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7章 下
    话说这黄秀娟见王石身穿道袍,头发遮着脸,打扮的怪模怪样,便有些好奇,上前搭话,就问王石算卦,王石掏出六枚铜钱,往桌上一抛,得了一个坎离未济卦。王石就问这黄秀娟,所问何事。

    此时就要说到黄秀娟为什么独自一人跑出来了呢,原来在几天前,三王爷派人来黄府提亲,这黄秀娟的爹,黄飞虎,便一口答应了,等女儿回来,把这事跟她一说,黄秀娟不答应了,冲着父亲黄飞虎就吼了起来:“要嫁,你自己嫁去吧,我可不嫁。”说完,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可把她爹黄飞虎气坏了,可是又拿她没办法,叹了一口气,心说:这不都怪自己对她从小溺爱太甚,以至于如此任性。

    话说,这黄秀娟,趁着半夜,偷偷从后门就溜出来了,寻思去哪里好呢,左思右想,不如也去金陵逛一逛吧,就这么着,黄秀娟一路奔金陵来,真是无巧不成书,刚好就在这村酒店和王石,马龙,胡秀才,相遇了。

    黄秀娟思索了一会儿:“我就问前程!”

    王石微微一笑,心说:你一个丫头,能有什么前程。这古时候不像现在,男女平等,都能参加工作,男人能干的,女人也能干,可是在那个时候,科场考试,女的就不能参加,想做官,门的没有,王石一听黄秀娟说要问前程,心中暗暗好笑,便故弄玄虚的说道:“这上离下坎,正是,劳乎坎,齐乎巽,离者,火也,火在水上烧,岂能久乎!前程无望啊!劝公子早回家去。”

    黄秀娟道:“多谢道长指点,不知卦金多少啊?”

    “哪里走来的野道,怎么就说别人前程无望,我看你就是个坑蒙拐骗的江湖骗子。在这里信口胡言。”马龙一边喝着酒,冲着王石就嚷,王石心说:好你个死小子,敢对你师傅这么无礼,看我回去不好好收拾收拾你。哎!我这徒儿从小跟我在山里长大,没见过世面,遇事这么冲动,早晚非吃大亏不可!王石没说话,只低头吃饭。一边坐着的黄秀娟可生气了:“哎!你这汉子,道长给我算卦,我都没说什么,你在哪里嚷个啥!”

    “我这不是替你着急吗,真是狗咬吕洞宾。”马龙笑着说道。

    “哼!谁要你管,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黄秀娟说完,就从腰间的缠袋里摸出一钱银子往桌子上一放,:“店家算账!”老板娘过来收了银子:“公子!还找你十个铜板。”

    “甭找了,快牵我马出来!”

    男掌柜的赶紧去后边马厩,把马给她牵出来,黄秀娟扳鞍上马:“驾!”轻打两鞭,骑着马就走了。

    话说黄秀娟刚才骂这马龙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王石心说:你骂马龙是狗,你怎么骂我是耗子,这丫头嘴巴可不饶人啊。王石叫过店家:“店家,你们这山叫什么名字啊,前面可还太平?”

    店掌柜的赶紧过来答应道:“回老先生,此山叫做孟婆山,翻过这山,前面三十里便是湖州县城。要说太平嘛,也还算是太平,只是,近来在前面山垭口处,经常有单身客人被人害了性命。所以,还是结伴而行安全些。”王石一听这话,心里一惊,想到刚才那丫头一个人骑着马走,如此看来,可是凶多吉少啊。旁边坐着正吃酒的马龙听了,着急道:“哎呀!你这店家,干嘛不早说,刚才那白面公子一个人骑着马走了,要是遇见歹人,岂不是妄自丢了性命,快快结账。”马龙和胡秀才结了账,店掌柜的赶忙将二人的马牵出来,王石也起身结了账和马龙胡秀才三人,骑着马就奔前面垭口来,一路顺着官道往前走,蜿蜒盘旋,马龙心里着急,拿马鞭狠打了几下,坐下马翻蹄亮掌,撒开四蹄就窜出去了。往前没走多远,就看见六个汉子,赤膊短裤,正把一个白面公子模样的人按在地上。此人正是黄秀娟,黄秀娟独自个骑着马,往前走,刚走到垭口这,就打两边松林里窜出六条大汉,个个身长八尺开外,满脸横肉,这些个人围拢过来,一把就将黄秀娟给拖下了马,黄秀娟从小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个罪,被吓到哇哇大哭,就在这时候,马龙赶到了:“呔,大胆的强盗,竟敢白日打劫,快拿命来!”

    这打劫的六个汉子是什么人呢?这六个人乃是师兄弟,从小拜在一个师门之下,你要问了,他们师傅是谁呀,这六个人正是西川鹰抓门,掌门人,绰号叫做:抓拿棒,李全,的徒弟。这大徒弟名叫刘豫,绰号扑天鹞子,二徒弟贾大山绰号钻天秃鹫,三徒弟韩清绰号铁鹰抓,四徒弟丁小泉绰号二指钳,五徒弟万仞山绰号窜天雕,六徒弟汪猴绰号飞天斑鸠,这哥六个,一同行走江湖,前些时候走到此地,见个单身客人,随身包裹沉重,便把来害了性命,得了些银子,从此尝到了甜头,觉得这门路来钱快,索性就专一在此地打劫过往单身客人,刚才黄秀娟过来的时候,大师兄刘豫在林中看见,叫道:“哥几个,来了一条肥羊,你看他坐下马,可是千里神驹,准是个有钱人。”

    “那还等什么,快上去把他拦下,可别叫他给跑了。”三师弟韩清催促道。

    这哥六个冲出道中,好似皂雕追紫燕,一如猛扑羊羔。黄秀娟那是他们的对手,一下就被拖下马来,双手扣在背上,按倒在地,这白白的脸蛋就贴在了地面上,心里又害怕,又焦急,心说:这次可是死定了,那里得个人来救一救啊。就在这时,马龙赶到了,这哥六个一看,打官道上过来一个大汉,身长八尺,四方大脸,皮肤有些黑,心说这鸟汉子要来多管闲事。

    刘豫迈步上前,空着手,笑道:“你这鸟汉子,是要多管闲事吗。”

    马龙救人心切,催马冲过来,前面的刘豫,就势一个腾身,飞起在半空中,脚尖在马头上一点,接着身子往前倾,右手鹰抓锁喉,可就奔着马龙脖子来了,马龙大叫一声:“啊呀,好小子,来得可真快。”要知马龙从小跟着王石练掌力,这右手掌那也是能摧碑裂石的,就势将右掌往前一立,挡住刘豫这一抓,接着左掌一把,就去叼这刘豫的手腕,鹰抓功最擅长的就是擒拿分筋错骨,马龙来叼他手腕,正中刘豫的下怀,心说:好小子,想来擒拿我,这不是班门弄斧吗。右手也不避让,就让马龙这左手一把叼住自己手腕,接着右掌使出一招金蛇缠腕,一把将马龙左手反握,就是一拧,马龙心说:跟我玩擒拿,你就看好吧,起右手掌天王盖顶,奔着刘豫头顶就拍,刘豫往侧边一闪身,往下使劲一拽,一把就将马龙从马上给拖了下来。

    “好!师哥真厉害!哈哈哈。”后边这几个看的师弟给刘豫喝彩。马龙骑的这马,见主人掉了下去,也就不走了,自己走在旁边吃草去了。

    马龙被刘豫拖下了马,就势在地上一蹬,稳住身形,右掌向前一招单掌开碑,奔着刘豫这胸口就打了过去,二人在官道上,拆招换式,交手了三十多个回合,黄秀娟,这会儿正被汪猴用脚踏住背心,扑在地上动弹不得,这时候,王石和胡秀才也从后边赶了上来,胡秀才站在一边大喊:“马龙兄弟小心啊。你可不能输啊,你要是输了,咋们都得玩完。”

    王石在一边看着徒弟和刘豫对敌,两个人拳来脚往,斗得难解难分,后边这哥几个,见又来了人,互相私语道:“咋们赶紧上去帮帮师哥,解决了这呆汉子,不然,一会儿,过路的人多了起来,可是不妙。”

    几个人一商量,二师兄贾大山,三师兄韩清,四师弟丁小泉,一拥而上,奔着马龙就上来了,王石一看,不好,马龙要吃亏,心说;怎么救他一救呢,随即大喊道:“你这汉子,身上有剑,怎么不知道用?”

    马龙听见这老道说话,声音觉得好熟悉,一时没多想,赶紧从背上将剑抽了出来,使出越女剑法,奈何马龙这越女剑法还使得不熟练,未得其中精妙,没斗几个回合,可就落了下风,这时候,丁小泉右掌抓向马龙后腰,而马龙将身子一侧,正避开侧面韩清的掏耳一抓,双掌回击了贾大山一抓,这时候,刘豫可逮着机会了,右掌直击马龙会**,有拿他外肾的意思,马龙右脚往起一踢,刚好踢开刘豫这一抓,可是后边丁下泉这一抓,可就避不开了,若是被他抓中后腰,脊椎骨非被拿断了不可。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王石顾不得那么多了,若是在不出手,马龙可就废了。右手赶紧去腰里一摸,抖手就是一枚竹叶镖,这竹叶镖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丁小泉手刚要抓在马龙腰眼上的时候,这竹叶镖正中丁小泉咽喉。顿时,丁小泉将手抱住喉咙,仰面就倒了。前面这哥几个,回身一看丁小泉死了,吓得面如土色,这到不是因为死了一个人吓得,而是他们听见了这竹叶镖的破空之声,王石二十年前,灭了青衣会,名声大震,江湖上送了王石一个绰号,勾魂剑客,这王石的竹叶镖虽然没见过,可是常常听师傅说起过。是以刚才王石这竹叶镖射死丁小泉,这哥几个都吓坏了,赶忙从旁托地跳开,刘豫看了看马上那道长问道:“你可是三清剑法传人,王石,王老前辈。”

    王石见这些人识破了自己的身份,干脆在马上将头发往后一撩,哈哈笑道:“正是老夫,你们有何话说。”旁边的胡秀才慌忙下马就拜:“义父,你老人家怎么也来了。”马龙一看是师傅,慌忙走过来拜倒在地:“师傅!你怎么来了。”王石下马将他二人扶起,:“我不来行吗,哎!我怎的教了你这么个笨徒弟。”就在王石和马龙胡秀才施礼的时候,这边刘豫上前施礼道:“刚才晚辈多有得罪,还请老前辈莫怪。”

    王石转头看着刘豫道:“你们是何门何派呀,看你们这武功路数尽是擒拿。”

    刘豫道:“我们是西川,鹰抓门,李全的弟子。”

    王石道:“看在是同乡的份上,你们去吧,先把那地上的公子放了,以后不可在为非作歹。”

    刘豫吩咐其余几个师弟,将丁小泉的尸体扛起来,汪猴就地上放了黄秀娟。哥几个往山下自去了。

    黄秀娟从地上站起来,身上的衣服也被泥土给弄脏了,脸上也蹭破了皮,顾不得这些,迈步走到王石跟前,扑通就跪下了:“师傅,你收我做个徒弟吧!”

    王石看了看黄秀娟,双手扶起道:“你还是回家去吧,江湖险恶!不是你一个女孩子呆的地方啊。”

    黄秀娟心说:“虽然刚才被这几个强盗差点害了性命,可是,也算是因祸得福,遇到这世外高人,不就此时拜师,若是错过,那里在去找这么个师傅。”:“师傅!你刚才救了我性命,小女子决定这一辈子就追随师傅了,若是你不答应收我这个徒弟,我就…我就一头撞死在石头上。”

    王石心说:只怕她意志不坚,学个半途而废,岂不是坏了我王石的名头。想了想,起身道:“我已经收了一个徒弟,不打算在收弟子,你还是走吧。”王石说着话就要翻身上马,这黄秀娟一看,王石不肯收自己为徒,心中急了,就地上跳起身来,一头就往旁边山石上撞了上去,王石大惊,没想到这女子,性子这么烈,赶紧使出移形换影,瞬间挡在黄秀娟的身前,这黄秀娟使出全身力气一头撞去,正撞在王石的肚子上,黄秀娟心说:这石头怎么软绵绵的。抬头一看,王石却挡在面前:“啊!怎么,你怎么到我前面去了,你别拦我,让我去死,。”

    王石叹息道:“真拿你这孩子没办法,还不快拜师。”

    黄秀娟听说王石叫她拜师,欢喜无比:“诶!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双膝跪地,就磕了三个响头,王石赶紧一把扶起,不过这学武可是个苦活,你吃得了这苦吗?

    “师傅!我能吃苦,你就放心吧。”

    “恭喜义父,又收了个弟子!”胡秀才赶忙上前贺喜道。

    马龙道:“师傅!你明明一路跟着,怎么还乔装打扮呢。”

    王石侧过脸来,看着马龙道:“你这臭小子,刚才敢说我是骗子,你胆子真不小诶!”

    马龙用手直挠头:“嘿嘿!我也不知道是你啊。”

    “以后出门在外,凡事要小心谨慎,常言道;事非之因多开口,懂吗!”王石把马龙训了一顿。四人骑着马,往山下来,迤逦往前又走了二十多里地,戌牌时分,到了湖州县城,进城来,就东门客栈歇了,第二日,一路继续往东而行,四人在路夜住晓行,饥餐渴饮,行了十五日,到了金陵,就城中汇丰客栈歇了,自此每日只在房中教马龙和黄秀娟练武。

    胡秀才每日读书不倦,渐渐夏去秋来,贡院开科,胡秀才应了考,十日后放榜,胡秀才考了个第十名,进士,王石在酒楼中为胡秀才庆贺,一连吃了数日酒,又在这里等着选官,王石将了五百两银票,给胡秀才,让他去上下打点,不几日,就有了消息,除授雷州县令,王石又做了两日庆贺宴席,第三日上,便和胡秀才,黄秀娟,马龙回信州去接取家眷。在路上,黄秀娟对胡秀才道:“我看你这官还是别去当了。”

    “为何,我寒窗苦读,十砚磨穿,为的就是中了科举,能当个好官,上以报效国家显耀门庭,下不负妻儿殷切渴盼。这好不容易选了个官,你却叫我休去,是何道理?”

    王石也不解的问道:“徒儿,你怎么叫他不去呢?”

    “禀师傅,我父亲乃是杭州总兵,黄飞虎,以前在家之时,常听家父说起这雷州,此地紧靠海边,土地大多是盐碱地,不出庄稼,人民多以打鱼为生,又有那海盗经常骚扰,好几任知县被海盗所杀,朝廷数次派兵征讨,可是,这些海盗深藏在不知名的海岛之中,却是无法找到其巢穴。官兵去了,这些海盗根本不出来,只等征讨大军一走,便又出来烧杀劫掠。哎!我想还是别去为好。”

    胡秀才听了此话,半晌无言,哀叹道:“我怎么如此命苦,好不容易今日扬眉吐气,却又被派到这么个地方,怎么是好。若是在此丢了性命,岂不是白忙活了这一场。”

    王石哈哈大笑道:“吾儿不必苦恼,我让你马龙哥哥随去走一遭,看这些海盗能奈何得了你,海盗嘛,不过是些乌合之众。不足为惧,在说了,还有我呢。”

    胡秀才破涕为笑:“若得义父和兄长同去,我无忧兮。”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