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作品正文卷 第十四章 留念
    青岛之旅的第二天,按行程该去崂山,从酒店出发,开车进山区还要一个多小时。

    之前上大巴的时候没有注意,等到了目的地,准备坐缆车了,吴蓓才发现昨天四个姑娘中扎马尾的那个,今天居然穿了条长裙,还穿了双坡跟细带的凉鞋。

    虽然现在肯定也来不及再回去换了,但她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山路不好走,穿这种高跟凉鞋小心崴脚。”

    蘑菇头顿时乐了,笑眯眯地跟马尾辫说:“你看!我就说让你别穿凉鞋吧,你非要臭美。”

    马尾辫也笑得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理直气壮地说:“我宁可崴脚,也不要丑。”

    另外一个蘑菇头——因为这三颗蘑菇头身材和发型都差不多,吴蓓目前还没能把她们的名字和脸蛋对上号,就暂时先叫她蘑菇头二号。

    二号啪啪鼓了鼓掌,“有志气!我就喜欢你这么执着的女人。”

    三号也笑得不行,“到时候你要真崴了,我们这可没人能背得动你啊,我看可能只有拴根绳轮流拖着走了。”

    四个人又笑闹了半天,眼看着缆车已经来了,马尾辫才想起跟吴蓓道了声谢,另外几个没被提醒的见状,也纷纷说:“谢谢姐姐。”

    吴蓓心想:这是一个谢了,其他几个也都不能落后的意思吗?

    想是这么想,当然没有这么说出来,反而还觉得这几个小孩挺有意思的,笑着冲她们挥了挥手。

    下了缆车之后,吴蓓就不会继续往上跟了,嘱咐好游客们集合时间,告诉他们最远走到某个位置,就不能再往前了,一定记得要原路返回,在原地集合,而后便宣布开始自由活动。

    马尾辫每走一步,她的坡跟凉鞋撞在地上,就发出一声不甚明显的闷响,吴蓓忍不住低头去看,觉得那两根细骨伶仃的鞋带,既要拖住那么厚一个底座,还要在又硬又陡的山路上长时间被脚丫子挤来晃去,着实非常辛苦。

    如果鞋有灵魂的话,今天回去之后怎么也得给它多打两遍鞋油,擦得干干净净的,以示抚慰。

    可惜这双鞋是没机会等到被抚慰了,她们一行人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吴蓓注意到马尾辫是直接光脚走下来的,她随口问了一句,那几个小姑娘就你一言我一语,边乐边跟她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马尾爬山爬了没多远,就感觉穿着这双鞋真的是又累又不好走,但想到自己先前已经吹出去的“美丽宣言”,就愣是一直忍着,装作我很好我没事的样子,结果爬到一半,左边那只鞋的鞋带突然开胶了,她当时一个趔趄,扑到了前面游客的身上,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好在鞋子开胶的时候,她们正好走到一个卖拐杖的摊位附近,马尾辫找老板借了胶带,又把鞋带缠了几圈给固定住了。

    不过这种方法只能维持鞋子表面的完整,根本禁不住继续穿着走路,走一会儿就松,最后马尾辫一生气,干脆把鞋给扔了,光脚走完了全程。

    吴蓓说:“天啊,那你脚疼不疼啊?”

    马尾辫:“一点也不疼,我已经感受不到它们的存在了。”

    三颗蘑菇头同时爆发出了狂笑。

    吴蓓本来没觉得这句话有多好笑,但见那四个人笑得一个比一个夸张,就差躺在地上打滚儿了,莫名其妙也跟着笑了半天。

    第三天上午的行程非常紧凑,总共要走四个景区,还有一个伪装成景区的购物点。说是紧凑,实际也挺鸡肋的,很多地方都是车览,只让你远远看上一眼就算来过了,连拍张标准游客照的机会都没有。

    好在下午留出了整段的时间去海滩,游客们都挺兴奋的,即使这个季节的温度还不是很热,海水也有点凉,也阻挡不了众人玩水的热情。

    有对带着小孩来玩的夫妻,居然还自备了游泳圈和气垫床。他们原本是把这两样东西放了气装在背包里的,打算过来找摊位借个打气筒充气,结果那些摊位开出的价格和直接租一个小时的气垫床也差不了多少。

    俩人合计着这样太不划算,干脆也不用打气筒了,直接人工吹气,硬生生把游泳圈给吹起来了。小孩却不肯罢休,又吵又闹非要坐气垫床不可,夫妻俩的处理办法也简单,你想坐你就自己吹去啊。

    就见那小孩趴在沙滩上,鼓着腮帮子卖力向里面吹气,吹完换气的时候也不知道用手挡着气孔,导致跑出来的气可能比吹进去的还多,忙活了半天毫无成效,最终只好撅着嘴,退而求其次地接受了游泳圈。套着游泳圈没多大会儿就玩高兴了,完全把气垫床的事给抛到了脑后。

    吴蓓在沙滩上坐着看了一会儿,感觉百无聊赖,就到附近的街区逛了逛,可是这些街区她也来过很多遍了,而且不敢逗留得太久,所以不能细逛,草草走了一圈,又回到沙滩上。

    她闲得没事,决定实验一下之前在网上看的手机视频拍摄攻略,用摄像机拍出来的效果肯定更好,但一个普通牌子普通配置的摄像机都要上万,要是设备买回来了,仍然什么都做不好,那她得心疼死。

    吴蓓承认这种思想有点小家子气,不过自己确实也不是什么堆金积玉的豪门大户啊,豪门大户哪还用像她这样到处奔波,绞尽脑汁只为了多赚一点小钱?

    取了景,拍了几条视频,又用新下载的APP进行了初步的处理,吴蓓对着自己做出来的视频观赏了十好几遍,觉得似乎是比上个月有了一些进步,不过总体效果仍然和她想象中的差了很远。

    六月份天黑的晚,不过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轻微的涨潮了,吴蓓又被那四个小姑娘的欢笑声吸引了注意。

    她们四个手挽着手站成一排,面朝大海,在涨潮的波浪拍过来的时候同时起跳,把波浪踩在脚下。

    很单调幼稚的游戏,几个人却玩得乐此不疲,有时候她们的动作无法统一,会像多米诺骨牌似的一个带一个栽进海里,然后大笑着爬起来继续。

    吴蓓觉得这样的场景十分美好,便又打开摄像头准备记录下来,她挑了个偏黄调比较柔和的滤镜,拍完之后又试着把视频的速度调快或者调慢来感受效果。

    试了几次之后,她觉得等浪来的间隙可以适当加快速度,甚至完全删除,而几个人踏浪的动作可以适当放慢,慢动作能给人以更加轻松和浪漫的感受。

    不过同时,如果仅仅是简单的几个踏浪动作的拼接,又会显得有些单调,能抓拍到那种摔倒后再爬起来或者类似的自然的小动作更好。当然这样一来,需要剪辑和重新拼接、调整的工作也就更多了。

    吴蓓举着手机继续抓拍了一会儿,几个小姑娘玩得有点累,往岸边走的时候注意到了她。

    或许因为昨天回到酒店以后,吴蓓顺手拿了两片自己常备的清凉足贴给马尾辫,导致她在这些小女孩心目中的形象更亲切更可爱了,马尾辫直接走到她旁边一屁股坐了下来,很是自来熟地说:“小姐姐你在这坐着干嘛啊?无聊的话过来跟我们一块玩儿啊!”

    吴蓓笑着把刚才拍好的视频拿给她看,马尾辫一连声的大呼小叫:“妈耶,拍得好好啊!你以前学过摄像吗?能把这视频发给我吗?”边说还边呼朋引伴地招呼大家都过来看,而后得到了一致好评。

    吴蓓经过一段时间的认真对比研究,对自己的摄像和后期什么水平还是有点逼数的,更何况这视频还没有完全修饰完毕,估计也就能糊弄糊弄这些看自己的身影自带美化滤镜的小丫头片子们,假如随便拿给海滩上的其他人盲审,可能就会得到许多截然不同的评价了。

    吴蓓说:“当然可以啊,我加你微信发吗?你可以自己再配个喜欢的音乐什么的,看起来更带感一点。”

    “恩恩,我配个音乐发抖音。”马尾辫高高兴兴地调出微信页面来扫码,“真的挺有感觉的,回来也可以加入到我们的旅行记录视频里啦。”

    “啊你们还准备剪个旅行视频啊?挺好的,过几年再看会是特别珍贵的回忆。”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其中一颗蘑菇头笑着说。

    吴蓓把视频发给马尾辫,等待传输的过程中突然间福至心灵,有了个新主意,而且根本没有多想就直接说了出来:“你们也可以拍一个那种逆着海浪冲向夕阳的视频啊,海天一色,光着脚趟着水,等跑到某个位置的时候使劲儿跳起来,画面定格在各不相同的姿势上,青春又有活力,当作长视频的结尾片段正合适。”

    马尾随着她描绘的画面畅想了一下,激动地直点头,见其他几个朋友也很喜欢,直截了当地提出,“那姐姐,能麻烦你帮我们拍一下吗?”

    “呃”吴蓓一时有点后悔自己嘴快,她想象和描述的场景的确是很美好,但也仅止于描述了,真让她拍,她肯定根本拍不出这样的效果,到时候必定显得她光有本事耍嘴皮子功夫,没有能耐干实事。

    吴蓓委婉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顾虑,说她水平有限,几个小姑娘却不怎么在意,“没事儿,拍成什么样算什么样呗,又不去参加比赛,就是自己留个纪念而已,差不多有那个意思就行啦。”

    吴蓓只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