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51
    以前他们不能接受平民的身份,到了现在,他们才想明白,管他什么身份,先活下去再说,要是活不下去,什么都是空的,什么也都不存在了。只是,那一千多人现在过得心情凄苦,根本就帮不上他们多少,起的作用也仅仅是有希望帮他们去找人,找大神。可是大神在这时候却失踪了,谁也不知道大神在哪里。

    大神在哪里呢?大神在乱石带,收起王爷身份的腕脑,也把星际传链收到储物戒指里,只用星际流浪人的身份和一帮星际流浪人交流。

    一块块碎石被收进回收船内,有用的物质被分解回收,没有用的,也存起来,到了一定的量,他会拉到就近的星球,以建筑材料的价格低价卖给星球上的商人,算算成本,挣的钱,连用掉的能量块都不够。

    大神没有像别的星际流浪人那样,对乱石块选选拣拣的,他把飞船停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凡是从他船边上飞过的乱石全部收进船内加工回收,偶尔他也能收到质量不错的石块,小小的开心一回。

    乱石带这里对大神有着特殊的意义,在这里有他最初的记忆,那个时候的回忆和现在比起来,是多么的美好和纯粹,是多么的宝贵!那个时候,有父王,有西米,还有后来的王后蓝依儿,那个时候,人与人之间少了许多的算计,多了更多的真情和纯洁。父王在这里眼睛受伤,被西米放进救生舱内推进太空中,也是在这里,遇到了约翰森,刚开始时的感觉是那么的清透,那么的让人留念不绝。

    乱石带离武弃星不远,这里是父王雷森起步的地方,也是他最开始生活的地方。而且这里,离黑刚晶星也不算太远,休息的时候,可以以普通人的身份去那里,看看父王建业时留下的功绩,也看看那里改变了多少,不变的还有多少。

    大神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他不计成本,分解出来的有用物质,够自己物质单上的数量,就变成飞船的一部份,让飞船慢慢的改变,慢慢的朝着设想中的样子变化。

    不到半年的时间,他去了旁边宜居星八次,给建筑商人送价值极低的材料。

    他生出一个念头,就是把乱石带给消灭掉,乱石带很大,而且位置又很重要,很多航线经过这里,只是因为乱石带存在的原因,不得不绕着飞行,以前各个政权分治,乱石带占据了很大一片星空,恰好位于三个政体的星空交界处,没有人去在意,只是把它当成一个天然的屏障与军事分界,各自心安。王朝建立后,宇宙一统,归于雷氏。那么,这一处乱石带再这么下去就显得不合适了。要是把乱石带打开甚至于消灭,对于王朝的交通有着巨大的作用。

    所以,他才不计成本,不分好坏,把一块块石头分解掉,有用的物质收藏起来,无用的,也不丢在星空之中,压制成块,送到宜居星球上,当作材料,用在星球民生建设上。

    乱石带很大,他一艘破船,容量那么小,想达成目标,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于是,他作了一个计划,等再见到了策神向策神汇报,要是能得到策神的支持,相信一切都不是难事。当然了,他是想给现在在外面以平民身份生活的弟弟们找一个活计,乍失贵人的身份,这些人多有不适应,失去认同,身份要重新定位,失落后的人会失神。

    他不和他们联系,但,不妨碍他关心他们的状况,作为一名王爷,他有渠道得到他们的活动信息,不乐观。通过这些信息,他也知道武弃星上的人不安份,在发动这些人找他,希望他救武弃星上所有人出来。

    一年的时间快要到了,第一批死亡人员的死亡就在眼前,到时候……到时候就能看出父王最真实的态度了。

    武弃星上,一年的时间要到了。所有人在这几日都提着心儿,停下手上一切的活计,抬着脑袋,看着天空,静静的等着命运的宣判。天机星,策神放下手中的笔,问旁人,“时间到了?”

    “是的,王上,时间到了。”候在一旁的人轻声答道。

    “武弃星上可有什么异常的现象?”策神起身,活动一下手腕,“把武弃星实时监控信号接进来。”

    “是,实时影像马上接入。王上,这几日武弃星上没有特殊的现角出现。就是左天,东半球南纬海洋上下了一场大雨,换风随雨至,时间有两个多小时。不过,没有船在那里,没有造成什么危害。天空上,云生动灭,都一直正常……”

    接进来的是武弃星全息的实时影像,云图,星球表面的实时现状图,确实,云图上没有劫云出现,时间到了,据策神所知,武弃星上除了失踪几名之外,这一年的时间内,武弃星上的王爷们都很安静的生活着,虽然互相提防,但是没有动手,而且因为一些外部压力的原因,他们又走近了,团结在一处。

    “对了,逍遥王出关了没?要是出关,请他到这里来。”策神从全息影像上收回目光。

    很快,去逍遥王那里的人就回来了,告诉策神,逍遥王没有出关,还一直在修炼,来不了了。

    策神一个人坐在全息影界外球前,百无聊赖的玩弄着手指。全息影像上突然出现变他,一朵朵紫色的云朵突然就出现在云层上,一块一块的,足有上万之多。

    “出现了!”策神发出一声轻叹,父王的心是铁石所就,心意一定,真的是不能更改。

    武弃星上,战神打了一个冷战,脸色刷的一下变的苍白,一丝血色也无。父王真的是铁石心肠,天上的朵朵劫云表明父王根本就没有饶过他们的想法,说清理就清理,他们自己不动手,父王就替他们做出选择。

    战神想冲天怒吼,“我们是你的儿子,是你的骨血所成,虎毒尚且不食子,你怎么能对我们下得了手!”可是,话到嘴边又被他吞进肚子里,他怕他一开口,劫雷就冲他而来,一点机会也没有。这个时候,他别的想法没有,想的最多的就是自己要低调,低调到不被劫雷给注意到,只要能躲过这一次,他最少还有一年的时间,有了一年的时间周旋,他就有可能打动父王,才有可能活下去。若是他冲动,死掉了,什么都与他无缘了。天

    天上的劫云慢慢的形成,在没有打下来之前,武弃星上所有的王子们都不知道劫雷之下谁会变成飞灰。所以每个人都处在极度的惶恐之中,怕自己就是劫雷要击中的人。

    时间过得很慢就很快,每个人都在祈祷自己不会被选中。当劫云中雷光狰狞,纵横不绝时,一股绝望的气氛在他们中间弥漫开来。有人崩溃了,吼叫着冲向天空。天空中一道惊雷响起,电光纵击,击中冲向天空中的人影,人影消失,一股飞灰在天空中飘散开去。这一道惊雷仿佛惊醒了其他的劫雷,纷纷打将下来。星球上响起此起彼伏绝望的吼叫。

    战神吓得缩了一下脖子,但马上又意识到可能有人在关注人,胆怯的行为有损他伟大的形象,马上就脖子一伸,直起了腰,板着脸,抬头看天。

    屏幕前的策神扳响了手指,时间到了,惩罚也如期而至,父王的惩治正在变成冷血的现实,从他的角度来说,这对维护他的王权有着巨大的作用,通过这一件事,王朝上下能得知这一件事情始末的人都会熄掉一些不合时宜的心思。连同是尊上血脉的人冲撞了王权,冒犯了他的威严,都被治成死罪,其他的人想想脖子后面都会冒凉气。

    这个时候,一个陌生的通联号出现在策神的腕脑上,策神下意识的通了话,“是我,大神。王上,怎么样了。”

    策神看着屏幕,轻轻叹息,摸了一下鼻尖,道:“这个时候,你应该和我在一起,我正在看实时影像,惩罚如期而至,要结束了,父王他没有改变他的想法,有人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你说,这是何苦呢?”

    大神闻言,无言片刻后,声音发干,“策神王上,你也不要多想,这件事你没有责任,是他们犯错在先,你已经对他们尽了最大的宽容了,是父王,站在我们都无法企及的高度,不是为你,是为了这个宇宙,为了我们这些人类,也是为了宇宙内所有的生灵,才下大决心,清理掉他们,为了王朝万世。”

    有些话策神说过不只一遍,这个时候,他什么也不想说,只能再次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声。

    “策神王上,叹息就不用了,他们是自找的,一点也不可惜。”另一边,大神强笑一声,安慰策神,“十多万二代王爷,数目太大,已经是王朝发展的大负担,若是发展到四代五代,人数过百万,就是父王的威信再大,也压不住民意沸腾,天底下,没有生灵愿意养一帮无用的蛀虫。可能有些人觉得有些冷酷,但从大局上来说,这是最好的了。救出来的一千多人,贬为平民,以后他们的后代也无王室之荣,不会成为王朝的负担。这些日子,我也有一些想法,想和你聊一聊。”

    “咱们之间,有什么话你就直说,王室在王朝中,也就你我,还有逍遥王了。若是你也和我生分,我这个王上做得就更无味了。”策神看着屏幕上雷劫第二轮启动,“你想说什么,方便说吗?”

    “还是见面后再说吧,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和你说。他们怎么样了?”

    “第二轮了,还会有一轮。过几天,你想不想去武弃星看看他们?”

    “不看了,看一次伤一次心,就不再去看了。父王在上,我救不了他们,见他们只不过是落下更多的抱怨而已。我这里不会有什么事,有事我会主动联系你,眼下已如此,你我有心也无力了。活着的要是想争取,只能他们自己去努力。机会,我们给过他们,他们没有把你还有我放在眼中,不联系我们,是他们的原因,咱们尽力了。”

    “尽力了吗?”策神问,既是问大神也是在自问。没等大神回答,他又道:“没有,看着他们死在劫雷之下,魂飞烟灭,我这心里面十二万分的不舒服。他们的过往我过查过,每一个都在王朝的建立过程中立下了巨大的功绩。他们是王朝的有功之人,有功之人就这么死去了,荣誉不再,性命冰消,价值呢?难道父王造出我们来,就是这样吗?”

    大神被策神的话震惊了,也只有策神敢这么说话。换成任何一个人这样说父王,都得担心天道机变的惩罚。过了一会,他才说道:“你是王上,父王是尊上,你们之间有什么话自己沟通吧。你,是不是还想保下余下的人?”

    策神直言不讳的说道:“想。上次父王在时,我想我能看着他们受到惩罚。在双角人宇宙见惯了生死,我以为我能很冷静的看生看死。如今看到他们受死,我却淡定不了了。也许,我们该找父王再谈一谈。哪怕再保下一个人也行。要惩罚,惩罚首恶,惩罚挑动是非的人就行。大哥,你可愿和我再找父王一次?”

    大神叹息一声,道:“可是父王已经命令我和逍遥王了,不准我们再参与王室之事。逍遥王爷是犯了错,上一次保下一千多人,我已经被父王厌了。你拉上我,我倒是不怕死,可是我怕效果相反,激怒父王,那就坏了你的心意。”

    策神想了想,道:“你说的也是,是我考虑简单了,这件事我自己去做吧。我做在这个位置上,注定与咱们的父王难以和平相处。这样,你也别闲着,帮我弄一个名单的,全放不可能,只能再杀一小撮人,才有可能说服父王放过大部分的人。还有,有时间早点回来,咱们和逍遥王一起商议出一个妥当的办法来。”

    。九天神皇

    http:///txt/28899/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