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36章 命里不缺子
    咖啡厅被清了场,此刻只有他们一桌人,几个保镖在旁边候着。

    “桐桐,报告不是没有这么快出来吗?咱们可以回家了吧?”唐诗有点坐不住。

    “等一会儿吧,亮亮妈妈也来做检查了,一会儿她会来这里跟咱们碰头。”布桐搅着面前的咖啡,怀孕开始她就没喝过咖啡了,简直快要馋死了。

    唐诗喝了口热水,“亮亮妈妈要生二胎啊?”

    “嗯,有这个打算,他非说自己年纪大了怀不上,所以我让她来检查一下,好让她安心。”

    唐诗笑了笑,“还挺有意思的,像亮亮妈妈这样的家庭主妇,跟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但是们两个居然玩得这么好。”

    “那是因为把我想得太高大上了,我现在也是一个家庭主妇,跟亮亮妈妈是一样的,而且他们一家人挺不错的,很务实。”

    “嗯,亮亮虽然笨了点,但是性格不错,敦厚老实,挺好的。”

    布桐:“……”

    “也不能用笨来形容吧,亮亮的资质算是中等偏上了,只不过没有那么拔尖而已。”

    “跟争争比的确逊色了一点,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但是对小月牙很爱护。”

    布桐歪了歪脑袋,“那是因为我的基因好,小月牙才会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唐诗:“……”

    “行,知道了不起,给我生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干女儿,我谢谢。”

    “不客气。”

    两个人正说着话,亮亮妈妈笑着走了进来,“布桐,诗爷,们在聊什么呢?”

    “闲聊,坐,”布桐招呼她坐下,“我给点了橙汁。”

    “谢谢。”亮亮妈妈喝了一口橙汁,道,“诗爷,不要心急,我找了一个老中医,说是对这方面可管用了,等检查结果出来,西医治不了的话,咱们就试试中医。”

    “谢谢的关心,其实我之前在云城的时候,就看过中医的,也喝了一阵子的中药,但是没什么用,后来西临不让我喝,就只好放弃了。”

    “是药三分毒,如果不能保证一定能治好的话,每天灌这么多药下去,对身体的确不一定有好处,的确是应该慎重……”亮亮妈妈灵光一闪,道,“要不这样吧,我把之前给老首长看病的那位神医请来给看看,如果他治不了,那他也会算命啊,请他给算一算命里到底有没有孩子吧!”

    布桐:“……”

    唐诗:“……”

    “亮亮妈妈,迷信不可取。”布桐提醒道。

    “可是上次神医虽然治不了老首长,但是给算出来的就很准啊。”

    布桐:“……”

    “我宁愿相信那是碰巧,人的命运终究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可是桐桐,我想试试,”唐诗着急地握住布桐的手,认真的道,“就当是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吧,如果算命说我命中有孩子,那不是正好给我信心吗?如果他说没有,我也可以死心,对治疗不抱那么大的希望……”

    “诗爷,要相信科学。”布桐正色道。

    “我当然相信科学,我也没说会放弃治疗,不管那位神医怎么说,我都会积极配合的,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不会放弃。”

    “……那好吧,想算我当然不会有意见,只要不影响的心态就行。”

    “放心吧,一定不会影响的,”唐诗高兴地望向亮亮妈妈,“那就麻烦帮我找到他了。”

    “没问题诗爷,的事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

    ……

    一个星期后,亮亮妈妈便带着那位老者来到了星月湾。

    多年不见,老者还是一眼认出了布桐,“布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神医您好,请坐。”布桐礼貌地颔首打招呼。

    老者笑着点了点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布小姐的劫难已然过去,现在有涅槃之相,真是值得庆幸啊。”

    布桐虽然不迷信,但还是对老者还是存着敬畏之心,“托神医的福,我爷爷也已经苏醒了。”

    “老首长有福报,躲过大劫是情理中的事情。”

    “谢谢神医,今天请您来,是想让您帮诗爷看看,她先前遭受一场海上爆炸,导致身体受损不能怀孕。”

    老首看着布桐身旁坐着的唐诗,“那就容老朽先帮把一把脉,如何?”

    “有劳神医了。”唐诗的内心十分忐忑,很快走上前,伸出手请老者帮忙把脉。

    “唐小姐不必太过于紧张,”老首刚把手搭在唐诗的手腕上,便感觉到她的心跳很快,安抚道,“唐小姐的脉象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在经历爆炸之前,身体一直很强健。”

    “是啊,我以前连感冒都很少有的。”

    “好在的身体底子好,不然怕是撑不过去了,但是底子再好,也有个承受的极限,那场意外耗去了不少元气,而且出事地点是在海上,风邪容易窜进身体,不过后期调养得不错,算是调养回来了七分左右。”

    “那还有三分呢?是不是就补不回来了?”唐诗着急地问道,“身体差一点其实无所谓,我唯一不能承受的,是我生不了孩子。”

    老者看了看唐诗的脸色,又闭上眼睛,仔细把了把脉,睁开眼睛开口道,“唐小姐的情况,比起当年的老首长,可是要好太多了,当年对老首长,我束手无策,但是现在,我起码可以对症下药。”

    “真的?”唐诗欣喜不已,但转瞬,脸上的神情又黯淡了下来,“神医,我先生不让我喝太多中药,说是对身体有影响,所以我想问问,您有多大的把握能治好我,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治好治不好,不是各占五分吗?”老者笑了笑,“唐小姐这样的情况,我不是第一次碰到了,所以治愈的把握还是有的,加上我刚刚看了唐小姐的手相,命里不缺子。”

    唐诗惊喜得不能自抑,“桐桐,听见了吗?连神医都说我可以治好的!”

    “嗯,所以我们要有信心,”布桐拍了拍她的手背,望向老者,“既然神医有过治疗这个症状的经验,我相信一定可以的,但是我还是想问,西医能不能同时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