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 神的小丑 第一百五十四章 工布雪姬剑
    琦白喝道:“是故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一说为阴阳,一说为天地,一说为奇偶,一说为刚柔,一说为玄黄,一说为乾坤,一说为春秋,吾之剑工布为寒热!”

    霎时间,摄魂之灵工布雪姬剑握在琦白手内,“唰唰唰”三下斜指虚空。

    琦白处之泰然,英俊的面庞上显现出自鸣得意。

    琦白说道:“剑高两尺七寸,宽一寸六里,柄长五寸山里,重一斤三两二钱,工布雪姬剑,请指教!”

    “工布雪姬剑!”胤大惊失色!

    “工布雪姬剑!”邪姬帝妃也大惊失色。

    花中皇后月季惊愕失色道:“相传鱼肠、干将、龙泉、莫邪、太阿、纯钩、湛卢、工布为八大古神雪姬剑,没想到这工布雪姬剑竟然在你手上!”

    “废话少说!来战吧。”琦白陡升灵力,那三魂逸散出体外,左为白,中为黑,右为红。

    银白和血红相间在尖峰之上。

    花中皇后月季喝道:“魂符之一菊镰,魂符之一菊镰,魂符之一菊镰,魂符之一菊镰!”人已在近琦白一丈内,半空中悠然转了两圈,也逸散出黑色的三魂实相化,全力以赴。

    “喝!”一声,三魂甩出六道凝聚成弧形的灵影;花中皇后月季天真的以为可以触摸琦白,笑容挂在那白脂的鹅蛋脸上。

    琦白全然不动,边道:“又在故技重施,仍然以为我抵挡不住吗。”

    菊镰从上、中、下、底四个方位袭来,先后有序,如同黑色的月牙,令人胆寒。

    琦白目光如炬,身形如燕,剑顺势向下一拉,“叮叮叮叮”四声,四发魂符静止不动,瞬间化成坚冰。

    琦白翻身,将摄魂之灵眼前一挥,坚冰又立刻被炙热的温度泯灭。

    紧接着,琦白回收工布雪姬剑竖向指天守住自己的命门,刚好抵住六道弧形的灵影。

    剑锋上漫出一寒一热两种灵气,弹指间,将六道灵影一同泯灭。

    花中皇后月季闪身琦白身后,正要发动魂符之七血红花三两朵。她伸出右手,还未接触琦白后腰,顿感凉气由指尖延伸入心头,恐怖之极。

    “迟了!花中皇后——月季!即便你接二连三的攻击都是佯攻,我也不惧。初式阴阳两仪衣!”琦白寒光后视着花中皇后月季。

    “切!”花中皇后蜷缩一团,翻几个滚,远离琦白!

    “想逃!”琦白喝道:

    琦白踏坤位,人已不见,然后七尺外,琦白出现,令剑尖指着花中皇后眉心。

    “二式,岁寒三友现,菩提一花间!”

    但见琦白身外的三魂各执松枝、梅枝、竹枝,同工布雪姬剑往下一划,接着就见琦白两**并,陡然返回再提上工布雪姬剑。

    “嗖!”一声出,寒气直接锁定花中皇后月季!

    花中皇后月季,踏兑位要逃,那冰却提前冻住了她的脚裸,令她再不能顺利迈出瞬步。

    花中皇后月季心中一凛道:“好快!”,无奈,继续捻个字决喊道:“魄符之十七烈火焚烧!”

    原来花中皇后月季想要靠烈火焚烧毁灭自己下半身的极寒冰冻!

    大火冲天而起,包裹了花中皇后月季!

    “幼稚!”琦白眼露杀意,喝道:“死吧!三式,炎狱之鬼!”

    “什么!”花中皇后月季失声叫道:

    立刻,魄符之十七烈火焚烧被炎狱之鬼吸收,若铄石流金,欲要烧死月季!

    “啊……”花中皇后月季唬了一跳,“可恶啊!这工布雪姬剑当真邪门,怎么可以同时控制寒热两性!”

    双方各人看的心惊肉跳,无不为战场上的瞬息万变唏嘘不已。

    诺兰为夫婿琦白呐喊道:“对!琦白,杀了她!”

    罗弋风痴痴地说道:“工布雪姬剑是不是和姐姐、胤、秋雨的雪姬剑齐名!”

    暗海沙滩上的褒姒肯定地说道:“当然!”

    见对面戴着白纱斗篷的女子,缓慢行步在虚空中饶有兴致观看琦白,娇声说道:“好一个初式阴阳两仪衣!是绝对无死角的防御吗?”

    又有紫圣丽主说道:“岁寒三友现,菩提一花间,这么富有诗情画意,却是杀招!啧啧啧……月季!你还在等什么!要像前些时日大败吗!”

    胤目光中透漏出震惊!

    火中,月季身影不动,渐渐的,炎热之鬼消失,徒有十二道魂符之一菊镰横飞在空,静止不动!

    它们一时间,如同玻璃般粉碎了!

    众人大骇,琦白不知何故,唬了一跳,拉开安全距离,看花中皇后有何异样!

    “菊镰还可以横空静止?”琦白疑虑不已。

    “既然不能近身攻击,那我就放弃了!”花中皇后月季面如黑炭,狼狈不堪!

    又道:“好一个三式炎热之鬼,竟然令我不得不损耗十二道魂符之一菊镰!”

    “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果然不愧在三百多岁就名扬天下!”花中皇后月季夸赞对手琦白说道:

    这时,空气仿佛凝滞!

    卡咝丽狐疑道:“她在说什么!为什么她的魂符可以被她意志控制!停止在空!是跟她的能力相关吗?冰花潇湘馆真是人才济济啊!”

    胤推断道:“她似乎可以自由转换符术和自身的灵力变化!我断定是因为她的摄魂之灵的缘故……”

    罗弋风舌桥不下,左顾右盼道:“真的假的!”

    此刻七七说道:“不知道我这鱼肠雪姬剑和工布雪姬剑孰强孰弱!他琦白是阴阳两仪衣,我为道化铯衣;他是摄魂之灵的招式,而我为另一个摄魂之灵!”

    罗弋风继续观战,见两人战斗即将白热化,说道:“胜负难料啊!”

    登时,花中皇后月季立显雷霆之怒,喝道:“时空无花情花开,羽绒豪放云天娇,芳情雀艳若翠仙,飞凤玉凰下凡来!质之雪姬剑孔雀舞!”

    那幻影孔雀骤然开屏,大开了一把碧纱宫扇,就像穿了一件漂亮的天然翠绿荷叶衣,荷叶衣上还点缀着晶莹圆润的蓝宝石。尾羽上那些眼斑反射着光彩,好像无数面小镜子。

    花中皇后月季说道:“魂符之一菊镰!”

    尾羽上的眼斑,立刻全都幻出了魂符之一菊镰!

    琦白大惊失色!

    “死吧!琦白!看你如何抵挡这万千菊镰!”花中皇后月季勃然大怒道:

    说罢,月牙光刀菊镰,若雨点般袭来!

    罗弋风道:“这这这,这可如何是好!”

    菊镰斑驳灿烂,声势浩大,有不可阻挡之势!

    琦白苦战,身化白光,游离其间。

    一闪,再闪,又闪……

    即便琦白有工布雪姬剑初式阴阳两仪衣防御,也却难招架这数之不尽的魂符之一菊镰!

    “嗖嗖嗖嗖嗖嗖!”

    菊镰不间断,快速打来!

    它们一点点侵蚀了阴阳两仪衣的抵御!

    沃克提心吊胆心道:“这第一战看来凶多吉少!这花中皇后月季位列十三就有如此手段,今日之祸怕是躲不过了!”

    卡咝丽说道:“琦氏一族要断根了!”

    胤道:“未必!”

    就见琦白速度缓慢的多了,被孔雀斑眼处的菊镰一一打在身上!

    琦白劳形苦心,疲惫不堪,已经出现败相!

    花中皇后月季脚下黑光一闪,人已经躲在琦白身后,喝道:“斩术之十四天外流星!

    快如闪电,琦白身为两段!

    沃克大喊:“琦白!”

    紫圣丽主高喊:“小心月季!”

    原来花中皇后月季斩断的是琦白的一缕残影!

    “白雪皑皑的世界啊,走向你奔放的模样,让暴风雨袭来,迎接圣殿里的火彩虹,去燃烧那些卑微的蝼蚁!魂符之九十五火彩虹……”琦白诡秘地吟唱高级别魂符,势必要击败花中皇后月季!

    “砰!”一声,火光四射,耀眼的光芒使得众人皆掩面闭眼!

    魂符之九十五火彩虹在空中耀武扬威!

    兔起鹘落,迅捷无比!

    花中皇后月季身形一闪说道:“速度太慢了!”

    “什么……”

    琦白瞳孔陡然变大,凉气袭上背脊。

    “魂符之七血红花,三两朵!”花中皇后月季不紧不慢地摸着琦白后肩膀喝道:

    “啊!”琦白脑中“嗡!”的一声响!

    琦白不备,终于被花中皇后击中。

    花中皇后月季笑声不断:“呵呵呵,琦白。死吧!”

    就见琦白伛偻着身体,仰天痛苦大叫。

    琦白中招,手里工布雪姬剑翻身一转,一刺。

    众人目瞪口呆,看琦白将工布雪姬剑刺入自己身体之内。

    剑入,血出,琦白呕吐一口,将血红花种子吐出。

    “好精明的判断!”花中皇后叹道:

    琦白额头青筋暴突,说道:“好厉害的十三位——花中皇后月季!”

    “啊!”一声叫,一剑挥出红白之光。

    琦白身形晃动,又一剑挑出红白之光。

    花中皇后月季眼疾手快,捻个手决,喝道:“困兽之斗,哼!魂符之一菊镰!”

    又见孔雀开屏,万千菊镰袭来,恐怖如斯!

    这菊镰消耗了小半数量来抵消了琦白两招斩击。

    “砰!”

    “砰!”

    “砰!”

    两人战在一处,两把雪姬剑相撞,互不相让!

    这时,那余下的菊镰,全部击打在琦白后身!

    “啊!”琦白痛苦尖叫!

    琦白重伤,双手一软,抵不住花中皇后凌厉的攻击,被花中皇后月季的雪姬剑孔雀舞剑芒一挥,削掉了他右边肩膀上一片狐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