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地之大德曰生 第九十二章:双修(速更章节)
    天级丹方自然是不可能给的,给了他们也炼制不出来。

    三张完整的地级丹方已经让不生道人和三位长老陷入了癫狂状态。

    如果按沈煜上辈子的网游设定来说,药神门的门人,从上到下每一个都是医术专精。

    要说大德仙门中,谁的实力第一,可能还会有争议,但如果光论医术,不生道人是大德仙门无可争议的第一人!

    眼光,自然是有的!

    沈煜拿出来的这三种丹方,每一种都比他们手中的残方更强。

    特别是,除了主材可供选择的余地不多之外,辅材还很贴心的安排了数十种替用品,大大降低了药材的收集难度。

    根据不生道人的估计,药神门的库存,已然足以炼制。

    他将丹方抄录了下来,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之后,又请沈煜过目。

    等沈煜颔首认同后,立马毁去,连支玉简都未曾留下。

    到了这时候,四人心中的怀疑这才全数散去,无论面前这位究竟是不是药神降临,有这三种丹方在,不是也是了!

    ......

    天香楼,乃是曲城最豪华的酒肆。

    入夜时分,临近街边的幕墙上,一盏盏兰花状的灯笼星罗密布,散发着淡雅清香。

    一条鲜花怒放的甬道前,一位位鲜衣怒马的年轻人、衣着华丽的商贾官绅自长街各处而来,立马有小厮迎上,牵马坠蹬,而后便会有衣着清凉的美女上前,勾着他们朝内行去。

    “这地方,有些像是上辈子的酒吧啊...就差没挂上霓虹灯了...”

    沈煜背着手顺着街口慢悠悠的晃了过去。

    曲婉晴已经派人传讯,第二天便要入宫,今晚闲来没事,就出来随意逛逛。

    他身后,跟着一位面容淡雅的中年妇人,正是药神门长老黄芩。

    “公子,这天香楼乃是大德黄家名下的产业,背后还靠着玉女宗,规模还算凑合,在不少大城之内都有...

    只可惜曲城偏僻了点,这里的天香楼规模也不大,要是去了他们总部,只要出得起价钱,连玉女宗的弟子都能出来侍奉...”

    “唔,走,去看看...”

    沈煜对什么玉女宗兴趣不大,不过先前开启观运之眼扫了一遍,来这的年轻人几乎人人身上都有淡淡的赤运蕴绕。

    没办法,神契怎么玩还不知道,气运连回去的路费都不够了,不出来搞点外快怎么办?

    “这次鹿小鸣没跟来,总抢不掉气运了吧?”他琢磨了一下,倒也值得去逛上一圈,也好试试手。

    自家老祖宗开口,黄芩自然不会拂逆,跟在他身后,双目朝着一旁轻轻一扫,立马有几条淡淡的影子一闪而没。

    身为药神门长老、金丹境高手,黄芩有着充足的自信,哪怕是玉女宗宗主在此,也伤不到老祖宗分毫。

    但如今,这一位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这段时间曲城并不太平,在未曾调查清楚前,一切都要安排妥当才好。

    “等等低调些...我就是随意看看!”

    走了两步,沈煜回身嘱咐了一句。

    他至今还没弄清楚劫运的真正流程,万一狐假虎威不在其内呢?

    黄芩有些犹疑的点了点头:“是!不过如若有人胆敢对老祖宗不敬的话,该如何处置?”

    沈煜淡淡说道:“言语冒犯就算了,何必和蝼蚁置气?就当是锻炼道心了...咦,那家伙不错...”

    天香楼前,一位唇红齿白的年轻人刚从一架马车上下来,被几位同伴簇拥着,朝内行去。

    “都已经有向橙运转化的迹象了...”沈煜静静的看了一眼,对这个目标很是满意。

    “老祖宗说不错是什么意思?沈家这小家伙入他法眼了?那回头得关注一下...”

    黄芩在他身后微微愣了愣,说来也巧,那年轻人和药神门还有些渊源,年前还去拜见过她。

    两人溜溜达达的走到了天香楼前,迎客的小厮朝沈煜打量了几眼,热情的迎了上来。

    他没用千幻叶,但这外表实在太过突出,在就算用了药神门的易容丹,不过沈煜的身形摆在那,在大德世界依旧是鹤立鸡群般的存在。

    “这位公子,可有相熟的?如果没有也没关系,小的可以给您介绍一位...”

    等看见了沈煜身后的黄芩,他笑得更亲切了些,弯着腰,嘴角咧出了一个弯弯的弧度,神秘兮兮的说道:“公子可也是冲着两位仙子来的?我瞧公子如此气宇轩昂、气度不凡,很有希望啊...”

    这些每天迎来送往的家伙如果这点眼力价都没有,早就被人揍死了。

    面前这位虽然是徒步而来,穿着也是普普通通,但身后的中年女子却气质不俗,那一身江绣长袍就得值上百八十两银子,但明显却是以前头这位为主。

    以此类推,这位的身份和地位应该都不会太差,估计是扮猪吃虎的主,配得上这露出八颗大牙等级的笑容。

    “两位仙子?”

    沈煜愣了一愣,耳边却已传来了黄芩的传音:“看来是玉女宗有门人来了...但能来这破地方的,估计最多是外门弟子...

    如果是完璧之身的话,老祖宗也可以凑合着试试,玉女宗的双修之法还是不错的,老祖这具凡躯也需要补一补了...”

    “大妈你很放得开啊...思想好前卫!”

    沈煜暗自表扬了她一句,默不作声的朝里走去。

    不过确实有些小期待啊...

    正宗的仙门双修之法,遇到合适的对象那可是能滋补元阳的,或许真可以试试...

    “孤阴不生,孤阳不长,相比天材地宝和丹药来,双修之法成本最低,怪不得在大德这么流行呢...只不过从效果上来说,却要差一些了...

    普通的地级丹药,一颗都抵得上双修千次百次...除非遇到那种特殊体质,但特殊体质比天材地宝还要罕见。”

    当年崇光仙帝学到这一手之后,这事可没少干,沈煜还是有些经验的,而且如果是你情我愿的话,他也不排斥.

    毕竟上辈子虽然是个老处男,但这辈子可是十来岁就尝到过甜头的,留下的记忆很诱人啊...

    ......

    天香楼的大厅内,如今已是热闹不凡。

    玉女宗仙子驾临,这种好事在曲城这种地方可不多见。

    不仅仅是曲国,还有一些年轻人乃是一路跟着她们过来的,来头都不小,光王族子弟便有数名。

    但此时,却是先前那些沈姓年轻人居了主位,正在那举杯同邀,一副反客为主的气象。

    沈煜从厅门处走入,环视了一圈,找了个角落坐下。

    那伴行的小厮刚想退下,黄芩屈指轻弹,赏了一枚金珠,顿时乐的大牙又多露出了四颗,拉过一位娇媚的女子,细细嘱咐了几句,方才千恩万谢的离去。

    在那女子服侍下,饮了两杯茶,却见门口处起了一阵骚动,几位黑甲禁卫引着两人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