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228章 胎记掉了……(3)
    沈于归拎着自己的包,上了楼。

    包里面有个化妆盒,里面装着的不是粉底液,反而是青色的颜料,以备不时之需。

    她上了楼,左右看了看,见的确没有人,于是进入主卧里,反锁了门。

    她走进卫生间里,对着镜子,将身上的奶油轻轻擦掉。

    然后这才脱了衣服,去冲澡。

    -

    大厅。

    费南城听到外面的声音,从书房里走出来。

    在家里,他穿了一套休闲装,灰色的棉质衣服,穿在他身上多了几分儒雅,少了平日里的三分冷冽,看着更有人气。

    管家恭敬的站在了他的身边,开口道:“先生,沈小姐已经到了。”

    费南城脚步微微顿了顿。

    早上醒过来,他就知道今天是十五,所以到了晚上,让管家去公司那边接了她。

    一来是,管家一颗心向着祖母,肯定会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她,他必须把沈于归接过来。

    二来是,想到昨晚,沈于归误会了自己和柳代玉之间的关系,他就想着解释一下。

    三来……

    他垂下了眸子,遮掩住里面复杂的情绪。

    他淡淡开口:“嗯。”

    然后走到了主卧门口处,叩响了房门。

    房间里没有人应声,他皱起了眉头,下意识拧开门把手,却发现门被反锁了。

    费南城:……

    他低垂着眸子,眼皮懒懒的半开半闭的样子,在门口处只是犹豫了几秒钟的时间,就回到书房里,拿出备用钥匙,打开了门。

    迈步走了进去,才发现房间里没人,倒是浴室里传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

    原来她是在洗澡。

    费南城没有打扰,在卧室里的沙发上坐下。

    哗啦啦的水声中,听到她边洗澡,边在唱歌:

    “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噜啦咧

    啦啦噜啦噜啦咧

    我爱洗澡

    我爱洗澡乌龟跌倒

    幺幺幺幺

    小心跳蚤好多泡泡

    幺幺幺幺

    ……”

    伴随着轻快地音乐,隔着玻璃门,能看到她投在上面的影子在一扭一扭的。

    尤其是那一句“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噜啦咧”带着少女的轻快,体现着她洗澡时愉悦的心情。

    “上冲冲下洗洗

    左搓搓右揉揉

    有空再来搓搓手

    ……”

    费南城:……

    沈于归边唱边洗,等到洗好了以后,这才打开了玻璃门,脚尖轻轻点着,像是跳芭蕾舞似得从浴室里飘出来,来到了卫生间的洗漱台前。

    她身上裹着浴袍,看向镜子里的女孩。

    胎记的颜色果然淡了一些。

    这颜料虽然防水,但是并不防卸妆水和洗面奶。

    此刻,镜子的光打在了脸上,让她的皮肤显得更加细腻,唇红齿白,那双凤眸黑白分明。

    在国外时,沈于归都是短发,现在接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上,多了属于女人的妩媚。

    如果可以做回女孩子,其实她也很美。

    偏偏又要搞个胎记遮掩住这等绝世美貌了!

    可惜了!

    她对着镜子叹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脸:“唉,我怎么这么好看!”

    感叹完,她打算去沙发上拿包中的颜料补个色,可是一扭头,就对上了费南城的漆黑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