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8章 他不是你爹地
    布桐的脸冷了下来,紧抿着唇角,别开了脸。

    “桐桐,我没想着要你现在爱上我,我们先结婚,给小月牙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好吗?”

    “澈哥,我说了,我不可能嫁给你。”

    “桐桐......”

    “够了,”布桐冷声打断了他,“我觉得你现在很不冷静,我不想再跟你讨论这个话题了。”

    林澈噎住,良久,才缓缓松开了她的肩膀,“我很冷静,前所未有的冷静,但是既然你不想谈,我们先不谈这个,你肚子还不舒服着呢,先睡觉吧。”

    “澈哥。”

    林澈刚站起身,布桐便叫住了他,“我今晚想陪着小月牙,你可以回自己的房间睡吗?”

    林澈背对着她,没有转过身来,暗暗咬住了牙,“好,我回自己房间睡,月牙儿如果醒来要找我,你再给我打电话。”

    布桐没有再多说什么,直到林澈开门离开,才紧紧闭上了眼睛。

    ......

    第二天清晨五点多钟,布桐在小月牙的哭闹声中惊醒。

    她昨晚失眠睡得晚,才睡了两个多小时,这会儿艰难地睁开眼睛,看见小月牙正坐在床上大哭。

    “宝宝,怎么了?你哭什么呀?”布桐坐起身,将她抱进了怀里,

    小月牙伸出小手指着沙发,着急地开口道,“爹地......爹地呢......”

    布桐长叹了一口气,哄道,“他不在,今天妈咪陪着你。”

    “不要......要爹地......”

    布桐充耳不闻,把她放到床上,起床去一旁的饮水机里接水,手忙脚乱地冲好奶粉,回到床上喂给她喝,“乖,快喝,喝完睡觉,妈咪睡一会儿就得起床上班了。”

    小月牙一脸抗拒,扑腾着手脚奶声奶气地叫着,“爹地......要爹地......”

    “我说了他不在,你快点喝。”布桐的声音严厉了起来。

    小月牙一愣,扯着嗓门撕心裂肺地叫着,“爹地!爹地!”

    “你多大的人了,整天粘着别人算怎么回事?”布桐生气地看着她,“不许哭!他不是你爹地,他是舅舅!”

    “啊——”小月牙眼睛一闭,哭得更凶了。

    布桐又生气又难过,听着她的哭声,心疼得透不过气来。

    她究竟做错了什么,大的不要她,小的不听话,她上辈子一定是欠了厉家的!

    “怎么了怎么了?”张妈着急地敲门走了进来,“宝宝怎么哭成这样了?是饿了还是尿了?”

    小月牙见有人进来,哭着控诉道,“妈咪坏......妈咪坏......”

    布桐拿着奶瓶的手气得直发抖,“我坏?好,我坏就坏在不该生下你,不该从一开始就那么纵容你,这两年来为了你我每天天不亮就醒,从来没睡饱过,你眼睛一闭一哭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我呢?有没有人考虑过我的感受!”

    “哎呀我的大小姐,你跟孩子说这些干什么?她才两岁,哪里懂这些啊?”张妈心疼地抱起小月牙,“乖,不哭不哭,张妈疼你,你想要什么,告诉张妈。”

    小月牙哭得喉咙都哑了,“爹地......要爹地......”

    “你要爹地啊?”张妈这才发现林澈不在,抱着她转身往门口走去,“不哭了,张妈带你去找。”

    “给我站住!”布桐叫住她,“你上哪去找她的爹地?去海里找吗?”

    张妈愣住,转过身来,震惊又难过地看着布桐,“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很长时间了,她都没有听见她再提起那个人了,那个名字就像是一个禁忌,家里所有人心照不宣地不再提起。

    布桐站起身,走到小月牙面前,认真地看着她,认真地开口道,“妈咪再跟你说一遍,他不是爹地,是舅舅,你要跟着哥哥一起喊舅舅,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得接受,以后你只能跟着妈咪一起睡觉吃饭,听懂了没有?”

    “啊——”小月牙举起手往布桐身上打去,“妈咪坏!妈咪坏!”

    布桐抓住她的小手,严厉的道,“你究竟听不听妈咪的话!”

    “桐桐,你一定要这样为难孩子吗?”林澈生气着急的嗓音从门口传来。

    “爹地......”小月牙听见林澈的声音,急忙朝他伸出双手,“爹地抱......”

    林澈刚迈开长腿,布桐就抢先把小月牙抱了过去,把她放到了床上,“小月牙,妈咪再给你一次机会,把奶喝了乖乖跟着妈咪睡觉,否则妈咪就再也不理你了!”

    “妈咪坏!”小月牙哭着朝着林澈爬去,“要爹地呜呜呜......”

    布桐伸手又把她抱了回去,“不许叫爹地,他不是你爹地!”

    “桐桐!”林澈走上前,一把抓住布桐的手腕,“不许你刺激月牙儿。”

    “那也比让她活在假象里要强!”布桐固执地看着他,“就是因为现实太不完美,所以才要让她尽早去面对,她就是没有爹地,她永远当不了公主,她只能坚强地跟着我相依为命!”

    林澈一脸难过,“她可以有爹地的,是你不愿意给她机会,不愿意给我机会,不是吗?”

    布桐眼底蓄满了眼泪,强忍着没有流下来。

    她倔强地摇了摇头,“她这辈子只能有一个爹地,因为我这辈子,只能有一个丈夫。”

    林澈握住她的手不知觉地用力,温润俊雅的脸紧绷着,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道,“桐桐,你太自私了。”

    他以为他可以的,可以利用孩子让她妥协,所以他昨晚思虑再三,开口跟她表白。

    就算她现在不爱他,没关系,只要结了婚,他会想办法慢慢打动她。

    他能给她的爱,比起厉景琛只会多不会少。

    可是为什么,她连这样的机会都不愿意给他。

    她就那么爱厉景琛?难道一个死了的厉景琛,在她心里都没有一个活着的女儿重要吗?

    小月牙晃晃悠悠地爬起身,一边哭一边去拉林澈的衣角,“爹地......”

    突然,她的哭声戛然而止,一头摔倒在床上,失去了知觉。

    “啊!小小姐!”

    “月牙儿!”

    ......

    天还没亮,厉景琛就被噩梦惊醒,出了一身冷汗的他,起床去洗漱,在阳台的跑步机上跑了一小时的步,洗了个澡,乔装打扮好之后,去了聚星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