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梦中梦114
    琳的梦境。

    阿月?

    感觉这个名字很好听的样子。

    琳琳看着自己的手臂,已经不再流血。伤口虽然没有复原,但已经处于恢复的状态,剩下的只需要时间而已。

    只不过,刀仔的情况还有些麻烦。

    肋骨断裂,让琳琳根本不敢去搀扶刀仔,害怕自己不小心移动刀仔导致肋骨刺穿肺部之类的。

    阿月:“等一会,将断裂的肋骨固定一下,我们就可以出发了。”

    琳琳点点头,也没有多问,既然对方这样讲,那么应该是有办法的。

    阿月让一个小花妖过来,负责刀仔。

    那小花妖跪在刀仔身边,手掌放在肋骨断裂的位置。

    回归本体。

    小花妖的手掌变得细长,也不知道这是根还是茎。现在,已经看不见手掌的模样,只有些许绿色的条状在那。

    那玩意很很细,或者说,在那小花妖的控制下,正在逐渐变细。

    犹如绿色的细针。

    刺穿皮肤,探入肋骨的位置。

    犹如绳子一样,将断裂的肋骨绑好,固定住。

    只不过,这一切都发生在皮肤下面。

    “好了。”

    小花妖满脸笑容,似乎对于自己可以治疗病人,很满意。

    绿色的茎或者根,再次变回手掌,小孩子的白皙手掌。

    似乎,很难想象这手掌可以变成绿色细针,还可以刺穿肌肤,又可以变得柔软来绑定断裂的肋骨。

    当然,也很难想象,这双手可以用弓箭,杀人。

    琳琳:“那个,留在里面,不影响吗?”

    阿月:“不影响的,这个小妮子是我们的医疗师,那是她的花梗,有很好的支撑作用。等肋骨复原了,再把花梗抽出来就好。”

    琳琳:“你们,是同一种花?”

    阿月:“对啊,怎么了?”

    琳琳:“同一种花妖,会有不同的能力吗?”

    阿月:“大体上都差不多,比如我们都很擅长弓箭。但会有些细微的差别,比如我对自己的花粉很擅长,她最喜欢她的花梗。当然,她的花粉同样会让人产生迷恋的效果,只是没有我的花粉这么强烈而已。

    所以,你们狐狸精都没有这种区分吗?不可能吧,难道所有狐狸精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应该有的更擅长速度,有的更喜欢自己尾巴之类的,不是么?”

    琳琳尴尬的笑笑,没有接话。

    总不可能直接说,自己失忆了,根本不记得自己是狐狸精吧。

    阿月:“其实,我很疑惑,之前你可以回归本体的,至少部分回归的话,也不至于被那男子给抽中。甚至,如果你一开始就回归本体,那中年妇女根本就没有机会施展音爆……噢,我明白了,是不愿意在自己男友面前,回归本体对吧。”

    琳琳其实正在思考自己应该如何解释,没想到阿月自己就找到一个很合理的说辞。

    阿月:“话说,这个人类并非你的魅惑对象?你俩,真的在恋爱?”

    琳琳:“你觉得呢?”

    阿月:“我觉得吧,这条路很艰难。人类和妖怪,不是没法成功,只是阻碍太多。当然,如果你俩都不在乎,那么也就不存在什么阻碍。虽然我们接触时间不多,但看得出来,你俩之间的情愫。”

    琳琳:“很明显吗?”

    阿月:“很明显,任何一个谈过恋爱的人,都能看出来。会有些不经意间的动作,以及两人的距离等等,都在阐述着你们之间的关系。要不,你们干脆在我那里,举办婚礼好了。”

    “好啊好啊!”

    “举办婚礼咯!”

    那两个小花妖似乎比琳琳还要激动,似乎这种婚礼是一件好玩热闹的事情。

    琳琳:“不好吧。”

    阿月:“有什么不好,我觉得,这个真的可以有。你看,首先是我们不好,让你们卷入这场无妄之灾当中。如果你们在我们那举办婚礼,就可以当作是我的道歉,而且还能成为朋友。

    这是多么奇妙的缘分啊。本来我们不会认识,但通过这样的事情发展,我们不但认识了,而且还有战斗、婚礼这些元素凑在一起。想必,这不是一般的缘分噢。不需要你操心什么,婚礼就交给我来安排好了。”

    什么就结婚了?

    虽然确实喜欢跟刀仔在一起,但那个坏人都还没有正式说过喜欢我。

    哼,哪有这么容易就可以跟我结婚。

    才不要呐,便宜那个坏人了!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琳琳想着,自己穿着旗袍,盖上大红盖头,一群人的祝贺,以及坐在床边与烛火一起等待。鞭炮声、贺喜声、新被子、还有床上铺满的红枣花生之类的。

    似乎,真的很不错。

    要不,其实可以答应的?

    琳琳:“算了吧,我们都还小。”

    阿月:“不小啦,提前结婚而已,有什么不可以呐。皇上的大太子,就是皇上十四岁时候出生的。我看,这小孩应该也差不多这个年纪,等几年确实会合适很多,但现在又不是不可以结婚。

    不过,人类结婚会很麻烦。而且,你真的在我这里结婚,那么就不得不考虑他的父母。一般来说,第一场婚礼都是在男方家里。所以,如果你在我这里办的话,免不了回到他家里还要办一场。

    甚至,不见得能办成。”

    为什么?

    琳琳稍微想想,就明白。

    就算刀仔的父亲同意,抛开刀仔所谓的关于他父亲杀掉阿妈的事情。就算他父亲同意,他父亲的朋友呢?那些所谓的修炼人士呢?真的可以允许妖怪和人类在一起,而且还嚣张的举行婚礼吗?

    突然想起,雯姐似乎还要举行婚礼,那群狼妖还要拆掉小庙。

    也不知道,公子哥处理这些事情怎样了?

    阿月:“好啦,不说婚礼的事情,你可以慢慢考虑一下。我们出发吧,早点回去也好早点疗伤。”

    琳琳点头,一行人开始出发。

    马匹已经死掉了,而马车在修复之后,竟然还可以用。

    花妖的根茎似乎比想象中还要好用,柔韧、弹度以及强度,似乎都在意料之外。固定刀仔肋骨的,固定马车轮毂的,捆住马车不让其散架的,都是那两个小花妖做到的。

    车夫还有呼吸,跟刀仔一起被放入马车里。

    一行人,出发前往花妖那里。

    阿月:“真的,我觉得你真的可以在我们那办一场婚礼。”

    怎么又来了?

    阿月:“哎哟,你不要害羞嘛。你想想看,除了我那里,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允许你们举办婚礼呢?在我那,你们的婚礼就是属于你们自己的,我们所有人都会祝福你。

    这是属于你们两人的回忆,而不是用来当作父母回收礼金的背景。当然,如果你没法接受长辈不到现场的婚礼,那么就当作我没说好了。”

    长辈?

    自己哪有什么长辈。

    琳琳不由得,有些怅然。

    也许,只有记忆恢复之后,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或者说,才知道自己究竟会怎样处理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