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六十八章 WDNMD,吓死我了
    重新将注意力放回游戏里面,漆黑的一片,按照系统提示陈旭打开摄像机的夜视功能,惨绿色的画面出现在屏幕中,同时因为是使用摄像机的原因,只能够看见一部分的场景,视野比起之前来说要更加的小一些。

    ‘咕咚’

    耳机里面诡异的音效,以及屋外树叶被风吹动的簌簌声,还有不知道是老鼠还是什么踩在地板上的嘎吱声,配合着惨绿色的视觉画面,刚刚说完豪言壮语的陈旭不由得偷偷咽了口唾沫。

    他能说,他又开始慌了么?

    举着摄像机,看着右上角的电量几乎是在肉眼可见的减少,陈旭不由得心里一颤。

    这游戏后面不会全是这种乌漆嘛黑的场景吧?陈旭不由得感觉紧张起来了。

    继续使用摄像机的夜视功能,跟乌龟爬一样,陈旭慢慢的往前面摸索。

    位于精神病院的走廊里面,长长的一条走廊,但却特别的狭窄,同时周围还有紧闭着锁上的大门,里面传来如鞋子踩在地板上哒哒哒的声音。

    “这里我好像来过吧。”推开一扇门,看着面前似曾相识的走廊,陈旭瞄了一眼旁边的弹幕。

    狭窄的走廊,两旁紧闭的大门,感觉之前就来过啊。

    立刻转头只见原来路上的门已经被紧紧关上了。

    ‘没有啊,这个走廊虽然一样,但是没发现灯光暗了很多,而且墙壁上还有很多血么?’

    ‘有点慌了,弹幕刷起来啊,护体护体!’

    看着周围狭窄跟寂静的环境,陈旭感觉整个人都有一点不好了,听着游戏里面主角的喘气声,他自己的呼吸也开始加重了。

    明明什么恐怖的场景都没有出现,为什么他整个人都开始慌起来了?

    游戏开始的前面,并没有什么高能,但不算长的走廊再加上音效跟环境产生的心理暗示。

    可以说在这里你越留意周围的环境,走的越慢就越容易感觉到恐惧。

    就比如现在的陈旭一样,因为害怕会转角遇到爱这种情况发生,走的贼慢。

    从狭窄的缝隙里面穿过,并且根据系统的指引爬进了黑布隆冬的通风管道,终于陈旭来到了另外一个比较宽阔些的走廊。

    按照任务陈旭继续朝着前面摸索,来到一扇紧闭着的屋门前,陈旭小心翼翼的打开心里面提防着突然而来的开门杀。

    大门被推开,黑漆漆的房间里灯光突然闪了起来,背景音效突然变得尖锐起来,同时一具掉在门后的尸体摇摆飞了出去。

    “啊!”

    “啊!WDNMD!”

    跟游戏里面的主角一样,陈旭几乎是同步的发出了尖叫,不过不同的是他的后面还带了一个五字真言。

    ‘你TM声音能够再大一点?’

    ‘声微,饭否?’

    ‘大点声儿,听不见!’

    明明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陈旭还是被这一个开门杀给吓了一跳。

    喘了几口粗气,陈旭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转身看了一眼旁边副显示器上的直播间以及上面的弹幕这才缓过来一下。

    “小场面,小场面,这就是普通的开门杀而已。”跟着弹幕一边互动,陈旭给自己已经没电的摄像机换了一节电池,继续朝房间里面探索。

    杂七杂八以及被毁坏的家具,墙壁上地上全部是鲜血,同时还有掉在天花板上的尸体,以及塞在柜子里的尸体。

    虽然看不见正脸,但光是这场景就已经让陈旭咽了口口水了。

    小心翼翼的往前面走,路过一个被钢管贯穿的人的时候,对方突然抬起手来吓了陈旭一大跳。

    说了一堆听不懂的话,唯一明白的就是要他逃离这个精神病院。

    “所以,我当初为什么要过来探查这个精神病院。”陈旭心里面微微吐槽了一下,继续朝着前面的路探索。

    小心翼翼的打开大门,看见久违的通道亮光后,陈旭不由得松了口气。

    经历过刚刚黑暗的环境后,显然这种有灯光的地方,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再舒服不过了,而且比起黑暗的环境,这种亮堂堂的地方就算出现什么回头杀的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吧。

    顺着前方的路,准备钻入狭窄的缝隙通过走廊,这时候耳机里面传来一阵嘶哑的低吼声:“小猪!”

    随后镜头突然摇晃起来,游戏中的主角发出一阵惊叫。

    而这一幕对于玩家而言,实际上没有多么的恐怖,最多会被突然出现的怪物惊一下。

    一边关注着直播间,一边玩游戏的陈旭,终于没有被这一幕吓到只是被惊了一下,然后很快缓过神来,得意洋洋的在直播间里面吹嘘着:“看见没?这种突然的回头杀,吓得到我?我跟你们说,鲨鱼怂蛋的称号已经跟我无缘了!”

    伴随着剧情往下面走,神秘的神父出现跟主角说了一大堆听不懂的话。

    醒过来后的主角要逃离精神病院,此时此刻出现任务提示前往保安室打开大门。

    顺着剧情进行探索,陈旭小心翼翼的从走廊里面走着,看着前面的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精神病人,贴着墙角陈旭慢慢往前面挪动着脚步,直到通过他才松了口气。

    大厅里面看着几个表情木人的人坐在那里,陈旭操纵着主角小心翼翼的搜寻探索着。

    确定每个地方都搜索完毕没有什么东西后,这才重新返回。

    “白紧张了,原来这里没有什么吓人的东西啊。”看着弹幕陈旭一边操纵着主角,一边笑着说道。

    原路返回,不过就在他路过之前那个坐在轮椅的精神病人的时候,突然耳机中的音乐变得激昂渗人起来,同时游戏中的主角发出了一声大大的尖叫,坐在轮椅上的那个精神病人一下子朝着他扑了过来,整个电脑屏幕上都能够看见对方的模样。

    ‘卧槽!’

    这突然的一幕,直接把陈旭吓得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吓得面色潮红的陈旭连忙摘下耳机,将手放在自己的心脏位置上,喘着粗气。

    ‘WDNMD,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而在直播间里的观众同样没好过多少,虽然没有自己玩且关闭了弹幕的情况下体验虽然会打一些折扣,但同样也是有那种恐怖氛围的。

    不少看直播的人也被吓了一大跳,然后纷纷在直播间里面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