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68
    策神脸色变了变,随后摇头掩饰,心中的烦闷变成了恼意。他知道大神在这个时候还记得进言,是好事。只是一味的要他对所有的王子更好些,就不应该了。大神最清楚狂神是怎么死的,那是野望勃发,引发了父王在天道机变里给他设下的保护天道,才被雷活活的劈死。是,他策神是不在乎王位,可是,他也不想被人当成木偶一样摆弄,父王都不成,更不用说这些王子了。眼下的大神屁股歪向众王子那一边,已经失去了公道的心,让策神暗恼。

    不管策神愿不愿意,他都是王上,面对有个对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有想法,哪怕他看上去没有什么,可是,一日是王上,一日坐在王位上,便要行使王权,便要把王朝装在心里,便不能容忍别人对他暗地里算计,算计便是否定他的作为。他喜不喜欢王位是一回事,可是有人否定他的作为那是另一回事了,他喜欢成就感,作为便是成就感的体现,有人不让人愉快的享受成就感,很恶心。对狂神他有同情,但是他绝不会认为狂神死的有理。狂神极不理智,要是对王位有想法,直接去找父王明说就是了,在父王面前,天道机变难道还会劈死他?不管如何,狂神也算是取死有道了。

    而且在策神看来,父王对众王子已经非常好了,父王给所有王子分封领地,众王子在物质上已是在享有大多数人奋斗一生的成果了。他们还要怎么样,难道就不能如当初的策神一样,转个心思,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与大局无危害不好吗?非要起来作妖,让野心膨胀滋生,最终导致自己的死亡,能怪谁去?怪父王太狠,还是怪他策神做在这王位之上?可笑!而如今,大神又指责他对其他王子不好,这让策神就有些不能忍了。

    “大哥,你是指责我分配不公吗?”策神脸上没有了笑容。

    大神一愣,他刚才只是有感而发,他觉得要是策神对王子们更好一些,资源上更多一些那就更好了。可是,他可不敢担负指责王上这样的名声。王上分配很公平,站在王朝绝大多数人的立场上,没有什么比王上的分配更公平了,王上的分配没有向权贵低头,更多的是照顾平民,这让平民很感激,所谓民心就是平民的心有所向。只是现在大神站在了王子们的立场上,觉得策神王上分配有些不公,应该多分一些给王子们。

    但这只能私下里说,是沟通,不能是指责。指责王上分配不公,要是公布出去,他可就成了天下生灵的仇人了,谁都知道王上分配可是很公平的,并没有对王室亲近的人有什么偏向,别的不说,策神博得了一个公正贤明的名声,让人无可指责。他大神敢指责,那就是与王朝作对,与天下作对,是他是非不分,公私不明,这样的人,就是做为一般的从政人员都不合格,何况是一个王子,他没有资格做王子。

    策神要名声,大神一样要。他急忙解释道:“王上,我可不敢指责王上,是王子太多了,王朝分配的资源太少,还不如一般的修炼人员,所以容易引起非议,我只是建议王上做的更好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策神冷笑一声,“要是这么说,那他们的封地产出是不是不算在内了?我是王上,我都说了谁要是不服,只管来找我,让他来做这个王上,我亲手把王冠戴在他的头上,扶上上王位,我拍双手欢迎。既然嫌我不公,那就推举出一个能做到公正公平的人来替代我,我不是独夫,有人愿意接我的位置,我让。若是不敢,就不要在背地里说什么小话了。”

    大神脸难得的红了一下,“王上,我可不是背地里说的,我是当着王上的面说的,我可没有说王上的小话,王上可不要怪我。你这个王位是没有人敢去想的,想想就会死,谁敢想啊。看来,父王对王位传承是很看重的,不然也不会在天道规则里写下王位的规则了,以后啊,王位代代相传,只能通过光明正大的手段来竞争,想通过其他的手段来获得王位的机会没有了。没有人敢对王位有想法,有想法会死,没有会那么蠢。”

    大神缓了一口气,“我也没有那么蠢,来指责王上。从公正的立场上来看,你没有错,你是公正的,但是人心啊,总是会出意外的,你想这样,他们却不一定会想,所以,我希望王上能在公正的立场上对其他人稍稍的那个一下。必竟,真正心向王室的人也就是王室的人才心向王室,其他的人是外人,自己人不帮,去帮外人,总是不太妥当吧。”

    大神笑笑,又咳了两声,“什么事情都是要王上你去考虑的,我说的再多,不管是对还是错,对王上来说只是提建议,建议吗,对也好,错也罢,接不接受都是王上的事情。王上没有必要如此,哪怕是我说错了,最起码我说了,是我心中所想的,我没有对王上掩藏,这对我来说就够了。再说了,对我来说,仙莲子很重要,那是别人的想法。对我它并不重要。仙莲子有则喜,无也不忧。我更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打通修行的路,像你说的,那是成就感,我很喜欢那种成就感,用仙莲子突破,成就感就不完美了。仙莲子不过是辅助的手段,我个人认为不宜多用。而且,我们面临的修行环境又不是太差,少有打打杀杀,除非出了王朝,在王朝里,没有人能对我们造成生命上的危害,父王能对你行保护的天道机变,对我们也会有,这一点我深信不疑。既然不用担心有人会对我们有不利想法,我就更不想通过仙莲子快速的提升修为了。自己努力才是圆满。”

    策神摆摆手,不愿意再谈下去,再谈下去越发的心烦意乱了。茶罢后,大神告退时,策神坐在窗前发了一会呆,在反思自己。好久没有心烦意乱了,哪怕是面对雷蓝依儿他也没有,只是这一次他很难平静下来。狂神的死给了他莫大的刺激,王位,因为王位,狂神死了。他不想做王上,父王偏偏要他做,还防着别人对他有威胁,想要他的位置。太霸道了,实在是太霸道了,别人想想也不行,想想王位,想想替他做王上就是死罪,狂雷猛击,只到死亡方才罢休。策神心里面很复杂,一方面他不得不感激父王的看重和保护,另一方面,他也很恼怒,父王这是要用王位把他完全的拴住。那么多的王子,策神就不相信一个合格的王上也没有。

    而且,父王还和他说过,将来要他做所有地盘的统治者,替父王管理父王打下的所有地盘,这是把他当仆人使用了。策神不喜欢,他还是喜欢做一些有把握的事情。窗前,策神深皱眉头。窗外,那只尺余的黑团蝶从花丛深处飞出来,款款落在离窗不远的一朵白色的大花上,黑白相衬,十分的醒目。策神长吐了口浊气,转回身来就开始下王令,他命令魔法部马上行动,派出一队亡灵法师到狂神死亡的地方尽力寻找狂神魂魄的踪迹,要是能找到就保护起来交给他,不得损坏,要是一时不能找到,那就继续再找,一直找到父王回来。

    过了两日,一些王子很是一本正经的给策神上书了,上书的内容还是关于仙莲子的,十多万的王子有一半联名了,要向父王讨要仙莲子,这些王子要求策神也属名,理由是,他们是哥哥,策神是弟弟,哥哥们有一半同意了,他这个最小的弟弟从大局出发必须要和哥哥们站在一处,一起向父王上书,替王子们争取更大更多的利益。策神翻了翻,其中没有大神的名字,倒是有战神的名字。这让他很意外。

    战神是看着狂神死的,和大神一样,都替狂神挨了一雷的人,只是他们不但没有救回狂神,自己却受了重伤。策神就不理解了,大神看着不对,跑了,以隐修为名躲出去了。这战神莫非脑子不灵了,还趟这趟混水,真是不怕死的人啊。

    策神把王子的上书扔到一边,随他们闹吧,他是不管了,一切都等父王出现再定夺,不怕死的人,他也没有办法。只是,要让他跟风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不用说他是不赞成这种举动的,这是在逼迫父王。父王是能接受逼迫的人吗?策神忽然一愣,父王接受到逼迫,那个人就是他策神,也许是他的举动才给这些人不怕死的想法吧,这么说,他是始作俑者了。

    策神对王子的上书不回应,他认为事情就这样了,但是他没有想到战神会找到他。他客气的接待了战神。战神便道:“我来,是代表五六十万的兄弟们来的,他们还是希望王上能签上你的名字,这是我们王子们一次统一的行动。他们需要王上你的支持,只是上书上了这么久,王上一直没有回应,我就来看看王上是怎么想的,咱们是兄弟,开诚布公的好,没有必要藏着掖着了。”

    策神反问了一句,“你们就不怕父王大怒?要知道你们这可是在激怒父王,父王的性情你们了解多少,真以为他会接受你们的上书。换句不好听的话,父王会接受你们的要挟?你们哪来的自信?“”

    战神愣了愣,说道:“对于父王的了解,我们还是知道的,要论对父王的了解,我们绝大部分比王上你更了解,我们和父王一起经历了很多的事情。再说了,这不是在逼迫父王,这只是一场儿子与父亲的交流而已,儿子们要求得到更多的资源,月这是上进,父王只会喜欢,不会阻拦我们。激怒父王,那不会,要是你担心这个大可不必,我们不是狂神,不会做出天怒人怨的事情。”

    策神揉了揉脑袋,有些头疼,他无语的看着战神,说道:“战神,你是我亲哥,是帮过我的人。你能来找我我很高兴,真的,我也一直把你当成我最信任的人看待。但是就上书这件事情,我是有不同的看法,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是不是正确的,我都有自己的见解……那么我只问你一句话,你觉得在人情世故上比大哥大神如何,可比他更精明,更厉害?”

    战神摇头,“别人可比,人情世故上我是比不上大哥的。大哥经历的事情比我多,处理的事情也比我多,要不是这次大哥隐退了,深受打击,我也不会出面,一切自有大哥来处理。我这不是没有办法了吗,才被推举出来来找王上你。”

    策神又问了一句,“好,这个问题且不说,我再问你一句,在对父王的了解上,你比大哥又如何,可比大哥更了解,可比大哥更能推算出父王下一步的态度?”

    战神摇头,“不能!只是这与我们现在做的事呢有什么关系呢,我说了我们只是儿子与父亲之间的一次沟通,真正上收时我们会仔细用词。你看,这天道机变对我们做的没有反应不是吗?那你担心什么,怕死,还是不想和我们站在一起?”

    面对战神近乎无理的质问,策神也不着恼,只是提醒战神,“哥,注意态度,你不是王上,我可是王上,按照王室规室,我的一举一动都是要被记录下来的,你刚才的说辞已经被录了下来,这对你可不好。要知道我是王上,不管如何,你都得对我保持表面上的尊重。属不属名那是我私人的事情,你这么说,一是无礼,二是强迫,从某些方面来说,可就是你的不对了。”

    战神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真的失态了,收起狂态,对策神说道:“谢谢王上提醒,我没有逼迫的意思,王上可不要在意,要是王上那么认为,我可是有口难言了。王上,我是希望你能属名,属上名,咱们兄弟就是一心,不属名,你让兄弟们怎么想,认为你当了王上就不把这些哥哥们放在心上了,那可不好,真的不好。真正的王室也就是我们,没有其他人。”

    策神又提醒战神道:“还有天机仙音母后的一子一女,雷蓝依儿母后的一子一女呢。虽然他们在父王的空间里,可也是父王真正的血脉,你这么说,会让父王生气的。咱们啊,要注意言语,不要给人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