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67章 可以倒数的那种
    唐诗点点头,重新望向小月牙,“宝贝,这的确是最短的时间了,按理哥哥们就算是离开一个月,都是正常的。”

    “你也觉得时间短了?”布桐道,“我也想让他们玩个尽兴,可是没办法,补习班在这等着呢。”

    唐诗笑着道,“我现在算是看出来了,当妈不容易,每一个阶段都得花很多心思,咱们家三个年龄段的孩子都一样,难怪桐桐不愿意再生了。”

    布桐傲娇地挑挑眉,“现在知道我不容易了吧,你们大家以后都对我好点啊,我太难了。”

    众人有说有笑地吃了晚餐,厉景琛为了哄小月牙高兴,带着她去花园散步,布桐多吃了两口菜,觉得肚子有点撑,也推着婴儿车带两个小儿子一起去了。

    “麻麻……麻麻……”一路上,老四都在兴奋地喊着。

    布桐一开始还会回应他,最后实在是应不动了,挽着厉景琛的手臂道,“老公,他是不是有强迫依存症啊?”

    “胡说,有这么说自己亲儿子的吗?”男人笑着道,“他喜欢你才叫你的。”

    “我觉得他有很多话想说,但是没办法说,只能靠叫妈妈表达了,所以等将来他能说话了,绝对是个小话痨。”布桐认真地分析着。

    “话痨就话痨吧,热闹。”厉景琛温柔地看着她,“只要是你生的,我都爱。”

    布桐难掩笑意,“就你会说话,我也爱他呀,只是我现在跟他说了这么多话有点渴了。”

    身后跟着的女佣立刻送了一瓶矿泉水过来。

    “谢谢。”布桐喝了一口,递给了厉景琛,“老公也喝。”

    厉景琛停下脚步,“你喂我。”

    布桐笑着给他喂了一口水,两个人推着婴儿车继续往前走去。

    “老公,忘了告诉你,今天宋迟本来要找你说李楠楠骨灰的事情,我直接处理了,让他买墓地安葬李楠楠,毕竟她救过你的命。”

    “你决定就行,我都没意见。”

    布桐轻轻点头,“对李楠楠,我是真的觉得挺遗憾的,当初你回来的时候我就在想,哪怕要我把我的一切给救你的人都行,我可以把所有的钱都给她,但唯独你不行,可是偏偏,她要的也是你。”

    “老婆,对李楠楠,我们仁至义尽且问心无愧。”

    “我知道,我只是觉得,她的执念用在了一个注定得不到的人身上,所以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吧,在爱情这件事情里,只要人是错的,其他什么都会是错的。”

    “老婆说得没错,初衷是错的,后面的一切自然会走偏。”

    布桐敛了敛思绪,转移了话题,“现在家里没什么事了,你回集团上班吧。”

    “好,老板都吩咐了,我敢不听吗?”

    布桐失笑,“帮西临找的人找到了吗?”

    “还在找,慕氏集团也有总经理的,只是没咱们集团的能干,所以西临没办法像我一样当甩手掌柜。”

    “你训练出来的人,自然能独挡一面。”

    “实在找不到,就从Unusual集团拨一个给慕氏集团先顶一阵子,我听说西临今天又不舒服了。”

    “什么?”布桐震惊,“什么时候的事情?”

    “下午,我已经叫沈彦去找医生了。”

    “难怪我看西临晚上吃饭的时候气色不太好,原来是身体不舒服。”

    “太太,”布桐话音刚落,吴妈便走了过来,颔首汇报道,“刚刚诗爷打电话把家里的医生叫过去了,说是慕总又开始发烧了。”

    厉景琛和布桐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心照不宣地担忧了起来。

    走在前面的小月牙一听,急忙跑过来道,“妈咪,干爸生病病了,月牙儿要去看他打针针。”

    布桐摸了摸她乌黑的头发,“宝贝,妈咪过去看看就行了,你过去会吵到干爸休息的,你在家带弟弟,好不好?”

    小月牙拒绝,“不好,弟弟不会说话,没办法跟月牙儿聊天的。”

    布桐哭笑不得,“你也是从不会说话的年纪慢慢长大的,怎么能嫌弃弟弟呢?再说了,就是因为弟弟不会说话,你才要教他们呀。”

    “可是月牙儿想看干爸打针针……”

    布桐无语,她怎么生了个这么重口味的女儿!

    “小月牙,小朋友发烧才会从屁屁上打针,大人不是的,而且大人打针不会哭,你想看干爸哭鼻子是不可能的。”

    小月牙这才失了兴致,“好吧,那月牙儿明天再去看干爸,妈咪记得跟干爸说,月牙儿想他。”

    “嗯,妈咪知道了。”

    厉景琛和布桐手牵手步行去了隔壁的别墅,进屋的时候,医生刚好从楼上下来,看见两人,急忙上前打招呼,“先生、太太,你们来了。”

    “西临怎么样?”布桐问道。

    “慕总发烧,38度5,已经打了退烧针了。”医生汇报道。

    “那就好。”

    “桐桐,厉总,”唐诗从楼上走下来,“西临没事,醒着呢,就是没什么力气只能躺着休息,我下来给他倒水。”

    “我给他送上去,顺便看看他,”厉景琛摸了摸布桐的脸蛋,“老婆,你别上去了,在这等我。”

    “好。”

    “谢谢厉总,那我在这陪桐桐说会儿话。”

    厉景琛端了杯热水上了楼,唐诗也喝布桐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聊天。

    过了约摸二十分钟,厉景琛便从楼上下来,带着布桐回了家。

    唐诗送走了他们,回到楼上,看见慕西临靠坐在床头,上前道,“累的话还是躺下吧。”

    “不累,景琛跟我聊了会儿,心情都舒畅多了。”

    唐诗笑着在床边坐了下来,帮他拢了拢被子,“厉总还有这个本事啊?”

    “嗯,景琛说我要是实在支撑不住,就从Unusual集团拨一个人帮我管理慕氏集团,让我早点退休。”慕西临激动的道。

    “厉总果然仗义,退不退休另说,你最近频繁不舒服,的确要好好休息一阵子,咱们接受吧。”

    “诗诗,”慕西临握住她的手,“我想退休了,我想把时间全部用来陪你,不想浪费在慕氏集团了。”

    唐诗笑着道,“我当然也希望我们能一直在一起啊,看看厉总每天在家陪着桐桐,多幸福啊,可是人家厉总还是被桐桐催着去上班了呢。”

    “我们跟他们不一样,”慕西临脸上的笑容透着几分涩意,“我时间有限,可以倒数的那种……”