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106章 就只是单纯地想挖走
    很快,唐老似乎想起什么来,迅速给王子安打电话。

    没多久,王子安的电话接通。

    接通后,唐老跟王子安说话比以往还客气,一脸慈祥笑容。

    但挂断电话后,唐老年轻时的火爆脾气又上来了,直接把手机摔地上:“江娱,我丢雷老母啊。”

    江娱是李克背后的唱片公司的名字。

    一群老伙计连忙安抚唐老:“消消气,先消消气啊,你这个老不死的,真想现在就死了啊。”

    唐老依旧暴跳如雷。

    良久,他冷静下来,面如死灰,说了一句话,让众老家伙的心立时沉到湖底。

    “我问王子安了,他说给这次的客人写的歌,不再是粤系歌曲。”说到这,唐老眼中又怒火中烧。

    众老头脸色微变。

    王子安果真被激怒了!

    被雪藏,被网络暴力迫害,不用多想,圈内人都知道王子安这两年过得肯定很不好。

    好不容易扶起来的一个个女神,一个个记录。

    现在,记录被一个外人刷下去。

    唐老等人想想都觉得,李克的团队太不懂做人,太不给王子安面子了。

    新垣结衣,那才是王子安的嫡系啊。

    李克跟王子安,估计连朋友都还算不上。

    双方的关系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一场买卖而已。

    娱乐圈里,尤其是越入流,越注重排场和规矩。

    不然为什么一些大牌出席活动,看到自己的位置安排得不符合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就立即掉头离场,都不带商量的。

    “关系可能僵了,虽然我没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什么来,我也没试探他,只是当作一场普通的聊天,但谁不知道他曾经是个演员,还很优秀,只是外在形象掩盖住了他的演技。”唐老痛心疾首。

    众老家伙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活到他们这年纪,最看重的不是金钱,也不是利益,而是名!

    这个名是身份,是脸面。

    其实王子安倒没那么小气,他还没怎么混这个圈子呢,没那些大牌那么好面子。

    李克的团队锦上添花之事,他是真的没什么意见。

    反正都是他给的歌。

    只是在唐老等人看来,那才更诛心。

    拿人家给的歌,去干掉人家。

    这得多大的仇?

    也就是下午的时候,新垣结衣得知自己的记录这么快就被破,还不是伊凡卡或平香流樱的歌破的,有些生气。

    “三三,我不高兴!”这妮子还在高丽省赚钱,抽空给王子安打电话撒娇。

    “嗯?”一接通电话就听到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王子安有些疑惑:“来亲戚了?”

    新垣结衣一愣,很快明白过来,俏脸微红:“才不是,我好着呢。”

    “那就好,最怕你们来亲戚了,一个个得当祖宗供起来。”王子安舒了口气。

    新垣结衣顿时有些心疼起王子安来。

    家里四个姑娘,一个七天,轮着来,一个月就过去了。

    也就是说,基本上王子安每天都是在暗无天日中度过的。

    不对啊,我打电话是求哄来着,怎么反倒心疼起三三,想哄三三去了?

    于是,新垣结衣很快回到正事来:“三三,我心里难过,想哭。”

    王子安果然安慰起她来:“没事没事,外面多大的风雨都不怕,我是你坚实的后盾,温暖的避风港。”

    他以为这妞跑通告累的,一时不适合。

    礼多人不怪,爱心泛滥让世界充满爱。

    “那还不够,我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新垣结衣心花怒放。

    “不是,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给你点口水……咳,给你点洪水你就泛滥是不是?”王子安懒得哄了,我还在地里干活呢,我绝对比你辛苦。

    虽然挣的没你多。

    新垣结衣撅着小嘴,还得多加努力。

    要是伊凡卡跟三三求哄,肯定还能再多享受一会儿。

    自己落后了至少两步。

    长路漫漫,不急,来日方长。

    于是,新垣结衣委屈道:“三三,你是不是不知道,我的第一没了?”

    “哈?”王子安吃惊:“这个跟我有啥关系?不要跟我讲这些。”

    新垣结衣自顾说道:“三三,我最钟意的是给你破……”

    卧槽!

    王子安不淡定了。

    果然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距离能消除恐惧,距离能使人大胆,无所畏惧。

    不面对面的时候,这妞胆子太大了啊。

    “再不济让平香或伊凡卡破也行,可现在……”新垣结衣委屈得哭起来。

    王子安目瞪口呆。

    不是,这就有点超乎想象了啊。

    结衣这妞男女通吃吗?

    不过,王子安还是安慰道:“没事没事,不就第一次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还是你,我心目中纯白如玉,甜美如花的大美女。”

    “嗯?”新垣结衣愣了:“第一次?”

    我说的是第一,记录啊。

    然后,新垣结衣娇艳如花,羞得耳根都红了。

    这个大坏蛋。

    脑子里乱想什么呢!

    “三三,我是说,我说的是,《金达莱花》的记录。”满脸通红中,新垣结衣依然舍不得挂断电话,跟王子安解释道。

    王子安一呆。

    随即老脸一红。

    不过他很快气愤道:“我说的就是这个啊,你以为是什么?思想太不健康了你,在外面不许学坏,学坏了就不用再回来了。”

    新垣结衣懵了,一时以为是自己想歪了。

    但这都不重要了。

    新垣结衣小声问道:“三三,你真的不在乎第一次吗?我是说我的。”

    废话,你的第一次关我什么事,王子安想也没想回答道:“肯定啊。”

    新垣结衣感觉自己幸福得晕过去了:“那,我也不在乎,所以你想要吗?”

    废话,王子安想也不想就说道:“肯定不想啊。”

    “为什么?”新垣结衣觉得天旋地转。

    “我只是你一念之间刮过的一阵风。”王子安挂断电话。

    新垣结衣呆了呆,这话什么意思?

    好难懂!

    越想她越纠结,好像还没撬走伊凡卡的墙角,自己就搭进去了啊。

    她觉得,自己刚才绝对不是抱着撬走王子安的心思来的,而是……

    挖!

    对,就只是单纯地想挖走。

    管他有没有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