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3章 被掩埋的真相
    小月牙急忙朝他伸出手,委屈巴巴的道,“葛葛......有坏蛋......”

    严争看了厉景琛一眼,没有搭理他,对小月牙道,“不哭了,咱们吃饭。”

    小月牙立刻破涕为笑,“葛葛喂。”

    “好。”

    江择一无奈地摇摇头,“还是争争有办法,你看,她现在连舅舅的话都不听。”

    黎晚愉撑着下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舅舅的话有什么好听的啊,小月牙最听的是姨姨的话,对不对小月牙,你最爱的人是不是姨姨?”

    小月牙点点头,“是,月牙儿爱姨姨。”

    黎晚愉洋洋得意,“哈哈,怎么样,江择一,你输了吧?”

    “我懒得跟你比,你每天跟她见面,我一个月才见一面,能比吗?”江择一重新望向严争,“争争,你妈妈呢?怎么不下来吃饭?”

    “妈妈说她不饿。”

    江择一不用追问,也知道布桐是不想面对厉景琛,没有再多说什么,拉开椅子坐了下来,“那先不管她,一会儿让张妈送上去,我们先吃吧。”

    厉景琛站起身,“我也不饿,我上去看看她。”

    江择一不置可否,没有阻止他。

    ......

    楼上的主卧里,布桐窝在沙发里,屋内只开了一盏温暖的落地灯,打在她蜷缩着的身影上。

    女孩双腿弯曲,下巴搁在膝盖上,双手抱着腿,手里拿着一个相框,眼泪啪嗒啪嗒地砸落在相框上。

    “爸爸......”她擦去相框上面的眼泪,看着照片上自己和爸爸的合影,哭到浑身颤抖,“你跟楚牧一起走了,再也不能陪着我了,怕我受不了,所以才让他和爷爷回来的对不对?在今天这样的日子,死亡和重生的交替,让他们都重新回到我身边,对不对?

    楚牧走了,我很难过,可是爷爷醒了,我又是那么高兴,还有他......他终于回来了,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爸爸,我好难受,我真的好难受......”

    “咔哒”一声,卧室的门被轻轻打开。

    布桐抬头望去,便看见一个英俊颀长的身影站在门口。

    他逆着光,隔着眼睛里朦胧的水雾,布桐看不清他的脸,可眼底的泪,却越流越凶了起来。

    她垂下眼眸,颤抖的双手紧紧攥住手中的相框。

    厉景琛关上门,迈开长腿走上前,在她面前半跪下来,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握住了她冰凉的双手,低沉苦涩的嗓音艰难地开口道,“老婆,对不起......”

    “对不起?”布桐抬眸望向他,两个人的视线几乎平行,她努力眨去眼中残留的泪水,平静而冷漠地开口道,“你凭什么以为,一句对不起就能抹去所有的伤害?你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吗?”

    “我知道......”厉景琛心疼又难过地看着她,“我也很痛苦......”

    “你痛苦?”布桐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冷笑出声,“厉景琛,你知道痛苦是什么吗?是无论一年四季,午夜梦回的时候,我的身上永远都是冰冷的,是女儿渐渐长大,管林澈喊着爹地时,我的心永远是痛的,是我很努力地想要去遗忘你,你却只会在我的心里越扎越深,你居然好意思说你也痛苦?

    是谁允许你临走之前还要留个种,让我怀上孩子的,你经过我的允许了吗?是谁让你回来之后要桐桐潜伏在我身边当保镖的,你是想试探一下我还爱不爱你,对吧?”

    “不是这样的,”厉景琛摇了摇头,“这些年,宋迟他们一直没有你的消息,我不知道你过得怎么样,我怕我就这么出来会吓到你,更重要的是,我怕林澈会拿你和爷爷威胁我。”

    “你真当我看不出来?”布桐抽出自己的手,把相框放到了一旁,“你换脸,一天到晚戴着皮手套,装哑巴,自称是小宋,不就是想来我身边试探我的心思吗?”

    她虽然对身边的一个哑巴不关注,但是厉景琛今天一出现她就发现了,他们的发型几乎一模一样,连身形也一样。

    只是因为他瘦了,又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所以之前她从来没有想过小宋会是他。

    “厉景琛,你猜对了,我的确没能忘记你,”小宋听到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她想否认都没有办法,所以干脆承认了下来,“可是我没有忘记你,不代表我们之间还能继续有瓜葛,我有多忘不掉你,就有多恨你,我永远不会忘记你是怎么背叛我,更不会忘记律画是怎么害死我的第一个孩子,也不会忘记你是怎么护着她,选择丢下我跟她远走高飞的,有些恨,不是爱能抵消得了的,你懂吗?”

    厉景琛刚想开口,口袋里的手机便传来了嗡嗡嗡的震动声,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没有接听,挂断了电话,重新望向布桐,“我懂,老婆,你不要生气,我真的是有苦衷的,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我现在就走,你等我一会儿,我把前因后果全都解释给你听。”

    厉景琛说完,便站起身,转身离开。

    布桐看着他的背影,强忍着的眼泪终于抑制不住,再次涌了出来。

    她的心太乱了,乱得根本没有办法思考,一见到他,她整个人都不受自己的控制,心里明明想要去抱他,理智却又要她推开他......

    ......

    厉景琛关上房门,一边拿起手机回电,一边往楼下走去。

    “到哪了?”

    “老大,我们已经到了,可是门外的保镖不让进啊。”

    “知道了,我马上出来。”

    门外,保镖正和宋迟几个人对峙着,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

    厉景琛刚走到门口,闻声而来的江择一也走了出来,走上前问道,“钱进,什么事?”

    “择少,他们说要来见小姐,可是小姐说了,不见unusual集团和星月湾的人的。”

    江择一扭头望向厉景琛,“是你叫来的?”

    厉景琛看着他,“我说了,当年的事情我是有苦衷的,你难道不想知道所有被掩埋的真相吗?”

    江择一思考了几秒钟,点头道,“好,我给你一次机会,让他们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