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81
    也许,以后真的不能随意去要挟策神了,什么兄弟之情,战神自己明白,那不过是个借口,若是有人信,才是个笑话。他拿兄弟之情去压策神,策神的反击十分的直接强硬,可以说是赤果果的警告了,要是下一次再惹上策神,策神可能就不会再客气。他们只是王爷,策神是王上,地位悬殊,要是策神对付他们,他们还真没有还手之力。而且,就是事后找到父王去告策神估计也没有用。君不见有定更知道,父王为了保护策神,连天道机变都给用了,凡是对王位有大逆不道的想法的人,都一一除去。

    这个王朝,这个天下,谁会对王位有兴趣?其他的人没有资格,也生不出这各念头来,有资格,有底气想要坐王位的只有他们这些王子。这是天下人皆知的道理,可是父王还是在天道机变中设下了禁令,保护策神,这说明什么,说明父王对他们这些人的心性从一开始就是防备着的,权力动人心,父王防的就是他们对权力有想法。只有有想法,父王不管你是谁,你曾立下过什么样的功劳,一律不客气的清除掉。自己这些人在父王的心目当中的位置还真是不好说,十多万个绑在一起还不如微一根毫毛重要。

    想明白的战神心里面更加的苦涩,事情的发殿已经超出了他控制的能力,他一直认为在人情世故上,他不比大社差,大神之所以能号令他们,战了一个大哥的大义,但是论能力,论世情很多人都比大哥强,犹其是他,战神,一点也不会比大哥差。

    眼下,他却是没有了信心,天地间早就针对他们这些王子们设下了限制,只要他们敢动,天地机变就敢杀,冰冷无情。

    而且更有可能的是,策神也把刀拿出来看着他们,随时准备拔刀出鞘。策神的表现一直是少有性格的,很少愿意与人起冲突。战神看不上他这一点,他心里面多少认为策神只适合做一个小商人,卖茶叶才是策神该做的,至于做王上,策神绝非合适的人选。好在策社一直不愿意做王上,一直想着法儿推脱,这才没有让他发作。可是人总是多面的,战神忽略了大家都是超智脑,只要是有关智谋,阴诡之事都是擅长的。尤其是策神,其出生的目的就是做阴诡之下,瞒哄欺诈,胆大且心细,谁小看他,谁吃亏。

    战神想了好久,还是决定要和父王面对面的请命一次,仙莲子的分配不能放到策神的手中,眼下策神对他们的好感将尽,他们没有人敢保证策神会不会就此打压报复他们,这仙莲子的分配权必须拿到他们手中。这样才能对策神造成一定的拉扯力,才能最大度的保证他们这些王子的权益不被微神肆意的破坏掉。

    逍遥王府,自从尊重王上位以来,破天荒的有人踏足门前,求见逍遥王。来人是王爷战神。逍遥王府上的人不敢大意,急忙向里通报。逍遥王王府总管出来接见了战神,大开府门,请战神到客厅就坐。刚一坐下,战神就问逍遥王眼下可好。管家先道好,然后才谢过战神王爷的好意。战神有皯感慨,原本他们和逍遥王的关系也是很好的,经过一系列的撕扯,最终惹怒父王,逍遥王,这座原本显赫无比的王府冷清下来。

    几杯茶的工夫后,战神走出逍遥王府的大门。逍遥王不见他,他没有在意,他相信逍遥王明白他的意思,等想好了才会认真的答案复他。

    逍遥王用道茶接待的战神,很久没有后辈来看他了,如今,雷氏已灭,世上除了新的雷氏王室,再也没有原来那个庞大到让有胆寒的雷霆王朝了,更没有支撑起雷霆王朝的雷氏了。逍遥王心中兴不起半点的仇恨来,兴是雷氏,灭雷氏的还是雷氏,并且灭掉雷氏的人还是雷氏最直系的血脉,因为当初雷霆王朝犯下一个错误,这个错误足以致命,便葬送掉了整个的雷霆王朝,而原来的雷氏除了几位原先就受到重用的人之外,全部死亡。

    他恨不起来,他恨不起自己的儿子,不管尊上雷森怎么认为,事实就是事实。事实上,雷森就是雷氏的血脉,血肉是雷氏的。要怪就怪当初雷森母亲的死是个阴谋,佛家讲因果,种下因,就会结下果,当初杀掉雷森的母亲的那些人,就应当想得到日后的恶果了,更何况雷森的灵魂是从人类祖星上穿越来的,带着仇恨,带着复仇怒焰,灵魂变了,心里面便半点没有血脉亲情在里面。圈禁雷氏,当时没有杀,那是雷森在还肉身的债,还过了,被当今王上雷策神当成威胁的雷氏上位,做为前任的盘龙王当然要替后任者扫除一切的威胁和障碍,那么,雷霆王朝那些人被清理掉就没有什么奇怪了。

    逍遥王有些遗憾的是,为了雷氏他和尊上的关系连路人也不如,他不得不避居在逍遥王府,以闭关为由,闭门不出。而他和战神的关系也并不好,战神给他的印象一直是冷冷的,很骄傲的一个人,对他并不是恭敬,还隐隐有敌意,不如大神。

    如今战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战神坐下,左右看看,叹道“爷爷倒真是逍遥了,两耳不闻窗外事,只顾修行。我是学不来的,现下倒有一人和爷爷一样,跑落隐修了。”

    逍遥王手一顿,战神说他跑落隐修,话难听了点,不过,他不在意,莫说是战神,是他这一支的血脉,就是不是战神,换个其他他认识的人来,说同样的话,他也不会反驳,所谓人老成精,他算是看明白了,话说的越多,错的越多。说吧,他们想怎么说,怎么说,受怎么说怎么说,他不在乎,谁知道背后又有多少陷阱呢。

    战神自顾自的说道“爷爷,你名逍遥王,逍遥自在是本份,可是有人不是啊,像我大哥,名大神,唯一以大为名者,可见他身上有我父王多少的期待呢,可不是因为一点不如意,一点挫折说能打趴下的。可是,他却跑了,不顾我们这些弟弟们的利益跑了,实在是让人扼腕,不胜叹息啊。爷爷,你说,这个世上,难道维护自身的利益也错了?”

    逍遥王笑笑,云淡风清的样子,“喝茶。你现在也是王爷,还被当今王上以名封王,战神王爷,身份尊贵啊,可不要在我面前拘谨,我是逍遥王,你是战神王,要拘谨,也是我。战神王,请饮茶。”

    战神摇头,品了一口茶,道茶的味道。只听逍遥王继续说道“这是当今王上让人送过来的,每月的份例按时送来,仙桃,仙茶,不管我用不用,都一样的送来。我虽好茶,可是这道茶还真不是我所好的,偶尔喝一点也可,喝多了就不是那个味了。还好,当今王上想得周到,随送上来的还有其他茶叶,这才不那么喝着心烦,倒是道茶茶叶积攒了一些。”

    战神把话题挑开,“爷爷,你对策神怎么看?”

    “很好,是一个合格的王上,率领王朝能走得更远,公平,公正,维护正义,这样的王难得,和你们父王一样都是难得一见的好王上,有他们是王朝之幸。也是,你们都是超智脑,自有过人之处,以前是我目光短浅,视野不够,担心你们大局观不足,阻拦过你们,也不相信你们能担负起一个王朝的重担,现在看来,是我错了。”逍遥王边说边摇头。

    “要是我们和当今王上起冲突,爷爷会帮我们吗?”

    “起冲突?起什么冲突?”逍遥王的目光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看着战神,“你们啊,别闹了,王朝刚安定几天,经不起折腾,就是你们的父王知道了,也不会饶过你们。在原则性的问题上,你们的父王永远不会妥协,哪怕你暂时看到他妥协了,那不过是做出来给人看而已,用不多久,就会加倍的报复回来,妥协不过是为以看寻找借口,增加理由罢了。他的王朝,是不会容许不安份子蹦跳的,不管是你们,还是我,轻试可以,也可以有自己的利益,但不能过度,过度下场就难说了,你父王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人。以前我们之间有冲突,有误解,但我绝对不希望看到你们犯错,丢掉该有的待遇甚至其他更宝贵的东西。”

    “那么,要是真起冲突了,爷爷会帮助我们吧?我想爷爷站到我们这边。”

    逍遥王没有拖泥带水,很干脆的回答道“不会,我不会站到你们那边,同样的,我也不会站到王上那边,你们不来我什么也不知道。我的王府,禁止谈论外面的事情,也不允许他们在立场偏向。我是逍遥王,会做一个真正的逍遥王,你明白我的意思。”

    战神推身而起,长袖一甩,带起一股风,面无表情,“告辞了。”

    “不送!”逍遥王只说了两个字,战神已经走出去三步,给他留下一个好大的背影。

    逍遥王摇摇头,“超智脑如果都是这样拙劣的手法,天下不足虑矣。别说你一个战神,就是十个,百个,现有的全部超智脑邦到一起也难斗得过策神王上。策神王上逍遥王可是很了解的,这个人你不小心就会吃大亏。别的不说,尊上策神还是很有眼光的,知道谁适合搞政治。听说当初为了让当今王上上位,闹了不少不愉快,真是一个奇怪的小子。”

    正所谓吃一次亏,长一次智慧。逍遥王之前在雷霆王朝王室上吃了个闷亏,他谁也不怪,不怪尊上,不怪当今的王上。立场不同,无所谓对错。他理解尊上最后出重手的心情,也能理解策神王上坐到王位上的不易和难处。所以,雷霆王朝是保不住的,不管血脉不血脉,自古以来,王权之争无父子,无兄弟,有的只是冷冰冰的利益,有的只是你死我活。

    战神想把他拉下去,他逍遥王可没有那么蠢,不管战神怎么想的,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战神今天的表现让他不喜,手段低级,言语也不合一个王子的身位。而且晚也动了不择手段的心思,要是他是外人,与尊上无关,他也不会管,现在,雷霆王朝的雷氏没了,一切都成了云烟,而他经过潜修,也释然了,种因得果,早早的就注定了,谁也躲在不掉。

    “来人,把茶杯撤下去扔掉。”逍遥王嘴角挑起嘲讽似的笑容,尊上啊尊上,你当初想没有想得到你也会有儿子争权,避免不掉。虽然不激烈,也已经死了两人了。他经历了雷霆王朝内的权力沉浮,又眼看着雷霆王朝亡在自己名义上儿子的手里,这还不算完,杀机降临到雷霆王朝的雷氏头上,曾经辉煌的雷氏最终灰飞烟灭。而他也在这个过程中慢慢的变得不受待见,边缘化再边缘化,直到没有存在感。

    战神的目的很简单,完全就是想着把逍遥王当枪使,纵使逍遥王有心思,在这个时候也不敢有什么动作,已经惹人厌了,再惹人厌,那就是把自己进一步放到绝地上去,那样做,到时候就没有人能救得了他。逍遥王在尊上雷森那里没有什么好印象,在尊上那里,他就是一个心思不纯,心怀仇恨,随时能在新生王朝身上咬一口的坏人。而新王对他的印象也不佳,他当初在王上继承人曾做过对不住王上的事情,不管他当时是什么目的,所谓成王败寇,就当今王上那睚眦必报的性子,说没有给他记小帐,他绝对不信。现在的王上,说不定就派人盯着他呢,随时拿他一个罪名就把他给处理了。

    这不是开完笑,尊上在当今王上面前都一次次的退让败北,他这个前王爷更没有可能在王上面前翻起花来了,更不用说了兴风作浪。尊上在位掌权时,他可以仗着自己是尊上肉身生身之父的身分来做些出格的事情,尊上能忍就忍了。俗话说,隔层皮隔座山,他是当今王上的爷爷,隔一辈,亲情就淡了许多,他不敢任性。他相信,他敢乱来,当今王上就敢拿他开刀,不带半分迟疑的,而且,当今王上的心智没得说,下手也更狠,心也更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