话,是他知道游龙山庄确实有一女娃娃,但久不居游龙阁,一直住在淮南道舒州城的苏乘风家中。

    “当然而且十分确定。”李暄楚说道。

    铁老孙心中顿生不妙,看来这李暄楚是王八吃了秤砣,非要破了当年李承蒽的封印,不死不休的宁可主动还命?这可如何是好?虽然自己的孙儿在他的手中,但是一个人的生命,年轻的生命对他老孙家固然重要,但当他的价值能换取整个大唐帝国的安危,百姓能安居乐业时,又算的了什么?

    这就是他老孙家注定的命运!让人惋惜,却叫人沸腾着。想到这,铁老孙道:“你应该知道,当年你我,还有你符箓阁众多弟子一同,都未解开封印。如今你让一个小丫头配合我们解开封印?这不是说笑吗?”

    “哈哈!原来一向耿直的铁老孙也有害怕的时候?你这是在担心你那宝贝孙儿吧?可你别忘了,你刚答应过我的,如若反悔,我现在就命人灭了你家唯一的香火!你没得选!”

    李暄楚大声说道,声音中有着让人无法抗拒和选择的余地,他的声音震得屋子似是在颤抖,让人的耳朵产生阵阵嗡鸣之响。

    好深厚的功法,墨影眉头紧锁,装作很是痛苦的样子,因为他发现李暄楚在说话的时候,眼睛总是有意无意的看向房顶,房顶那些特殊的材料,能捕捉到在场每一个人的表情和动作。

    李暄楚说完,不待铁老孙搭话,接着又说道:“当年不行,不代表今天不行?当年我还未参透游龙剑要破除封印之说,你这个老货也有所隐瞒。别以为我还不知道,要破除封印,游龙剑需要饮上几滴血,几滴他未来主人的血?当年行事过于草率了些,才功亏一篑。而今天不同了,这丫头正是游龙剑的后主,有何不妥吗?”

    他刚一说完,游小幽本是平静的双眸忽然升起了冷芒,她冷冷地看着李暄楚说道:“今天你也别想成功!”

    “是吗?成不成功去了就知道,我符箓阁从今天开始,将不再活在李承蒽那句嘲讽的魔咒之下,他天下第一神符师的名头也将不复存在!”

    李暄楚说得斩钉截铁,势在必得的样子,看来确实是做足了功课。

    他的话音一落,铁老孙反而平静了许多,墨影将这些看在眼里,心想道这事恐怕不会这么简单?奈何还有很多的事情不明,自己不能贸然有所动作,即使是深陷龙潭虎穴之地,那也只能走上一遭再说。

    墨影不动声色的注视着一切,心中没有过丝毫的害怕,想无药山中都闯过,这又算的了什么?

    可是他总感觉这李暄楚的心思很重,藏了什么……

    正思索间,见铁老孙突然起身说道:“既然这样,那就走吧,还等什么?一把破剑折腾了老子一生,什么破剑老子现在不想跟你去讨论,老子只想快速了结了此事,你能算数的把孙子还给老铁就成!”

    说完铁老孙自顾自的走了出去,李暄楚望着他的背影,脸上露出了一个让人读不懂的笑容,然后说道:“十刀兄弟留下,其他人随老夫动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