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20章 假意答应
    不过,有句话说得不错。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她就不信她多给点钱,大壮还不同意。

    她冷声道,“如果你嫌五千两太少的话,我可以加到一万两。一万两银子,你几辈子都赚不着。有了这笔钱,你的后半辈子,下下下辈子都不用愁了!”

    “不行,一万两也不行,这不是银子的事,是我的确不敢杀人。”楚玄辰赶紧摆手。

    见楚玄辰不肯同意,白樱落忽然好胜心起,她今天非要他同意不可。

    因为她太想要除掉云若月了!

    她倨傲地挑眉,“你是嫌钱少是吧?行,那我加到两万两!”

    她就不信这么多钱,大壮还不动心。

    “两万两?”楚玄辰有些渴望地搓了搓手。

    但他还是犹豫道,“可是圣女是我喜欢的女人,我怎么忍心杀她呢?”

    白樱落不屑地挑眉,“一个女人而已,在钱财面前算什么?有了这两万两,从此你就是人上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又何必在乎一个云若月?”

    “可是我始终喜欢过她,我怎么能这样对她呢?”楚玄辰犹豫道。

    白樱落冷哼道,“喜欢?你别在我面前装深情了好吗?大壮,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只是想得到云若月而已,你根本不是真心喜欢她。”

    “你,你为什么这么说?”楚玄辰的样子有些底气不足,像是被说中了一样。

    白樱落得意道:“你要是真的喜欢她,又怎么会和龙坤一起去侮辱她?真正喜欢一个女人,会舍得这样对她吗?”

    “什么?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楚玄辰脸色大惊,身子也开始发起抖来。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大壮,你和龙坤勾结的事情,我都知道。”白樱落转了转眼珠。

    她突然走上前,将手放在楚玄辰胸前,“不过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把你供出来的。不仅如此,只要你为我办成这件事,我也可以任、你、处、置。”

    说到最后,她朝楚玄辰抛了个媚眼。

    看到白樱落暗示性的举动,楚玄辰目光幽深。

    这女人勾引男人的动作这么熟练,该不会是经常用这招吧?

    说不定龙坤也是这样,才甘愿为她而死。

    看来,她这心机不是一般的深。

    可惜,他不是龙坤。

    他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意味深长地道:“好,那我就答应你,等事情成功之后,我一定会好好地‘处置’你!”

    见楚玄辰终于答应,白樱落是一脸的得意。

    看来,这个大壮和龙坤一样,都是好骗的色狼。

    她只要稍微一勾引,他们就会上当受骗,甚至愿意为她去死。

    哼!这些男人,也不过如此!

    这时,楚玄辰贪婪地搓了搓手,“不过,你得先给我一万两的定金,否则我可不敢冒着风险去给你杀人。”

    “我知道,钱而已,小意思。”白樱落说着,倨傲地昂着头,“这样吧!今天晚上亥时,你在这里等我,我给你送银票来!”

    听到这话,楚玄辰眼中更是激动非凡。

    “好,没问题。如果没事的话,我先去准备一下,等拿到定金,我就伺机动手!”楚玄辰豪气地道。

    “行,不过你要记住,此事一定要保密,不能走漏半点风声。”白樱落叮嘱道。

    楚玄辰笑得美滋滋的,“你放心,我又不是傻子,我还等着拿到银子,当土财主呢!”

    说完,他便激动地走出了亭子。

    看到他远去的背影,荷香和小雨忙走上来。

    小雨不屑地道:“小姐,看来这个大壮想得还挺美的,他还想着当土财主呢!”

    白樱落吹了吹红色的手指甲,“这乡巴佬嘛,就只有这点梦想,就是给他再多钱,他也是个土包子!”

    “可是小姐,他不是个怂包吗?他真的会替我们杀掉圣女吗?”小雨担心道。

    白樱落沉思了一下,道,“肯定会,有钱能使鬼推磨,他这么穷,连个媳妇都娶不起,一下子就能拥有那么多钱,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再说,上次那件事,正好说明他聪明,看到危险来临时知道趁机逃跑,不像龙坤那个大傻子,傻等着别人来抓,差点把我们暴露出去。”

    “对,这样说来,这大壮可比龙坤聪明多了。再说小姐,我刚才见他盯着你,眼睛都移不开,他肯定和龙坤一样,也被你的美貌给迷倒了。这样的话,就不怕他不为我们办事。”小雨得意地道。

    白樱落摸了摸自己的脸,也是一脸的自得。

    她笑道:“这男人嘛,你怕他们色,但是更怕他们不色。他只要色,这就好办了!”

    荷香听到这话,非常赞同,“对,这大壮根本就是个色狼。刚才我带他来的时候,他一直夸我漂亮,还一直和我套近乎呢!”

    荷香说着,是一脸的嫌弃。

    白樱落笑道:“你别怕,就是这样的人才好控制,他要是不近女色,那才不好办。”

    说着,她又道,“好了,我们先回去准备银票,晚上再来找他。”

    “是,小姐。”两人道。

    -

    不一会儿,便到了傍晚,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

    楚玄辰吃过晚饭,在房间里休息了一阵之后,便到了亥时。

    一到亥时,他就打着一只小灯笼,独自来到竹林深处。

    结果等他走到那亭子前面时,发现白樱落和她的丫鬟们并没有来。

    他心下一紧,难道白樱落她们发现什么了,所以没有来?

    但是现在才到亥时,他先等等再说。

    想到这里,他便走进亭子里坐下,耐心地等了起来。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白樱落还没有来。

    白樱落没有来,楚玄辰并没有着急,他相信这件事,白樱落比他更急。

    至于她为什么不准时赴约,肯定是有什么原因。

    突然,一阵冷风刮过来,刮来一阵廉价刺鼻的脂粉味。

    这味道楚玄辰似乎在哪里闻过。

    他立即循着味道的方向看过去,便看到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藏着一抹绿色的身影。

    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原来如此。

    原来白樱落不怎么相信他,所以派了荷香来观察他。

    那他做戏,当然要做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