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38章 不许乱来
    “行吧,不是你陪干爸散步,是干爸陪你遛狗了,走吧。”

    布桐和唐诗坐在花园的长椅上,远远地看着慕西临牵着小月牙在散步,两条狗跟在他们身旁,画面莫名的温馨而美好。

    “西临是个好丈夫,也一定会是个好爸爸,诗爷,既然连医院的检查结果都说,你不是绝对不能生了,我们就要抱有希望,医院的治疗要进行,在不影响身体的前提下,中医的药也可以吃,双管齐下。”

    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唐诗的子宫受损的确很严重,现在要怀上几乎不可能,只能先进行治疗再看看情况。

    亮亮妈妈的检查结果倒是没什么问题,一切都很正常。

    唐诗点点头,“知道了桐桐,都听你的,你放心,我不会给自己太大压力的,算命的都说了,我命里不缺子。”

    “但愿真的能应验吧,”布桐收回落在远处的视线,问道,“你着急忙慌地叫我来想说什么?”

    “还不是你把神医请去单独问话,你能问他什么啊?

    一定是什么不能告诉别人的秘密,你快告诉我。”

    布桐笑着反问道,“知道是秘密,你还要我说?”

    “我跟别人不一样,你跟我之间没什么好隐瞒的,不是吗?”

    “你别着急,我原本也就没打算瞒着你,只是不确定是事情,不想说出来让你跟着担心而已,”布桐没有瞒她,“unual集团在国外的分公司,无意中发现有个路人长得很像林澈,我今天找神医,是想让他帮我算一卦,看看林澈是不是还活着,神医说林澈命硬,死不了。”

    “什么?”

    唐诗简直不敢置信,“他和大徒弟不是都葬身火海了吗?

    尸体都找出来了,一个没了双腿一个是男人变女人的,正是他们两个人没错啊。”

    “凡事无绝对嘛,万一这是他们的预谋呢?

    所以我才病急乱投医算一卦。”

    “那你问厉总了吗?

    他怎么说的?”

    “他回答得模棱两可的,很快转移了话题,明显就是不想我纠结这件事情,我当然不会继续追问。”

    唐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林澈如果真的没死,就说明他有九条命!”

    “呸呸呸,你这个乌鸦嘴,不许乱说话,他要是有九条命那还得了?

    我和景琛这辈子不得被他折腾死?”

    唐诗哈哈大笑,“桐桐,放轻松,就算他们没死又能怎么样?

    厉总可以保护好你的,我们不会再受制于人。”

    “但愿吧”布桐想起老者的话,还是有点担心。

    虽然她不愿意对号入座,可是当年老者看了她的手相,说的那一番话,她至今难忘。

    他问了她最在乎的两个人是谁,说命中注定她不可二者兼得,如果想要两个都保住,必须以同等的代价去换取。

    后来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了,跟厉景琛分离了三年,两个人都受尽了折磨。

    有时候她回忆起往事的时候忍不住在想,这是不是应了老者的预言。

    孩子的命换回了爷爷的命,而厉景琛九死一生才保住自己的命回到她身边。

    迷信之说就是这样,有时候准得让你不想信都难。

    那么老者今天提起厉景琛时的神情,好像有所隐瞒的样子,是不是代表,她和厉景琛还会遭受磨难?

    她不愿意自己吓自己,但是也不能不防,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和家人        一场秋雨过后,天气一天天转凉,布桐和唐诗也重新投入了工作中。

    除了布桐自己接下来的那部电视剧,唐诗还给她接了两个代言,一个是某奢侈品品牌的亚太区代言人,另一个则是unual集团旗下的奶粉。

    母婴这一块的市场巨大,unual集团自然有涉猎,但是之前一直属于集团的边边角角,没被厉景琛放在眼里,直到布桐怀孕,将来孩子需要喝好几年奶粉,厉景琛才重视起来。

    科研团队对原来的产品进行了改良,推出一款新奶粉,成本偏高,但是价格却很亲民,几乎没有盈利,算是双胞胎兄弟出生,unual集团带来的福利产品,一上市就收到了无数家庭的追捧,一度还上了热搜引起热议。

    原本这种有口皆碑的东西是不需要明星代言的,但是布桐还是想把好东西推广出去,便主动提议要代言。

    unual集团总裁办公室,布桐悠闲地坐在椅子上,翻着手里的广告文案,抬眸望向坐在对面办公桌后正在忙碌的男人,扬起灿烂的笑脸,道,“厉总,谈钱不伤感情,代言费是不是应该先给我?”

    厉景琛淡淡一笑,“厉太太,从一个商人的角度,我就算一分钱不给你,也是亏的,这款奶粉都可以算得上是慈善产品了,根本不赚钱,现在你要来拍广告,所有拍摄成本和将来的广告投放都是我自掏腰包的。”

    布桐笑得花枝乱颤,“厉总,你能不能有点远见?

    奶粉虽然不赚钱,可是能带动其他产品赚钱呀,光是尿不湿这一块,利润空间就很大了,更别说其他东西了,一款奶粉能让unual集团名利双收,我才是最会做生意的那个好不好?”

    “好,都听布总的,”男人宠溺地看着她,“至于你的代言费,晚上回家再给你。”

    布桐的太阳穴狠狠一跳,莫名觉得没有什么好事,嫌弃地看了他一眼,“算了,当我没说,我不要了。”

    厉景琛正色道,“那怎么能行,怎么能让厉太太这么辛苦拍摄而不给回报,这不是我的行事作风,所以一定要给的。”

    布桐:“”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懒得理你,明天还要陪女儿去秋游呢,我得养足精神,你今晚不许乱来。”

    厉景琛放下手中的文件,起身朝着布桐走来。

    “你干嘛呀?”

    布桐的话音刚落,男人便不由分说地俯身将她打横抱起,往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厉景琛你干嘛?

    光天化日之下你居然敢强抢良家妇女?

    信不信我找择一告你去啊”    “老婆,不是你说今晚不许乱来吗?

    那就改成现在乱来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